为何“乐器&音律”是帝王的必修课?(视频)

2019-05-05 16:19 作者: 胡炜权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日本的Hisahito王子(C)穿着传统的礼仪服装伴随着他的父亲Akishino(第二L)母亲Kiko(中心R)和姐妹公主Mako(L)Kako(图片来源::Keystone / Hulton Archive /JAPAN POOL/AFP/Getty Images)

说到音乐与天王的关系,相信有些较留意现代王室消息的读者知道,新任天王德仁是一名管弦乐的能手,他在就读学习院大学时,便能演奏小提琴和中提琴。然而对于天王家来说,演奏西洋乐器当然是一个异数,毕竟西洋乐器和音律传来日本不过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事。在那之前,历代天王一直都与和式乐器和音律如影随形,密不可分。没错!乐器音律就是天王的帝王学之一。

现代的日本王室会在每年一月于王宫举行和歌会,歌会起码已有近八百年的历史,可追溯到十三世纪末的镰仓时代中期。比和歌会历史更悠久的就是“御乐始”,用现代语来说类似于“王家演奏会”。在这个王家演奏会里,天王不是临席聆听的一方,而是亲自演奏的当事人。因此,“御乐始”与和歌会一样,都是展示天王文化实力和教养功力的重要活动。


德仁和女儿在东京学院大学校友的常规管弦乐音乐会上演奏中提琴演奏大提琴在2013年4月14日举行的这次活动标志着两人第一次公开演出。(图片来源:JAPAN POOL/AFP/Getty Images)

“御乐始”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二百年前的奈良时代,一直延续到一八六九年,也就是明治维新的第二年。明治天王在该年举行了历史上最后一次“御乐始”,直至一百五十年后的现在,都再没有举行过,已成绝响。镰仓时代中期的顺德天王,在自笔书写的帝王家训《禁秘抄》中,提到天王有几个必须学习的技能,排第一的是中国经典学问,第二的是管弦,和歌则紧随其后。由此可见,在古代帝王学里,管弦的重要性与和歌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均要求王家子弟从小学习,预定将来成为天王的王子,更以最严格的方式接受名家的教育和培训。

既然如此重要,为什么管弦会在明治维新之后随即被弃之一旁,不曾复兴呢?在这之前,先来谈谈天王的音乐学史。日本史学者胡炜权表示,古代的日本宫廷重视奏乐,这与七世纪时通过遣隋、遣唐使的交流,吸收了中国王朝的礼乐制度,有着重要关系。在这之前的古坟时代,即公元五世纪为止,日本通过与朝鲜半岛的交流,吸收了百济、新罗和高句丽三国的礼乐舞曲,将其改良和进行本土化,慢慢形成日式风格。因此,日本宫廷的奏乐文化其实是经历不少转折,混合而成的。

在诸多奏乐种类之中,天王尤重管乐和弦乐,一般而言,主要学习的管乐乐器有笛和笙,而弦乐乐器则是琴(和琴、和筝)与琵琶。十世纪时在位的村上天王曾经说明管弦乐对天王的意义。他说:“思于心里,携于手上,唱于口中,听于耳内。”他认为通过学习、演奏管弦,便能习得四个重要的美德─心有所思、手持音乐,唱念口边和深入耳听。可见到了十世纪,天王已经不只视音乐为陶冶性情的工具,更将其提升到培育君德君才的重要媒介。也因为这个原因,管弦在中世纪时便被尊称为“帝器”。到了十二世纪,正值武士崛起的时代。即便如此,天王与贵族对于“帝器”管弦的重视一如既往,也产生了很多理论和哲学,当时最重要的一本管弦乐理书《管弦要义》便提到:“一切音乐皆是为治国治民也。”

当时的贵族依然相信管弦为首的音乐是国君学习治国、兼听八方、知国难、忧民苦的重要一环。因此为了尽早习得如此重要的治国之术、帝王之学,王子们自小便刻苦学习,学有所成后便会在“御乐始”等场合,于众贵族王族面前演奏,以示具备统治能力。然而,随着朝廷统治能力衰退,以礼乐治国的理想已不具现实性,天王学习管弦也变成一种礼仪和家艺独学。对于镰仓时代以后的天王来说,学习管弦既是天王的任务,也是延续祖宗遗德、绝学的使命。

1972年2月 日本王子Hir Prince德仁在东京练习小提琴。
1972年2月 日本王子Hir Prince德仁在东京练习小提琴。(图片来源:Keystone / Hulton Archive /Getty Images) 

因此,虽然有少数天王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自选喜欢的管弦乐器来学习,但这也与他父王的学习经历十分有关。即使某一位天王对学习特定的乐器没有天分,但为了以上的理由也必须勉力学习,延续传统。这是因为如果不能延续下去,既愧对祖宗,也有损君德。尤其在十三至十四世纪爆发的天王家分裂,学习管弦乐器对于两派互不承认的天王家系(北朝、南朝)来说,更是分辨敌我,以及显示优越的武器。这段王家分裂的苦难同时也是“帝器”的淘汰筛选时期。到了室町时代,管乐中的“笙”与弦乐中的“筝”,成为了最重要的“帝器”,为此后历代天王所必修,以示君王的气度与教养。不过到了江户时代,学习乐器逐渐式微,“帝器”也不如古代那么被重视,流于形式化。笙与筝以外,曾一度被放弃的和琴、和笛,也重获重视。

到了幕末时代,最后一个可以演奏笙与筝的是孝明天王,而明治天王则似乎未学习“帝器”。在一八六九年举行的最后一次“御乐始”,天王变成了“听乐”的一方,不再进行演奏。明治政府虽然没有明示原因,但显然是模仿当时西方国家君主出席演奏会的习惯。虽然西欧国家也有国王自行演奏乐器,但明治政府为了提高君威,强调国家威严,否定了身为“现御神”的天王在公众场合演奏乐器的需要。虽然新天王德仁熟习西方弦乐,但这并不代表天王重拾演奏乐器的王家传统(毕竟不是和乐)。这嗜好会不会成为将来天王重修“故业”的契机,则有待观察了。

*本文摘自《解开天王秘密的70个问题第一部+第二部套书,时报出版。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