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女主播辩论 刘欣承认中国窃取商业秘密?(图)


福克斯 刘欣 商业
福克斯商业频道主持人翠西·里根2019年5月30日与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播刘欣对话(美国之音许宁拍摄电视画面)

【看中国2019年5月30日讯】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三(5月29日)晚间、北京时间星期四(5月30日)上午,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 Network)主持人翠西·里根(Trish Regan)与中国官方的英文电视频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持人刘欣就美中贸易争端等问题进行了一次备受瞩目的“辩论”。刘欣在节目中承认,中国公司对美国企业有窃取商业秘密行为。

刘欣:我不是中共党员

这场此前被很多人称为“辩论”的一场“美中主播交锋”,实际上是一场约15分钟主要由翠西·里根提问、刘欣作答的一次越洋连线采访。

里根在开场白中说:“本着保持透明度的原因,我应该解释说,作为福克斯商业台的节目主持人,我不代表任何人讲话,只代表我自己。不过,我的客人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员。这没问题。正如我所说,我欢迎在这个节目上表示不同看法。”

刘欣在简短问候中说,她做梦都没想过有机会进行这样的对话,随后立刻针对里根对她的身份“定性”进行反驳。

刘欣说:“我必须要澄清,我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这是有据可查的。所以请不要假定我是党员。我不代表中国共产党说话。我今天在这里,只代表我刘欣自己,一个为CGTN工作的记者。”

刘欣:不否认中国公司窃取商业秘密

有关美中贸易谈判,刘欣说:“据我说之,上次在美国进行的会谈并不十分成功。现在我认为双方都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但我认为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表明立场,(如果)美国以尊重对待中国政府、对待中国的谈判团队,并表现出愿意在不施加外部压力的情况下进行谈判,我们很有可能达成富有成效的贸易协议。否则,我认为我们双方可能都会面临长期的问题。”

里根随后提出了她所认为的“最重要的问题”——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里根说:“我们都同意,拿走不属于你的东西永远是不对的。然而,在中国也是成员的独立的世贸组织的众多案例中……在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案件中……你们现在可以在屏幕上看到,中国窃取了大量的知识产权,价值上千亿美元。你知道,这是一大笔钱。但或许我们不应该在乎它是几千亿美元还是是区区50美分。如果产权面临风险,美国企业怎样才能在中国经营?”

刘欣回答到:“你必须去问美国企业,问他们是否想来中国,问他们来中国和与中国企业合作有没有获利。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的答案。”

她说:“我认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计划继续在中国投资,开拓中国市场。现在,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的关税让事情更为困难,使未来有点不确定。”

刘欣没有否认中国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她说:“我不否认,存在知识产权侵权、存在版权问题、存在盗版、甚至窃取商业秘密的行为。我认为这是必须解决的事情。我认为,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以及我个人,都有一个共识: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没有人、没有国家、没有任何个人能够更强大,能够发展自己。”

刘欣说:“当然,有些情况下个人、企业会去盗窃。我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在世界各地都常见的做法。在美国,也有公司因为侵犯知识产权问题在不断地相互起诉。你不能简单地说,因为这些案件正在发生,美国在偷,或者中国在偷、所有中国人都在偷……我认为这种笼统的说法真的没有帮助,真的于事无补。”

里根说,对中国知识产权问题的指控不是一种简单的陈述,而是来自多份报告,包括中国加入的世贸组织的报告。

如果美国要求华为交出技术,中国OK吗?

有关中国通讯产业巨头华为的问题上,里根说,中国政府2017年出台的法律要求科技公司必须与中国政府和中国军方合作。她问到:“我完全理解中国对美国不允许华为进入美国市场耿耿于怀……不过我们可以试想,如果美国说:‘进来吧华为,不过我们的条件是,你必须和我们分享你们创造的所有了不起的先进技术。’这样可以吗?”

里根所指的,是中国对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公司必须设立合资企业、并转让技术的要求。刘欣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她说:“如果是通过合作、通过相互学习,如果你为使用这一知识产权或这项高科技付费,我认为这绝对是好的。”

她还说:“我们成功是因为相互学习。我学英语,因为我有美国老师,我学英语是因为我有美国朋友,我仍然学习如何做新闻,因为我有美国的校稿编辑和编辑。所以我觉得没关系。只要不是非法的。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

刘欣:减关税要谈判,没人用枪指着你

里根问到,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否应该停止称自己为发展中国家、停止向世界银行借钱?

刘欣回答说,中国经济总量大,但中国有14亿人口,人均GDP不到美国的六分之一。她同时强调中国“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最大贡献国”、并在进行捐赠和人道主义救援活动。

里根接着问到,中国对来自美国的产品征收的关税税率几乎是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税率的三倍,两国互相免除关税是否可行?

刘欣在回答中强调多边谈判。她说,想改变规则,就必须在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进行。

刘欣说:“世界各国上一次就中国应承诺的关税削减达成一致,正是多边谈判和多年艰难谈判的结果。美国因此为了自己的利益,决定了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达成一致,在什么样的水平上设定自己的关税水平,没有人拿枪指着他们的头。中国作出困难的决定,大幅降低我们的关税。这都是各国根据自身利益作出的决定。”

她还说:“现在情况不同了。是的,我同意。20年后,我们该怎么办?也许这些旧规则需要改变。知道吗?我们可以谈。做事要按照规则。如果你不喜欢规则,就修改规则。但这必须是一个多国、多边的进程。”

里根则提到了美国对中国的信任问题。里根说,就强制技术转让问题而言,一些美国公司愿意忽视他们在短期内可能不得不放弃的东西,在这方面可能犯了一些错误。她认为,这是一个美国作为国家整体需要介入的问题。她说,美国以前的行政当局都指出了这方面的挑战,但不愿意有所作为,但现在情况可能有所不同。

“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里根问刘欣如何定义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state capitalism)。刘欣则按照中国官方的一贯口径,称中国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她说:“市场力量在资源配置中起主导或决定作用……例如,一些重要的国有企业在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小。”

刘欣说,中国并非国家控制经济中的一切。她说:“80%的中国雇员受雇于私营企业,80%的中国出口是由私营企业生产的,大约65%的技术创新是由私营企业完成。”

“我们的经济是混合和,是非常有活力、实际上非常、非常开放的。”刘欣说。

白邦瑞:刘欣沉着稳定,但不离中共论调

中国问题专家、福克斯商业频道的常客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翠西·里根对刘欣访谈后评论说,刘欣的表现沉着稳定,但在一些问题上避重就轻,并没有脱离中国共产党的一贯论调。

白邦瑞说:“我觉得她(刘欣)泰然自若,她准备好了一些要点,而且令人舒服。这是川普总统的谈判团队在过去一年里所面临的问题,中国人让人感到舒服,但他们几乎否认一切。所以我们最终完成了这份长达150页的协议,我认为协议很好,但在细节和执行方面,他们又倒退了很多,现在我们陷入了僵局,不再进行谈判。”

“她(刘欣)很谨慎。我认为她非常坚持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路线。没有批评习近平主席。”白邦瑞还说:“‘欣’在汉语中是‘快乐’的意思。我认为她是一个让人愉悦的人。她愿意承认美中谈判还有余地。她同意你最重要的一点:零关税应该是双方的目标。川普总统一直说他自己是零关税。但她回避了补贴问题,回避了提出的一些更困难的问题。”

白邦瑞还说,刘欣提出的中国私营经济规模的有关数据还有待佐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