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出钱 自家女生出身体 党文化输出亚非拉(组图)


山东大学为该校留学生“一对三”招募异性学伴事件引发社会争议。
山东大学为该校留学生“一对三”招募异性学伴事件引发社会争议。(示意图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7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继山东大学为该校留学生“一对三”招募异性学伴事件引发社会争议后,首都师范大学也被曝出其室内游泳馆仅对留学生和教职工开放,再度引发争议。大陆高校让外国留学生享特权,背后已被曝光中共教育部在全盘操控。观察人士指这是中共输出意识形态拉拢穷国的政治需要。

山东大学“学伴”丑闻未了 首师大曝留学生游泳也有特权

7月13日,新浪微博用户“非常建筑师”发布博文称,首都师范大学北一区国际文化大厦的游泳馆仅对留学生开放,中国师生只能在夏季去室外游泳池游泳。

7月16日,该网友补充一张游泳馆的“营业须知”,内容显示,该游泳池只接待本校的留学生和教职员工,留学生游泳一次30元,教职工一次60元。


首都师范大学被曝其室内游泳馆仅对留学生和教职工开放。(网路图片)

对此,首都师范大学7月18日紧急发布说明称,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大厦游泳馆系大厦内部配套设施,面积较小(25米×12.5米),容量有限,主要面向在大厦住宿、学习、工作、开会的中外师生以及校内教职工开放,门票为教职工全价,学生半价。网传游泳馆营业须知内容表述有误,已于2019年1月撤下。

此前,山东大学中外学生“学伴”项目丑闻被网民曝光,山东大学为外国留学生配“学伴”,由2017年为留学生一对一配对,增至2018年的每个留学生配三个健康学伴,形成三人学伴小组,落选学伴则列入学伴库。

根据山东大学公布的学伴名字显示,主要是以女生为主。该大学2017年留学生“学伴”名单显示,30名学伴就有26人为女生。

此外,山东大学的招收学伴的报名表,以及学伴管理规定,还特别强调学伴的性别,将“结交外国异性友人”也列为选项之一。

7月12日,山东大学发布声明,就招生报名表格中,出现结交外国异性友人等不当资讯公开道歉。

据山东大学公布的2019年预算报告显示,各类全日制学生达6万人,其中留学生2247人。

该校预算表显示,2019年度普通教育支出72.38亿元,留学教育支出为5,958.49万元,其中来华留学教育支出5,950.72万元,是出国留学教育支出的765倍,后者仅为7.77万元。

陆媒《澎湃新闻》曝光一份《山东大学关于举办中外学生“学伴”活动的说明》文件显示,山东大学称举办中外“学伴”活动,合法且正当。该文件还提到,中外学生“学伴”活动,并非只有山东大学在做,南京大学、吉林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很多高校都举办过类似项目。文件称,“符合教育部鼓励促进中外学生交流的精神”。

中共教育部一手操控 来华留学生逐年增加预算上涨

近年来,中共为增加来华留学生数量,以高额奖学金、豪华宿舍、极低的招生标准、大幅降低的考核标准等增加吸引力。

据悉,相当比例来自非洲、巴基斯坦等中共盟邦国家的留学生不仅收获高额的奖学金,同时还享受着远优于国内学生的生活条件。“独立卫浴”“单人间”“空调、洗衣机”等只有留学生才能享受的待遇,在很多高校似乎是一种常态。而这一切,都是中共教育部在全盘布局。

2018年4月13日,中共教育部发布的《教育部2018年部门预算》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表显示,来华留学生教育2018年预算数超过33亿元人民币。

今年4月2日,教育部公布2019年部级部门预算。当中提到,因为来华留学生规模增加、奖学金标准提高,导致来华留学教育的费用相比2018年有所增加,2019年预算数为392,000.00万元。

不要忘了,这些政府预算,与党无关,全部是来自中国全体国民的血汗。中共不但要国民供养它,还要供养它拉拢过来的留学生。

去年11月,大陆媒体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来自东帝汶国的女留学生讲述了自己在中国留学期间的生活费的来源,她说是来自(中国)奖学金。她还表示,家人在经济方面并没有帮助过自己,反而是她寄钱给东帝汶的家人。这名留学生目前正在南京某大学学习化学专业。

另外,去年6月,一部访谈纪录片《一个国家,两种宿舍》在网络上热传,拍摄者疑是在中国的外国留学生,她选择了北京、兰州两地的两所高校,以拍摄及采访方式,揭示中共教育部对本国学生和外国学生在住宿条件上的差别对待。调查结果令拍摄者感到惊讶,她希望中共政府能够改善中国学生的状况。

全民出钱 自家女生出身体 党文化输出亚非拉

据此前媒体曝光,中国高校极低的招生标准和高待遇也导致前来读书的留学生良莠不齐,尤其是一些来自非洲的黑人留学生私生活混乱。曾有某大学辅导员在网络爆称:“男性黑人留学生置身校园,如同置身于皇帝的后宫一般,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据我观察,我们班的一个男性黑人留学生平均每月都要换一个中国女大学生女友。”


一篇前山东大学女伴读生的自述文章揭露,很多“学伴”被迫打胎。(示意图,网络图片)

一篇前山东大学女伴读生的自述文章揭露,“伴读”是变身的出卖肉体。

据称,伴读生全部是身材比较好的女生,并且家里条件都比较困难的。留学生聚会喝酒,许多学伴女生喝不了也被强行劝酒,甚至一个女伴读生因为强行不喝而惹怒了一名留学生,那名留学生当着众人的面给了那女生一巴掌。

作者感到很愤怒,准备带着被打的女生离开包间,但是被她伴读的留学生粗暴的拦住。双方拚命拉扯,最后在服务员和老板的调解下,两名女生才得以离开。

文章说,“那年的学校补助我和那女生没有得到,而那些没有回来的女伴读生,有几个两三个月后去医院打胎了,当时全校的人都有所耳闻。”

近年来中国大学生艾滋病泛滥,知名博主周蓬安曾发文称,艾滋病高速增长有多重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从2010年4月开始取消了对患有艾滋病、性病等外国人的入境限制,再就是大量非洲留学生涌入有关。

对于中共教育部操作大量引进这类留学生,外界认为与中共输出意识形态的政治需要有关。

重庆师范大学原教授谭松对自由亚洲电台指出,中共投入巨资招收大量的非洲和第三世界国家的留学生,其实是官方战略扩张的体现。这种做法和“文革”期间中共大肆支持亚非拉国家,输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政策基本一样。

谭松表示,这是中共的一个布局吧。他就给他一种优惠条件,包括提供学费,最高的达到20来万一年。就像“文革”的时候,中共想引领世界,把自己说成是第三世界的头,他就到那地方去当领袖。这个是一脉相承的东西。

美国之音引述独立时事政治评论人士吴建民分析称,与英美国家高等教育相比,北京当局在全球贫穷落后国家以给予“超国民待遇”为条件吸引留学生。这些留学生在中国大陆读书并非重要,学会中共党文化思维才是北京当局外交战略的重中之重,他们梦想是将这些留学生培养成当地未来的国家政治领导人,非洲“一带一路”及中共红色文化的代言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