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是“党企” 心脏里运作的就是党组织(图)

2019-07-31 09:05 作者: 《上报》梁慕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华为公司和世界其它科技公司不同
华为公司和世界其它科技公司不同。(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7月31日讯】(Huawei Technologies Co.Ltd.)究竟是私企还是国企这个问题,引起很多的讨论。笔者认为要判断华为的性质,必需要从中共的历史传统和建党制度着手作合理推断,才能有实质的结论。

毛泽东曾总结,有三件武器助他战胜敌人取得政权,那就是建党、建军和统一战线。其中建党起着主导性作用。以下且看中共如何建党:

1927年国民党领导的国民革命军发动“北伐战争”,军队节节胜利快将到达上海之际,中共组织上海民团三次暴动,意图抢先夺取上海政权,引发蒋介石于4月12日进行清共运动,在全国范围内捕杀共产党员,中共遭遇重大的挫败。中共发动武装反抗,但所组织的“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均以失败告终,疲累的军队被敌人不断追击。毛泽东带领一支部队向井岗山前进,打算以山为屏障建立拫据地。

可是他怎么也稳定不了部队,开小差逃跑的越来越多,出现整个排利用放哨的机会集体逃走的现像。队伍到达江西省永新县三湾村时,毛泽东总结了经验,得出党的组织在军队中并不建全,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这个结论。于是,他对军队进行改编,首次提出“支部建在连上”的建党制度。史称“三湾改编”。

在军队编制中:总、军、师、旅、团、营、连、排、班,“连”属于基层部份,党的支部建在“连”上,就是党组织要建立在基层单位中直接抓紧战士,掌握基层士兵的思想动向及作战意志,并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这次改编后经古田会议决议通过,从此成为中共建党,建军的基本原则和制度。有作者说,这就是把党的组织系统一竿子插到底,直到基层单位去。

党的建设工作放在一切工作之首

毛泽东总结说:“党的组织,现分连支部、营委、团委、军委四级。连有支部,班有小组。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摘自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井岗山的斗争》)。建在“连”上的党代表称支部书记,“连”以上的营、团、军设党委书记,“连”以下的排、班则设党小组。这些书记,领导和掌管军队的一切,权力在连长、营长、团长和军长之上。这样,中国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便确立,轻易地把国家军队收编为中国共产党的御用军队,创下“党指挥枪”这一政治原则。

中共建国之后,沿袭毛泽东的建党思想,把党的建设工作放在一切工作之首,强调“党领导一切”。“支部建在连上”的原则,在建党工作中起着指导作用,在全国范围内落实。无论是乡村、工厰车间、街道组织、教科研室、民企国企、大中小学、互联网企业、法庭等等都建立了党支部,党小组。中共规定,只要有三个正式党员,便可成立党小组,于是各行各业的各级党委书记,支部书记充斥全国。

这些书记的权力比政府官员更高更大,无论是村长、经理、董事、校长、法官等等也要听命于这些书记,甚至法庭也要等候党委书记的指示。党的基层组织建立在国家行政基层单位之内,无所不在,滴水不漏。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对建党工作也抓得很紧,可说是超额继承了毛泽东的建党思想。他不但在国内要求所有国企或民企加强建党工作,把建党要求写入公司企业的章程中,也要求在华的外国企业设立党支部。更疯狂的是,竟然在外国到处建立党组织,被揭出在西方国家的大学之内建立党组织的事件。

他在中共十九大会议上宣称:“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人民日报》于今年2月也发表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一文,文中强调“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必需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完善党的领导体制,改进党的领导方式,承担起执政兴国的政治责任。”

整个中国的一切都由共产党领导

中共领导人强调“党领导一切”的概念,认为只要在机构内建立了党支部,党小组,透过机构内党组织系统的运作,党便可以领导它,控制它,占领它,使它为党所用。现在,正如习近平所说,整个中国的一切都由共产党所领导,国务院也是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领导下运作,各个政府部门的工作只是为了配合、执行党的政策。

那么,华为是什么情况?华为创立于1987年,很早己经建立了党委会。有报导说,早在2007年华为党委会就己下辖三百余个党支部,并拥有一万二千多名党员。华为党委书记是周代琪,于1994年加入华为,也是华为常务监事兼首席道德遵从官。(摘自凤凰网)

华为公司始创人兼总裁任正非,中国共产党员,1978年入党,是1982年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党代表。他于1974年应征入伍成为基建工程兵,后升为军官,因而有军方背景。华为初创时利用军方背景取得产品专门代理权。过去二十年,华为曾积极参与中共的“金盾工程”,“长城防火墙”,“天网工程”等的建设。

根据上述中共的建党原则和制度及“党领导一切”的政策来观察,华为公司的最高领导人不是任正非,其实是党委书记周代琪。任正非作为一个党员,要接受党的领导。他要过“组织生活”,要参加由党委书记主持的党委会会议,聆听周代琪传达党中央的指示,也要向周代琪汇报工作情况,接受批评指导。按中共党章“个人服从组织”的规定,党委会会议所作出的决议,无论这些决议是要偷、要骗、还是要做间谍,任正非必需服从而且执行。因此华为不是执行“国家情报法”这么简单,而是直接执行党的全部指令。

华为不是独立自主的私企,也不是单纯意义的国企,正确地说是“党企”。华为不是中国政府的工具,应该说华为是中国共产党的工具才准确。中共让华为员工持有98.9%虚拟股权,实在是把华为化装打扮成私企,作为向世界扩张的谋略,目的是蒙骗世人,使人不加防避,让他可以为所欲为。在中国,己经没有真正的私人企业了。

华为与中共的关系是撇不清的

任正非竭力撇清华为与中共的关系,他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访问时表示,“华为在过去三十年从未为中国政府提供讯息,未来也不会这样做”。这是说谎,中共党组织正在华为的心脏里运作,华为与中共的关系是撇不清的。

有人认为美国政府至今没有拿出华为与中国情报机关合作的证据,便放松了对华为安全问题的警愓,这是非常危险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确非常努力地去找寻证据,早前据英国《泰晤士报》引述消息人士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向英国情报单位负责人表示,华为接受中国军方、国家安全委员会及第三个中国国家情报网络机构的资金。如果中央情报局找到确凿的证据固然是大好事,可以促使各国加强警戒。但笔者认为,这不是事情的根本,事实是,华为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控制的企业,是中共命令那些机构单位向华为提供资金、技术、人材的支援,而不是什么华为与他们合作或接受。也许,中央情报局将来会发现更多支援华为的单位。

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反对普世价值,实行一党专政,经常违反承诺,说谎不以为耻的政党,他也是组织严密,党纪森严,行事计划周全的政治堡垒。只要相信华为是“党企”这一“合理推断”,就会明白,这个厉害的党组织在华为内部操作,华为不能是自主地与什么机关合作,不会是自主地接受什么单位的资助,而是共产党在内部的安排。希望西方各国领袖们断然拒绝华为这个危险的企业,以保护自己国家的安全和利益。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加拉格(Mike Gallagher)对华为表达质疑:“华为和中兴这些公司是中国的全资子公司。这与中国共产党的起源有关,它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组织,一个情报组织,一个在中国境内成功发动叛乱的组织。”

深刻地认识中国共产党,才能准确地判断中共现在所做的一切。加拉格议员的质疑,己经很接近笔者的结论。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