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习近平将成为中共红朝末代“君主”?(图)

2019-08-05 05:13 作者: 郑中原

手机版 正体 5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历史还会不会给习近平最后的机会?
历史还会不会给习近平最后的机会?(图片来源:MADOKA IKEGAMI/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5日讯】北戴河据说正在召开中共高层密会,将讨论该党面临的内忧外患。当下中国经济、政治,从反映党内意识形态崩溃的整党计划,到贸易战外患,以及香港“反送中”对中共极权的冲击,还有民生人权领域民怨积压,随时如爆发的火山,无一不让这个党处于危机。作为现任党魁的习近平,面临史无前例的困境。如果回头看,发现在七年之前就有人预言,习近平将成为中共红朝末代“君主”。

中共十八大于2012年11月8日至14日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这个大会上正式成为中共的党魁。

由秦雨霏编译的德新社发于当年11月6日的文章《习近平将成为中共末代君主》这样写道:“当中国共产党召开一个关键的党代会并进行十年一次的领导层交接时,它面临的最大一个问题是,它是否能够再执政十年。”

文章强调,在十八大召开之际,这个国家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的广泛预计是,自从1949年开始的共产党统治将在习近平十年任期内终结。十年,就是到2022年,或在这之前。

文章认为,共产党将使用这个高度编排的会议来说服中国十三亿人民,它可以提供另外十年的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同时遏制腐败和裙带关系。

德媒所预判的是,仅仅十年。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当时介绍说。共产党必须修复它因为薄熙来丑闻而破碎的公共形象,并面对公众广泛的不信任。因为“许多人丧失了对共产党的信任。”

事实上,拿掉薄熙来,还有胡熙来、习熙来,这个党制造着这样的人物,只是高压风头之下不表现出来,所以习近平才不时要防“两面人”。习近平治下的今日中国,反腐之后仍然腐败层出不穷,更多了一样另类腐败——更加难治的怠政。

当时,中共国家媒体新华社列举了习近平面临的经济挑战:“缩小收入差距,平衡发展当中的效率和不平等将是一个重大任务。”但是北京当局近几年的扶贫,被看到的更多是扶贫腐败和造假,其设定的2020年脱贫目标(消除绝对贫困)远不能达成。

有影响力的财新杂志当时说,中国已经抵达“一个关键的社会和经济的关口。”财新杂志建议了十八项改革措施,包括打破国营企业在关键行业的垄断,允许公司上市而不需要国家批准,遏制地方政府的投资,发展司法独立。

司法独立现在是一个禁忌词,中共的党大于法,让中国的律师毫无使命感,维权律师大面积受打压。而“国进民退”的动向,近年已经持续让民营企业恐慌。

北京政治评论员章立凡当时认为,习近平将需要平衡几个利益集团之间的竞争需求:“我认为这是自从1989年以来最紧张的党代会。”

在1989年,共产党领导人就如何处理广泛的民主抗议而发生分裂,最终共产党派遣军队清洗了天安门广场。

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后以反腐的旗号,掀起风暴整肃了一批政敌,包括国级官员周永康和副国级的令计划,还有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他们被认为是“野心家”。

但是有能力集权的习并没有继续捉拿江泽民和曾庆红,而是选择妥协和交易,于是十八大之后相隔五年的十九大,因为习有枪有权,并不紧张,但那却是一次充满妥协气氛和腥臭交易的保党大会。

德新社2012年的文章说,胡锦涛预计将在主题演讲当中再次呼吁政治改革,习近平在接替胡锦涛之后,可能将重复并扩展这种呼吁。

但北京大学政府学专家张建对德新社说,“我们不会看到任何有益于老百姓的(政治改革)呼吁。”

当时人们认为胡锦涛治下的十年是“政治保守甚至是倒退的”。清华大学政治学家吴强对德新社说,“社会在走向死胡同。大规模动荡在酝酿。”那十年胡锦涛一直当着江泽民的小媳妇(指江干政)。

文章说,没有几个人会预计他们将呼吁中国转向多党民主或自由选举共产党领导人。中国的领导人还是坚持一党专制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是这样的,江山难改,党的邪性不会改,所以我时常笑话那些希望和中共和解,搞改良的人。因为专制极权与普世价值格格不入,水火不容。这句话可以供全世界各国的有能力的领袖们参考。

回过头来看德新社的预言:习近平是“末代君主”。这里面有两种相反的可能:一是习主动抛弃这个党,这个机会很微了;要让中国共产党内出一个敢于抛弃共产党的人是不容易的。二是形势急转直下让中共走向败亡,这样习就自然成了末代党魁。

2016年3月13日中共新华社一篇新闻稿离奇出现“中国(中共)最后领导人习近平”字样,后更正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这是笑话吗?好象胡锦涛没有被用过这个称号。未来或可以成为一语成谶的印证。

我们看到,被普遍认为集权成功的习近平,却恰恰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之后全面转向危机。习近平重用王沪宁这类满脑子僵化思维的小人,依然希望用专制的党治和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统治中国。中共在国内对信仰群体的迫害加剧,但在国内人民大量被宣传洗脑之后,仍存在勇于抵抗暴政的珍贵力量。在外部,美中贸易战冲击,成为敲响中共亡命的钟声,世界多角度对共产意识形态和中共扩张的防范和排除,正邪交战。国际金融城市香港的“反送中”浪潮,信仰普世价值的港人无畏抗暴,又成为一桩让极权中共头痛的事。

笔者记得很清楚,2002年6月,贵州平塘被发现“亡共石”(“藏字石”):在距今2.7亿年左右的二叠统栖霞组深灰色岩中,天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浮雕般突出于石面。大陆官媒都有报导,只是不敢提最后一个“亡”字。这一惊天大新闻一直在网络和坊间流传。

传统的中国人坚信冥冥中自有天意,不会认为这是所谓的迷信。不久将会揭晓、解迷。如今,遇上全球灭共浪潮涌起,不由一问:习近平会于哪一时刻成为中共红朝末代“君主”?是何种模式?既然中共的败亡是天意,那么,上天还会不会给习近平最后的保命机会?


2002年6月,贵州平塘被发现“亡共石”(“藏字石”)(网络图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