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射催泪弹入民居 受害者反遭指“非法藏有弹头”(图)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多名市民无辜遭受港警的不合理对待,但是始终追讨未果。去年年底,港警在九龙清真寺外发射蓝色水炮,多位无辜市民被射中;亦有港警将催泪弹射入沙田住户屋内,屋主从此无家可归。图文无关。
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多名市民无辜遭受港警的不合理对待,但是始终追讨未果。去年年底,港警在九龙清真寺外发射蓝色水炮,多位无辜市民被射中;亦有港警将催泪弹射入沙田住户屋内,屋主从此无家可归。图文无关。(图片来源:MOHD RASFAN / AFP/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月25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多名市民无辜遭受港警的不合理对待,但是始终追讨未果。去年年底,港警在九龙清真寺外发射蓝色水炮,多位无辜市民被射中;亦有港警将催泪弹射入沙田住户屋内,屋主从此无家可归。多名受害人通过律师去信警务处要求道歉以及赔偿,至今未有收到回复。然而,警察投诉课却绕过律师联络涉事单位的住户并声称“弹头喺你屋企,你就犯紧法,系非法藏有弹头”。

据《立场新闻》报导,去年十月,港警在尖沙嘴的行动中出动水炮车,期间还向清真寺方向喷射蓝色水剂,波及多名市民。被水炮车射中的张小姐表示,被射中之后一星期不断腹泻,其后每次闻到催泪弹的气味,又会再腹泻。另一位从事协助少数族裔工作的受害人张小姐,在被水炮击中后“懵懵地”,医生更指她脑震荡迹象。

轰林郑只向权贵道歉

也被水炮车射中的还有印度协会的前主席毛汉褚简宁、立法会议员谭文豪以及巴裔商人简浩名,早前他们联同一众受波及市民,对港警作出正式投诉。不过,当中仅有毛汉褚简宁收到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港警的道歉。

简浩名批评,港府只向权贵道歉,“得权贵系人,唔通我地唔系人?唔值得你道歉?”(译:就权贵是人,难道我们不是人?不值得你道歉?)

三名受害者的代表律师陈惠源去年11月去信警务处,还提出47条问题,并要求港警交出当时指挥官及操控水炮车的名单、执法标准及蓝色水剂成分。陈表示,港警不但没有回应问题,反而质问他“你凭咩、基于咩法律基础问我咁多问题”。陈觉得匪夷所思,“我地市民俾钱佢买武器,同埋赋予佢法律权利,原来就系黎凶返我地”。

港警射催泪弹入民居 受害者反遭指“非法藏有弹头”

同月,警察在沙田驱散示威者期间,把一枚催泪弹射到附近5楼的单位,顿时烟雾弥漫。涉事单位的住户郑太曾经向警察投诉课投诉,又向警务处发出律师信,要求港警上门拾走弹头。

不过,事件发生超过了2个月,港警不但没有就事件道歉或派人捡走催泪弹,甚至警察投诉课绕过律师联络郑太,声称“弹头喺你屋企,你就犯紧法,喺非法藏有弹头”。(译:弹头在你家里,你就犯了法,是非法藏有弹头”)

郑太既无奈又气愤:“叫你嚟执又唔执,调返转话我犯法。”(译:叫你来拿又不拿,反过来说我犯法。)

杨岳桥炮轰港警:催泪弹头比市民生活生命更重要

由于郑氏夫妇未知催泪弹的化学成份会否对人体造成伤害,自事件发生后便不敢回家,只能一边继续“交吉租”,一边另觅暂住之地。二人希望就损失向港警追讨赔偿,惟至今未有正面回复。

其代表律师表示,日后除了追讨金钱上的损失之外,亦会追讨事件为生活、精神所带来的压力创伤。由于未知涉事港警是否有意将催泪弹射入屋内,受害人或者会循刑事方面追讨索偿。

负责跟进受害人个案之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批评,港府与警务处本末倒置,“认为催泪弹头比一家人的生活、生命更加重要”,而且至今“一句道歉都无”,难怪香港市民气愤难平。谭文豪又不满警察投诉课处理投诉的效率,“效率系慢到令人匪夷所思”,难以令市民信服。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