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情妇判刑 旧案重炒(图)



浙江贪官情妇汪某英成为全国首例被起诉的“特定关系人”。(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0年4月28日讯】浙江省交通厅厅长的赵詹奇曾是浙江省政坛名人。他指示儿子和情妇收钱,自己分文不沾,结果被重判无期徒刑;其情妇以自己不是国家公职人员为辩护理由,强调不构成受贿罪,结果被作为全国首例所谓“特定关系人”受贿主体而领刑。

这是一宗旧案,被陆媒近日翻炒。

赵詹奇1949年1月生于江苏宜兴,20世纪80年代以来,先后担任过杭州市拱墅区委副书记、拱墅区区长、杭州市交通局局长、浙江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等要职。2003年2月,升任浙江省交通厅厅长、党组书记。

这位赵厅长曾郑重其事地提出交通六大工程,其中之一就是所谓廉洁保障工程。而且其本人率先处处讲究廉洁自律。在案发前的2006年3月17日,赵詹奇还在交通部治理交通建设领域商业贿赂电视电话会议上大谈反腐。听众深受震动,掌声如雷。

不过,2005年底,举国震惊的浙江龙元集团案件爆发!该集团公司总承包宁波大剧院的建设,向当时湖州市委书记徐某某等一大批浙江政坛高官行贿,受贿人中就有赵詹奇。

于2006年8月19日,当局以涉嫌受贿罪刑拘赵詹奇。

有意思的是,当有关部门找赵詹奇谈话时,他对情妇说,“一定是谈话让我担任副省长了!”

归案后,赵詹奇极力否认,声称自己高度廉洁,从未拿别人的一毛一分。而据查得知:赵詹奇从不亲自受贿,而是巧立名目,通过身边的关系人收受贿赂。

经过检察官们经过排查,注意到了一个名叫林文魅的新加坡商人。1996年,赵詹奇将独子小赵送到新加坡读书。爱子花费很大,很快就囊中羞涩。赵詹奇铭刻在心,大脑兴奋点就是:搞钱接济儿子。

1999年新年期间,新加坡某公司总经理林文魅看中了萧山机场行李处理系统工程项目。他打听到赵詹奇以浙江省计划计划委员会副主任身份,主管总预算接近30亿元的杭州萧山国际机场项目建设。

林文魅施展浑身解数,辗转联系上正在北京开会的赵詹奇。赵詹奇同意见面。谈话中,赵詹奇似乎漫不经心地说起:“我儿子在新加坡读书……”林文魅马上领悟,急忙说:“可以让您儿子来我公司担任业务咨询顾问,如能中标,我们按照中标价的3%至5%支付咨询费。”

赵詹奇把招标内幕信息透露给小赵,由他转告林文魅,林得以顺利拿到工程。他想送钱给赵詹奇,赵“严词拒绝”:“这是受贿,我怎么能干这种事儿!”

林文魅表面盛赞赵“廉洁奉公”,私底下他以“咨询费”的名义,将1万元新加坡币和5.6万美元分两次给了小赵。小赵拿到钱后,心里惴惴不安,打电话给赵詹奇,赵安慰他,这是外国人给你的劳务费,你大胆拿就是了。

赵詹奇的儿子小赵也被传唤到案。小赵承认自己是父亲受贿的“工具”。

一个与小赵来往密切的建筑商包十六于是也进入视野。

据知,浙江省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赵詹奇担任杭州市拱墅区区长时所辖企业,包十六是该公司经理,与赵詹奇是老乡。1997年,包十六和赵詹奇熟悉后,加紧感情投资,两家人常来常往,关系甚佳。

赵詹奇理解老乡的心思,但包十六的建筑公司只有二级资质,无法承揽大工程,就建议他竞争萧山机场物业楼工程。评估结果公布,该公司得分第二名,绍兴某建筑公司排名第一。经过赵詹奇一番运作,排名第二的公司中标,拿到了机场物业楼承建权。更让包十六感激的是,赵詹奇一鼓作气,帮包十六揽到了萧山机场加油站、变电所、路灯等10个小工程,还将包的妻子刘某调入浙江航空某公司。

包十六感激涕零,想好好答谢赵詹奇。但赵坚决不直接收钱,让人为难。不过赵詹奇当然不会白为老乡出这么大力,他想让其在儿子身上“表示”,多次在包面前提起儿子想买一辆汽车。2002年初,包十六当着赵詹奇的面许诺,送给其儿子一辆高级汽车,赵詹奇同意,只是再三嘱咐他俩,必须确保“安全”。

包十六问小赵喜欢什么车?小赵选中了一辆价值36万元的丰田佳美汽车。包十六当即将36万元购车款转至小赵在杭州开设的贸易公司账户。

尝到巨大甜头的包十六一家每年在赵詹奇身上“投入”20多万元,当然这不是指现款,而是各种消费活动。但这代替不了“还情”,为了贿赂赵,包使用了“妙招”——给赵詹奇儿子小赵“年薪”。从2003年到2006年,包十六以支付小赵“年薪”的名义,先后3次送给他60万元。小赵在拿到“年薪”后都告诉了老赵,得到的答复是:“既然是给年薪,那就收下吧。”

包十六的“围魏救赵”行贿还情方式很快就在当地商人小圈子流传。宝摩集团项目经理隋立鹏深受启发。他在多次给赵詹奇送钱都吃了闭门羹后,就想送给小赵20万元,以此答谢老赵。赵詹奇“深思熟虑”后,让他们用转账方式,别现金交易,说“这样安全”。

另外,赵詹奇情妇叫汪某英,原是其部下。20世纪90年代初,赵詹奇出任杭州市交通局局长时,双方再次偶遇,勾搭成情人关系,维持了近十年。

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富丕,曾和汪某英一起合作搞某大厦开发。1998年春节前,他得知杭州萧山机场航站楼工程招标后,急忙找到汪某英,让她找赵詹奇“公关”,承诺事成后给她1%的提成。

汪某英兴冲冲地找到了赵詹奇,但赵竟然回绝,汪某英很生气,只好回掉了富丕。汪某英走后,赵詹奇又后悔了。几天后,赵詹奇主动向她问起了此事,让她揽下此活。汪某英高兴地把赵詹奇约出来与富丕一起吃了饭。席间,该负责人对赵詹奇说,他们很看重萧山机场项目,如果中标,一定会给汪某英业务费。赵詹奇一语双关地说:“合作是你们之间的事,但现在中介人事后被赖账的不少。”既将自己置身度外,又警示对方别赖账。该公司负责人马上说:“我们一定言而有信!”

尽管有近八十家单位投标杭州萧山机场航站楼工程,竞争异常激烈,但在赵詹奇的帮助下,龙元集团顺利中标。富丕分两次给了汪某英55万元。

2005年底,时任湖州市委书记的徐某某因龙元集团某高管行贿案而东窗事发。赵詹奇得知后惴惴不安,儿子拿“年薪”和情妇得提成的事让他如鲠在喉。赵詹奇一笔笔地盘算所有受贿款项,进行风险评估。

赵詹奇儿子小赵被传唤到案后,不仅全盘供认,还一口咬定那些送钱的都是冲着他的父亲才给的,他只不过是个幌子,一个工具罢了。小赵也因涉嫌受贿被捕。

2006年9月2日,赵詹奇被逮捕。2007年2月2日,湖州市检察院对赵詹奇提起公诉。2007年4月3日,赵詹奇涉嫌受贿案在湖州市法院开庭审理。

法庭审理中,控辩双方展开了全方位的激烈辩论。被告方强调,这些钱都不是赵詹奇直接经手的,他从来不直接收取那些商人的钱。因为赵詹奇认为“商人唯利是图,不值得信任”,但他们和赵的儿子与情妇往来,与他何干?

7月10日,赵詹奇因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560.77万元、新加坡币1万元、美元7.6万元,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赵詹奇的儿子小赵免予刑事处罚。

汪某英,作为全国首例“特定关系人”受贿主体,也被提起公诉,2007年10月22日,汪某英因属于受贿犯罪的从犯,被减轻处罚,领刑七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