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狂贬500点 背后因素几何?(图)


人民币 汇率 国安法 孟晚舟
人民币汇率再掀风波,离岸汇率一度狂贬500点。(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5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丁晓雨综合报导)自进入5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就一路走贬,在岸离岸都大幅贬值。5月27日晚间到28日凌晨,人民币汇率再掀风波,离岸汇率一度狂贬500点,5月28日在岸人民币收跌至7.16,创下9个多月来的新低,引发外界诸多分析。有媒体认为,北京通过“港版国安法”、华为孟晚舟案裁决结果加剧了美中关系的紧张局势,均对汇率带来新的压力。

据《新浪财经》报导,5月27日白天,离岸人民币在交易时间跌破7.15、7.16、7.17关口后,晚间跌幅进一步扩大,加速走低并跌破7.18和7.19关口,盘中一度跌破7.19至7.1963,日内最高跌幅为500个基点,稍后跌幅收窄至不到400点。

在岸人民币则贬值300多个基点至7.1697上下,一度跌破7.17关口,最低报7.1777,日内贬值超300点。

无论在岸还是离岸,当前的人民币汇率都创下近9个月来的低点。离岸方面,5月21日~5月27日的五个交易日内,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幅已达0.94%。从5月3日的7.0873贬值至5月28日最高7.1964,贬值幅度为1.5%。而在岸人民币从4月30日开盘价的7.0659至今,贬值了超1%。

此外,A50与恒生指数期货也在深夜遭到重挫,均跌1%左右。

《华尔街日报》报导称,5月28日,在岸人民币续跌,不过跌幅较前一日有明显收窄。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16:30,在岸人民币收报7.16,较昨日官方收盘价7.1547,跌53点,跌幅0.07%。根据万得,在岸人民币日内高低分别为7.1515和7.1687。截至16:30,离岸人民币报价7.1789,跌0.0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1277,跌185点,跌幅0.26%。

另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4月,在基于金额统计的全球支付货币排名中,人民币下降至全球第六大最活跃货币,占比1.66%。与2020年3月相比,人民币支付金额总体减少了25.09%,同时所有货币支付金额总体减少16.56%。

《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人民币汇率近日持续下跌,可能与两则消息有关。

一是北京时间5月28日下午,中共第十三届全国人大通过了“港版国安法”。5月2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正式宣布美国对香港自治的评估结果:香港不再从北京那里获得自治权,香港不再获保证享有主权回归前美国所赋予的特殊待遇。

二是在温哥华时间5月27日,加拿大BC省高等法院副首席法官福尔摩斯(Heather Holmes)对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引渡案是否构成“双重犯罪”做出了关键性裁决, 结果判定孟晚舟在温哥华被捕时被指控的行为,符合在加拿大和美国同时构成犯罪。

北京通过“港版国安法”,孟晚舟案的裁决结果或影响加中关系走向,这些因素料将加剧美中紧张局势,给人民币汇率带来新的压力。

新加坡星展银行宏观策略师常伟良(Wei Liang Chang)表示,市场越来越担忧美国会因北京推出“港版国安法”而对北京采取制裁措施,并称政治因素将在短期内成为人民币的主要推动力。

据路透社报导,美国官员和知情人士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正在制订多个选项,以惩罚北京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其中包括有针对性的制裁、加征新关税,以及进一步限制中企。

路透分析指,市场整体情绪偏谨慎,短期人民币料暂时持稳,以待美国公布制裁措施。但风险逆转指标持续上行,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渐升。一旦美国公布的制裁措施威胁到实际贸易和投资,预期人民币将大幅调整,可能测试7.2关口。

瑞穗银行亚洲首席策略师张建泰认为,美中之间将演变为“新冷战”及第一阶段贸易阶段或破裂的风险,可能使人民币贬超7.2关口。

路透引述天风证券宏观团队的最新观点称,当前全球市场焦点集中在“经济重启”进程与“美中关系”演绎。美股估值处于相对高位,近期在岸人民币已跨越7.15、逼近7.20的关键心理位,出现新一轮宏观风险的概率上升。

据CNBC报导,交易商Bannockburn Global Forex市场策略长钱德勒(Marc Chandler)5月28日表示,未来几个月美中关系似乎不会缓解,因此人民币汇率迈向7.30、7.40都是可能发生的情况。

另外,也有分析指,近日人民币汇率持续走贬的原因之一是避险情绪下,美元指数维持高位震荡。同时,汇率的走贬也会对短期货币政策的进一步放松形成一定约束。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当前市场当中的避险情绪仍旧是带来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的重要来源,在风险规避的作用下,人民币汇率维持高位。在经历了全球“美元荒”之后,美元指数仍旧维持高位水平,其强势表现使得人民币汇率继续承压。

华泰证券研报则认为,影响汇率波动的因素有如下几个:一、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疫情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避险情绪短期不可能大幅消退。疫情引致的避险需求边际增强的概率较低;二、经济重启过程中疫情反复的担忧或持续存在,各国修复速度的差异使得美国具有更多的相对优势;三、中美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成为影响美元指数的强扰动因素;四、相比于欧日等其他发达经济体,美国具有利率优势,短期内为美元指数起到一定的支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