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狂貶500點 背後因素幾何?(圖)


人民幣 匯率 國安法 孟晚舟
人民幣匯率再掀風波,離岸匯率一度狂貶500點。(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5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自進入5月以來,人民幣匯率就一路走貶,在岸離岸都大幅貶值。5月27日晚間到28日凌晨,人民幣匯率再掀風波,離岸匯率一度狂貶500點,5月28日在岸人民幣收跌至7.16,創下9個多月來的新低,引發外界諸多分析。有媒體認為,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華為孟晚舟案裁決結果加劇了美中關係的緊張局勢,均對匯率帶來新的壓力。

據《新浪財經》報導,5月27日白天,離岸人民幣在交易時間跌破7.15、7.16、7.17關口後,晚間跌幅進一步擴大,加速走低並跌破7.18和7.19關口,盤中一度跌破7.19至7.1963,日內最高跌幅為500個基點,稍後跌幅收窄至不到400點。

在岸人民幣則貶值300多個基點至7.1697上下,一度跌破7.17關口,最低報7.1777,日內貶值超300點。

無論在岸還是離岸,當前的人民幣匯率都創下近9個月來的低點。離岸方面,5月21日∼5月27日的五個交易日內,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幅已達0.94%。從5月3日的7.0873貶值至5月28日最高7.1964,貶值幅度為1.5%。而在岸人民幣從4月30日開盤價的7.0659至今,貶值了超1%。

此外,A50與恆生指數期貨也在深夜遭到重挫,均跌1%左右。

《華爾街日報》報導稱,5月28日,在岸人民幣續跌,不過跌幅較前一日有明顯收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截至北京時間16:30,在岸人民幣收報7.16,較昨日官方收盤價7.1547,跌53點,跌幅0.07%。根據萬得,在岸人民幣日內高低分別為7.1515和7.1687。截至16:30,離岸人民幣報價7.1789,跌0.03%。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7.1277,跌185點,跌幅0.26%。

另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最新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4月,在基於金額統計的全球支付貨幣排名中,人民幣下降至全球第六大最活躍貨幣,佔比1.66%。與2020年3月相比,人民幣支付金額總體減少了25.09%,同時所有貨幣支付金額總體減少16.56%。

《華爾街日報》分析認為,人民幣匯率近日持續下跌,可能與兩則消息有關。

一是北京時間5月28日下午,中共第十三屆全國人大通過了「港版國安法」。5月2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正式宣布美國對香港自治的評估結果:香港不再從北京那裡獲得自治權,香港不再獲保證享有主權回歸前美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

二是在溫哥華時間5月27日,加拿大BC省高等法院副首席法官福爾摩斯(Heather Holmes)對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引渡案是否構成「雙重犯罪」做出了關鍵性裁決, 結果判定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捕時被指控的行為,符合在加拿大和美國同時構成犯罪。

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孟晚舟案的裁決結果或影響加中關係走向,這些因素料將加劇美中緊張局勢,給人民幣匯率帶來新的壓力。

新加坡星展銀行宏觀策略師常偉良(Wei Liang Chang)表示,市場越來越擔憂美國會因北京推出「港版國安法」而對北京採取制裁措施,並稱政治因素將在短期內成為人民幣的主要推動力。

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官員和知情人士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正在制訂多個選項,以懲罰北京收緊對香港的控制,其中包括有針對性的制裁、加征新關稅,以及進一步限制中企。

路透分析指,市場整體情緒偏謹慎,短期人民幣料暫時持穩,以待美國公布制裁措施。但風險逆轉指標持續上行,人民幣的貶值壓力漸升。一旦美國公布的制裁措施威脅到實際貿易和投資,預期人民幣將大幅調整,可能測試7.2關口。

瑞穗銀行亞洲首席策略師張建泰認為,美中之間將演變為「新冷戰」及第一階段貿易階段或破裂的風險,可能使人民幣貶超7.2關口。

路透引述天風證券宏觀團隊的最新觀點稱,當前全球市場焦點集中在「經濟重啟」進程與「美中關係」演繹。美股估值處於相對高位,近期在岸人民幣已跨越7.15、逼近7.20的關鍵心理位,出現新一輪宏觀風險的概率上升。

據CNBC報導,交易商Bannockburn Global Forex市場策略長錢德勒(Marc Chandler)5月28日表示,未來幾個月美中關係似乎不會緩解,因此人民幣匯率邁向7.30、7.40都是可能發生的情況。

另外,也有分析指,近日人民幣匯率持續走貶的原因之一是避險情緒下,美元指數維持高位震盪。同時,匯率的走貶也會對短期貨幣政策的進一步放鬆形成一定約束。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當前市場當中的避險情緒仍舊是帶來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的重要來源,在風險規避的作用下,人民幣匯率維持高位。在經歷了全球「美元荒」之後,美元指數仍舊維持高位水平,其強勢表現使得人民幣匯率繼續承壓。

華泰證券研報則認為,影響匯率波動的因素有如下幾個:一、新興市場經濟體的疫情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避險情緒短期不可能大幅消退。疫情引致的避險需求邊際增強的概率較低;二、經濟重啟過程中疫情反覆的擔憂或持續存在,各國修復速度的差異使得美國具有更多的相對優勢;三、中美貿易關係的不確定性,成為影響美元指數的強擾動因素;四、相比於歐日等其他發達經濟體,美國具有利率優勢,短期內為美元指數起到一定的支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