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师提供给黄头鹭的“特餐”(图)

2020-07-05 09:0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摄影:张易书

挖土机是黄头鹭的厨师 蜈蚣是今日的特餐

万丹隘寮溪河床的水生植物布袋莲、牧草、狼尾草蔓生,对于水里的鱼螺蚌,陆地上的蚯蚓蜈蚣蜥蜴四脚蛇绿鬣蜥,天上飞的黄头鹭、大中小白鹭鸶高翘鸻红冠水鸡鹰斑鹬……,此处应该是靠近天堂的楼层,但是对于暑假防汛期间的周边牧场工厂农场来说,这荒溪的面貌,就大约是水患的前奏了。

很难避免的,“人”想出来的办法,就是花点经费,造个计划,执行的方式就是拙劣的找两台挖土机,从下游,一路一路耙上去,岸边的植物耙平,铲拗翻搅入土为肥,水里的淤泥,一杓杓,一瓢瓢舀上土岸,虽然粗糙的面对这溪床,有趣的地方,是平常不那么容易现身的,这一天都出现了。

黄头鹭眼巴巴着看着怪手厨师,在草丛中,炒出一道道料理,还要堤防八哥半途拦截(同时间,地方大叔,也忙不溜丢的拿起网子,在挖土机从河床舀上岸边的泥水,捞捕着不幸的鱼鳗),黄头鹭捕鱼和找蚯蚓、吃蚱蜢的例子看多了,倒是第一次看到“抓蜈蚣”,几乎每回回到万丹,都会来此地找鸟,过往主打的观察对象都是高翘鸻,从来不知道底下这片绿意,住了这么多的蜈蚣族群,几乎挖土机怪手一耙下去,一群黄头鹭就开始抢食,蜈蚣竟然比蚯蚓多,一只只被长喙挟持,蚯蚓的扭动还在我的忍耐中,但一堆尖尖触须、足角扭曲的蜈蚣挣扎样子,让我既爱又怕,既兴奋又起鸡皮疙瘩,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黄头鹭,拼老命、进补般的吞食蜈蚣啊!

黄头鹭应该不知道杀鸡取卵的典故,今天吃完,接着这条溪流可能短时间就没有很多食物来源了(但他有翅膀,我多虑了),这样的挖土机整治河堤,对爬虫类或昆虫来说,很像是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屏东万丹溪流版,不过也可能是我自己多虑了,年年整治,但几个礼拜后可能就绿意如昔,要不然我回来屏东这么多次,从来都不知道这条溪,每年会这样理一次难看的平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本类热门评论
本类周排行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