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集体记忆:恐惧、痛苦、愤怒和厌恶(图)

2020-07-05 10:00 作者: 李怡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追求自由的坚持让他们摆脱恐惧的统治。(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7月5日讯】昨天我最谦卑地引用英国作家拉什迪的话:「即使你害怕也不要被恐惧所支配」。被人问:如何害怕,但不会被恐惧所支配?

19年前当我看到这个短语时,我模糊地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叫醒电话。是我去年6月以来在香港的经历,告诉我害怕的真正意义,却不会被恐惧所支配。大多数前线的年轻人承认他们「非常害怕」,但为了拯救自己,不愿意离开他们的兄弟姐妹。因此,追求自由的坚持让他们摆脱恐惧的统治。

一些亲北京的媒体指责我在躲在后面的时候,煽动年轻人去前线。随着越来越多的指控被挥霍,越来越多的同志也开始相信,并在某些媒体上说:有些「不是那么年轻」正在尝试这些尝试。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因为我如何看待自己一直都很重要,在最近的采访中,我说,当我看到前线的那些年轻人时,我很担心。在我的心中,我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做,太危险了,但我却不大声说出来。我明白,年轻人只能通过战斗来实现自由感,才能意识到自由,只有前线的人才能真正掌握同志的意义以及兄弟姐妹之间的特殊关系。我从来没有写过任何给年轻人指导的论文。后来才表达了理解和尊重,正是从他们那里学到自由的勇气。那就是「害怕而不被恐惧所支配」。

一位在街上拍照的朋友被一个肮脏的警察拦截,威胁要逮捕她。她对着那个肮脏的警察大喊大叫,然后离开了。私底下,她告诉我:她「真的很害怕」,但忍不住大喊大叫。这完全是「不要被恐惧所支配,即使你害怕」。

这是去年以来许多香港人共享的感情经历,这是集体情绪记忆。

另一个记忆是「痛」。去年6月12日被警方催泪弹击中右眼的老师杨Yeung在最近的采访中说,他实际上非常害怕痛苦。「如果在6月12日早上你告诉我,如果我出去,我会失去眼睛...即使你告诉我,我会被催泪弹击中,我可能没有出去,更不用说说失去了一双眼」。痛苦的忍耐不是天生的能力。而是获得的东西。香港社羣已经完全获得了。他说,当人们看警察暴行的片段时,他们的心脏很疼,但他们也知道这是一起经历的仪式。当他认为,他觉得他的痛苦被分享和分配,引用Brian Leung Kai-ping的话:「真正连线香港人的是痛苦。」

那些没有体力痛的人也许都是在萤幕上经历过情绪上的痛苦。这种痛苦,是我们的集体记忆。感受到痛苦,一个人是真正的香港人,不然...

另外,香港人感受到的另外两种强烈的情绪是愤怒和恶心。在目睹媒体形象上的恐惧和痛苦后,第二天害怕的骗子会议将带来愤怒和厌恶,更不用说那些香港共产党人和亲北京政客的面孔了。每次在萤幕上看到他们,我想起卢Lu的话:「戴着面具太久,就会长在脸上。脱下,就会挖到面板,骨头和肌肉。」

不,他们不会自己摘下这些口罩,但见证了中共的历史,肯定有机会证明他们错了。挖面板,骨头和肌肉,香港人可能希望见证这一刻。

一位朋友说,他希望离开香港,不是因为恐惧和痛苦,而是因为愤怒和厌恶。我完全理解他。除非你习惯生活在这谎言下,否则正常人不会觉得这很容易吞下去。

因为对安全威胁的恐惧而离开是合理的,但愤怒和厌恶不是威胁。要活下去,就必须慢慢地放下这些情绪,但绝对不要忘记带来这种恐惧和厌恶的事件。

《国家安全法》第29(5)条:「以非法手段煽动香港居民对中央人民政府或地区政府的仇恨,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仇恨,作为一种情感,与犯罪无关。但我们知道并将记住:谁和什么「以非法手段煽动香港居民的仇恨」,这确实是犯罪组织的行为。

恐惧、痛苦、愤怒和厌恶——香港人从去年开始的集体情感记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