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风险大爆发 支付宝微信亦成目标(图)

2020-08-10 07:48 作者: 财经冷眼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0年8月10日讯】最近,在中国的银行金融界发生的事情很多,大部分都是不好的。今天,我们来讲一下银行的事情。

8月5日开始,中国几大银行减薪的消息就在各社交媒体传得沸沸扬扬,说财政部要求农发行、进出口银行、国开行和五大行,全面推进减薪,下降幅度高达30%,而且其他的金融国企都要跟上。

而国内很多微信群也在讨论这个事,内容是银行员工之间讨论降薪,其中点名提到了中信银行降薪20%,并称这是监管层的指导摊派,底下自领降薪额度,里面还提到了财务申请的总工资额减少了。目前,已经有财联社的记者去求证了。

今年以来,受到疫情影响,银行的业务普遍受到冲击,不说其他的,至少房贷这块就萎缩了不少,而且很多信用贷也是还不上的,银行的业务员变成催款员了。前段时间,政府要求银行给企业让利,让利当然从降薪开始,这是现在的“政治正确”。银行的收入下降是正常,以后将成为新常态。

不仅是裁员,去年上半年,仅仅是国有六大行,便减员3.4万人,已经大幅超过2018年全年的2.8万人,其中被称为“宇宙最大行”的工商银行,今年上半年甚至都减员超过了1万人。今年,银行的业绩应该会更大,裁员也会更多。目前还没有数据公布出来。

关于银行,另外一件比较奇葩的事情就是,近期,贵金属价格持续飙升,国内多家银行暂停了账户贵金属的开仓交易。据南都记者了解,继7月28日农业银行通知将于北京时间2020年8月10日上午8点起停止账户铂金、钯金品种的开仓交易服务后,工商银行也通知将于7月31日0:00起暂停账户铂金、账户钯金、账户贵金属指数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此外,暂停账户贵金属开仓交易的还有交通银行和民生银行等。

从发布的通知来看,多家银行暂停账户铂金、钯金、贵金属指数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的主要原因是近期国际铂金、钯金价格波动加剧。

当然,银行关心投资者风险是好事,但是通过禁止开仓交易的方式,来强行为客户控制风险,还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当然,银行这样做,可能是因为有当初原油宝的前车之鉴,担心客户大量亏损找银行麻烦。但是投资者风险自担是基本道理,只要你银行遵守和用户投资时的合约,明确告知交易规则和风险,银行履行好自己的各项责任就行,投资的风险和收益是客户自己考虑的事情。银行没必要越俎代庖。

这些贵金属价格波动再大,会有当年股灾时大盘连续跌停、连续熔断的风险还大吗?当年都没有关闭股市,现在反而在贵金属行情好的时候,替客户操心关闭开仓交易。确实管得宽了一点。亏钱的时候你不关,现在赚钱的时候关,难怪市场反应很大。

由中国银行业协会主办的《2020年度中国银行业发展报告》发布会7月31日在北京举行。该报告认为,受武汉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不良资产上升压力、部分中小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以及部分市场乱象有所反弹等潜在风险和挑战依然较大。当然,这些不是主要的,我们看看以下几个数据。

2020年以来,受武汉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银行业不良资产逐渐增长。截至6月末,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不良资产比年初增加4004亿元,不良贷款率2.10%,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创下了历史新高;拨备覆盖率178.1%,比年初下降4个百分点。这些都是银行资产质量下canhe降的信号。

按理说,其实在经济萧条时期,银行次产质量变差都是正常现象。但问题是,中国的数据和统计方法都不透明,所以数据参水的嫌疑非常大。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的座上宾朱夏莲在2016年说过:“考虑到影子银行的风险,中国银行业的实际不良贷款率在22%。”2016年2月,《纽约时报》的报道说,据一些分析人士估计,中国的不良信贷规模可能已经超过了5万亿美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相当于中国年经济产出的一半。

这还都是四年之前的数据了,而这几年中国经济下行,银行业的坏账积累速度是在加剧的。去年,根据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分析,中国金融体系坏账高达51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实际坏帐比官方数字高7万亿美元,中国银行真实的坏账率可能高达34%,直追上世纪末朱镕基领导的国有银行改革之前的坏账水平。2018年浦发银行数据造假案曝光,2019年的包商银行接管案,以及同年发生的锦州银行、营口银行、洛阳伊川农商行等被挤兑、接管的事件,加上今年的甘肃银行被挤兑事件,可以说这也只是中国银行系统坏账规模的冰山一角,但都暴露出了中国银行坏账问题严重这样一个信号,其中特别是中小银行的坏账更严重。由于中国经济低迷,一些中小型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正在加速恶化。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公务员所在的县城,每个月政府应该发至少1个亿的工资,但现在已经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后来实在没办法,居然成立了一个债券公司让公务员出钱购买债券。而县政府还欠当地银行的数百亿贷款,现在连利息都还不上,银行也不愿意拿钱出来填窟窿。前几任县长为了发展经济,无休止向银行借款,搞新区开发,搞工业园,现在这些都成烂尾了,银行的钱都打了水漂,银行都自身难保。

可以说,这只是中国1000多个县城经济的缩影,也是中国银行业的缩影,这些贷款基本都成了不良资产。所以,对比一下中国官方公布的才2%左右的不良资产率,大家觉得有可信度吗?当然没有。

处理银行坏账,无非就是三种办法:第一种办法就是央行和财政部兜底。央行是印钱,财政部是以国库家底出资,购买银行的坏账。当年朱镕基处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坏账时就是这么操作的。

1997年6月底,四家国有商业银行不良贷款已达10020亿元,占全部贷款的25.6%。在财政部和央行的支持下,成立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也就是东方、长城、信达和华融四家专门收购坏账的公司,并成立了中央汇金公司直接注资,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股改上市。最终还是全体国民买单了。所谓的改革奇迹,都是带血的。

第二种办法就是包装成次级债券,在市场上打包销售,让市场上的投资者买单,就像当年美国次贷危机中的房地产垃圾债券一样。当年,朱镕基改革的时候,中国的市场容量还很小,老百姓钱不多,而且中国还没有设计这种金融产品的能力,那时候的华尔街还沉浸在互联网的泡沫中,次级债券的包装设计也还没有大规模铺开,中国就是想找师傅学也找不到人。所以,只有采取央行加财政部出钱购买的模式。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美国成熟的垃圾债券设计打包的经验在前,中国银行只需要照葫芦画瓢,就可以现学现卖,派上用场了。

2016年,停摆近八年的不良资产证券化正式重启,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6家银行获得首批试点资格,并顺利完成发行,发行额度为500亿元。2017年,试点名单进一步扩围,国家开发银行、中信银行等12家银行入选,发行额度仍为500亿元。

去年年底,不良资产证券化启动第三批试点,包括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邮储银行、部分城商行、农商行等入选。相比前两批试点,此次四大AMC、农商行系首次加入试点。中国的商业银行基本都被包含进来了,试点机构扩大到40多家。这次总发行额度是1000亿,等于第一和第二批试点的总和。

根据彭博7月中旬报道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商业银行不良资产证券化发行量达62亿元,是2016年试点重启以来的同期最高,其中建设银行一期不良资产,在配有信用风险缓释凭证创设背景下发行规模达到34.5亿元,占一半以上。

当然,中国金融监管层为了适当控制风险,目前包装上市的一些不良贷款,暂时还是要求有一定的收益率的。但是,未来情况如何就不好说了。毕竟,在经营贷、房贷和信用贷都在违约,未来这些被打包出售的垃圾债券出现负收益的概率还是非常高的,价格暴跌也在情理之中。

预计,未来中国不良资产证券化速度将加快。中国商业银行的坏账,将由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来买单。

当然,除了前面两种办法,还有第三种办法处理银行的坏账,就是债务违约、出清。当然,这是不得已才会采取的措施。毕竟,金融风险太大,弄不好会引起恐慌,引发整个金融危机。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年被挤兑、债务违约的商业银行有不少,但是最终大多是被政府接管、重组,破产倒闭的寥寥无几的主要原因。当然,也不排除最终政府和央行救不过来,垃圾债券卖不出去的情况,那就只好让一些中小银行倒闭了。

今年,国务院明确要求银行为实体企业让利,同时对一些普惠金融贷款可以延期偿还,在银行坏账压顶的情况下,其实这些都加剧了银行困境,让银行的现金流更加紧张,随时可能会倒闭破产。

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为了改善自己的资产质量,增加现金流,开始纷纷发行永续债,既增加了现金流,又没有增加负债,是目前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重要途径,尤其是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可谓一举两得,永续债成为了银行的补血神器。

自去年1月中国银行成功发行首单银行永续债以来,此类债券迅速成为银行的救命稻草。据统计,2019年共有15家银行合计发行了5696亿元永续债,包括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银行,民生、华夏、浦发、中信、平安、渤海与广发7家股份制银行,以及多家城商行。目前,银行永续债发行规模已达到5766亿元。

截至今年6月初,又已经有14家银行发行了永续债,合计规模达2829亿元,其中有11家为中小行。当然从发行规模来看,国有大行仍占据绝对优势。但是,永续债不是说完全可以不还,毕竟还有利息支出的压力,也不能无限量借钱。最终起到的作用只是缓解银行危机,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银行危机。治标不治本,中国银行的坏账问题,明年的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除了银行,最近碰上麻烦的可能还有非银行金融机构,典型的就是支付宝和微信两大巨头。

这几天有消息称,马云的支付宝、马化腾的微信支付,将接受中国最高反垄断主管机关的反垄断调查,主因是央行认为这两家数字支付巨擘利用其市场主导地位压制竞争。除了反垄断,不排除调查阿里和腾讯背后的股东结构。

金融业的多事之秋:马云的支付宝和马化腾的微信支付都面临调查
金融业的多事之秋:马云的支付宝和马化腾的微信支付都面临调查(图片来源:Getty Image合成图)

而这个时点可以说非常敏感,因为在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以进一步支持服务业数字化升级做大内需,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术研发和创新。两地上市的总市值高达万亿元,在这个时候任何调查都将削弱对蚂蚁集团在沪港上市的热情,打击投资者信心。

虽然消息还没有得到官方证实,但是各路媒体的报道基本都跟上了,且火力全开,应该不是无中生有,可能只是公布的时机没到而已。
根据国民数据,中国的手机银行市场交易额约8万亿美元,支付宝控制55%的市场,而微信支付拥有39%的。这么大的金融市场用户和资金流量,基本秒杀了五大行,要是说央行对他们没戒心,那也是不现实的。加上他们两家基本垄断了市场大数据平台,这些都是非常宝贵的资源,要建设内循环经济,这些可都是必不可少的。

马云、马化腾,和肖建华没有本质差别,都是红顶商人。肖建 一口气拿到44家银行、保险、基金等金融牌照,充当白手套洗钱,最终被抓锒铛入狱。马云的支付宝、马化腾的微信支付,现在也已经做到了能量巨大的地步,让人望而生畏,没有背景的商人,很难做到这一步,达到现在的垄断地位。所以,马云、马化腾的命运,最终还是由背后老板的能量决定。我们边走边瞧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