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業風險大爆發 支付寳微信亦成目標(圖)

2020-08-10 07:48 作者: 財經冷眼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20年8月10日訊】最近,在中國的銀行金融界發生的事情很多,大部分都是不好的。今天,我們來講一下銀行的事情。

8月5日開始,中國幾大銀行減薪的消息就在各社交媒體傳得沸沸揚揚,說財政部要求農發行、進出口銀行、國開行和五大行,全面推進減薪,下降幅度高達30%,而且其他的金融國企都要跟上。

而國內很多微信群也在討論這個事,內容是銀行員工之間討論降薪,其中點名提到了中信銀行降薪20%,並稱這是監管層的指導攤派,底下自領降薪額度,裡面還提到了財務申請的總工資額減少了。目前,已經有財聯社的記者去求證了。

今年以來,受到疫情影響,銀行的業務普遍受到衝擊,不說其他的,至少房貸這塊就萎縮了不少,而且很多信用貸也是還不上的,銀行的業務員變成催款員了。前段時間,政府要求銀行給企業讓利,讓利當然從降薪開始,這是現在的「政治正確」。銀行的收入下降是正常,以後將成為新常態。

不僅是裁員,去年上半年,僅僅是國有六大行,便減員3.4萬人,已經大幅超過2018年全年的2.8萬人,其中被稱為「宇宙最大行」的工商銀行,今年上半年甚至都減員超過了1萬人。今年,銀行的業績應該會更大,裁員也會更多。目前還沒有數據公布出來。

關於銀行,另外一件比較奇葩的事情就是,近期,貴金屬價格持續飆升,國內多家銀行暫停了賬戶貴金屬的開倉交易。據南都記者瞭解,繼7月28日農業銀行通知將於北京時間2020年8月10日上午8點起停止賬戶鉑金、鈀金品種的開倉交易服務後,工商銀行也通知將於7月31日0:00起暫停賬戶鉑金、賬戶鈀金、賬戶貴金屬指數全部產品的開倉交易。此外,暫停賬戶貴金屬開倉交易的還有交通銀行和民生銀行等。

從發布的通知來看,多家銀行暫停賬戶鉑金、鈀金、貴金屬指數全部產品的開倉交易的主要原因是近期國際鉑金、鈀金價格波動加劇。

當然,銀行關心投資者風險是好事,但是通過禁止開倉交易的方式,來強行為客戶控制風險,還是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當然,銀行這樣做,可能是因為有當初原油寳的前車之鑒,擔心客戶大量虧損找銀行麻煩。但是投資者風險自擔是基本道理,只要你銀行遵守和用戶投資時的合約,明確告知交易規則和風險,銀行履行好自己的各項責任就行,投資的風險和收益是客戶自己考慮的事情。銀行沒必要越俎代庖。

這些貴金屬價格波動再大,會有當年股災時大盤連續跌停、連續熔斷的風險還大嗎?當年都沒有關閉股市,現在反而在貴金屬行情好的時候,替客戶操心關閉開倉交易。確實管得寬了一點。虧錢的時候你不關,現在賺錢的時候關,難怪市場反應很大。

由中國銀行業協會主辦的《2020年度中國銀行業發展報告》發布會7月31日在北京舉行。該報告認為,受武漢肺炎疫情等因素影響,在未來一段時期內不良資產上升壓力、部分中小金融機構公司治理以及部分市場亂象有所反彈等潛在風險和挑戰依然較大。當然,這些不是主要的,我們看看以下幾個數據。

2020年以來,受武漢肺炎疫情等因素影響,銀行業不良資產逐漸增長。截至6月末,不良貸款餘額3.6萬億元,不良資產比年初增加4004億元,不良貸款率2.10%,比年初上升0.08個百分點,創下了歷史新高;撥備覆蓋率178.1%,比年初下降4個百分點。這些都是銀行資產質量下canhe降的信號。

按理說,其實在經濟蕭條時期,銀行次產質量變差都是正常現象。但問題是,中國的數據和統計方法都不透明,所以數據參水的嫌疑非常大。

美聯儲前主席耶倫的座上賓朱夏蓮在2016年說過:「考慮到影子銀行的風險,中國銀行業的實際不良貸款率在22%。」2016年2月,《紐約時報》的報導說,據一些分析人士估計,中國的不良信貸規模可能已經超過了5萬億美元。這是一個驚人的數字,相當於中國年經濟產出的一半。

這還都是四年之前的數據了,而這幾年中國經濟下行,銀行業的壞賬積累速度是在加劇的。去年,根據惠譽國際信用評級機構分析,中國金融體系壞賬高達51萬億元人民幣,中國實際壞帳比官方數字高7萬億美元,中國銀行真實的壞賬率可能高達34%,直追上世紀末朱鎔基領導的國有銀行改革之前的壞賬水平。2018年浦發銀行數據造假案曝光,2019年的包商銀行接管案,以及同年發生的錦州銀行、營口銀行、洛陽伊川農商行等被擠兌、接管的事件,加上今年的甘肅銀行被擠兌事件,可以說這也只是中國銀行系統壞賬規模的冰山一角,但都暴露出了中國銀行壞賬問題嚴重這樣一個信號,其中特別是中小銀行的壞賬更嚴重。由於中國經濟低迷,一些中小型金融機構的資產質量正在加速惡化。

近日在網上看到一個帖子,一個公務員所在的縣城,每個月政府應該發至少1個億的工資,但現在已經幾個月發不出工資了。後來實在沒辦法,居然成立了一個債券公司讓公務員出錢購買債券。而縣政府還欠當地銀行的數百億貸款,現在連利息都還不上,銀行也不願意拿錢出來填窟窿。前幾任縣長為了發展經濟,無休止向銀行借款,搞新區開發,搞工業園,現在這些都成爛尾了,銀行的錢都打了水漂,銀行都自身難保。

可以說,這只是中國1000多個縣城經濟的縮影,也是中國銀行業的縮影,這些貸款基本都成了不良資產。所以,對比一下中國官方公布的才2%左右的不良資產率,大家覺得有可信度嗎?當然沒有。

處理銀行壞賬,無非就是三種辦法:第一種辦法就是央行和財政部兜底。央行是印錢,財政部是以國庫家底出資,購買銀行的壞賬。當年朱鎔基處理四大國有商業銀行的壞賬時就是這麼操作的。

1997年6月底,四家國有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已達10020億元,佔全部貸款的25.6%。在財政部和央行的支持下,成立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也就是東方、長城、信達和華融四家專門收購壞賬的公司,並成立了中央匯金公司直接注資,引進境外戰略投資者,股改上市。最終還是全體國民買單了。所謂的改革奇蹟,都是帶血的。

第二種辦法就是包裝成次級債券,在市場上打包銷售,讓市場上的投資者買單,就像當年美國次貸危機中的房地產垃圾債券一樣。當年,朱鎔基改革的時候,中國的市場容量還很小,老百姓錢不多,而且中國還沒有設計這種金融產品的能力,那時候的華爾街還沉浸在網際網路的泡沫中,次級債券的包裝設計也還沒有大規模鋪開,中國就是想找師傅學也找不到人。所以,只有採取央行加財政部出錢購買的模式。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有美國成熟的垃圾債券設計打包的經驗在前,中國銀行只需要照葫蘆畫瓢,就可以現學現賣,派上用場了。

2016年,停擺近八年的不良資產證券化正式重啟,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交通銀行和招商銀行6家銀行獲得首批試點資格,並順利完成發行,發行額度為500億元。2017年,試點名單進一步擴圍,國家開發銀行、中信銀行等12家銀行入選,發行額度仍為500億元。

去年年底,不良資產證券化啟動第三批試點,包括四大資產管理公司(AMC)、郵儲銀行、部分城商行、農商行等入選。相比前兩批試點,此次四大AMC、農商行系首次加入試點。中國的商業銀行基本都被包含進來了,試點機構擴大到40多家。這次總髮行額度是1000億,等於第一和第二批試點的總和。

根據彭博7月中旬報導的數據,2020年上半年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證券化發行量達62億元,是2016年試點重啟以來的同期最高,其中建設銀行一期不良資產,在配有信用風險緩釋憑證創設背景下發行規模達到34.5億元,佔一半以上。

當然,中國金融監管層為了適當控制風險,目前包裝上市的一些不良貸款,暫時還是要求有一定的收益率的。但是,未來情況如何就不好說了。畢竟,在經營貸、房貸和信用貸都在違約,未來這些被打包出售的垃圾債券出現負收益的概率還是非常高的,價格暴跌也在情理之中。

預計,未來中國不良資產證券化速度將加快。中國商業銀行的壞賬,將由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來買單。

當然,除了前面兩種辦法,還有第三種辦法處理銀行的壞賬,就是債務違約、出清。當然,這是不得已才會採取的措施。畢竟,金融風險太大,弄不好會引起恐慌,引發整個金融危機。這也是為什麼這兩年被擠兌、債務違約的商業銀行有不少,但是最終大多是被政府接管、重組,破產倒閉的寥寥無幾的主要原因。當然,也不排除最終政府和央行救不過來,垃圾債券賣不出去的情況,那就只好讓一些中小銀行倒閉了。

今年,國務院明確要求銀行為實體企業讓利,同時對一些普惠金融貸款可以延期償還,在銀行壞賬壓頂的情況下,其實這些都加劇了銀行困境,讓銀行的現金流更加緊張,隨時可能會倒閉破產。

在這種情況下,銀行為了改善自己的資產質量,增加現金流,開始紛紛發行永續債,既增加了現金流,又沒有增加負債,是目前銀行補充一級資本的重要途徑,尤其是對於中小銀行而言。可謂一舉兩得,永續債成為了銀行的補血神器。

自去年1月中國銀行成功發行首單銀行永續債以來,此類債券迅速成為銀行的救命稻草。據統計,2019年共有15家銀行合計發行了5696億元永續債,包括工、農、中、建、交5家國有銀行,民生、華夏、浦發、中信、平安、渤海與廣發7家股份制銀行,以及多家城商行。目前,銀行永續債發行規模已達到5766億元。

截至今年6月初,又已經有14家銀行發行了永續債,合計規模達2829億元,其中有11家為中小行。當然從發行規模來看,國有大行仍佔據絕對優勢。但是,永續債不是說完全可以不還,畢竟還有利息支出的壓力,也不能無限量借錢。最終起到的作用只是緩解銀行危機,不能從根本上消除銀行危機。治標不治本,中國銀行的壞賬問題,明年的爆發將是大概率事件。

除了銀行,最近碰上麻煩的可能還有非銀行金融機構,典型的就是支付寳和微信兩大巨頭。

這幾天有消息稱,馬雲的支付寳、馬化騰的微信支付,將接受中國最高反壟斷主管機關的反壟斷調查,主因是央行認為這兩家數字支付巨擘利用其市場主導地位壓制競爭。除了反壟斷,不排除調查阿里和騰訊背後的股東結構。

金融業的多事之秋:馬雲的支付寳和馬化騰的微信支付都面臨調查
金融業的多事之秋:馬雲的支付寳和馬化騰的微信支付都面臨調查(圖片來源:Getty Image合成圖)

而這個時點可以說非常敏感,因為在7月20日,支付寳母公司螞蟻集團宣布,啟動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和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尋求同步發行上市的計畫,以進一步支持服務業數字化升級做大內需,以及支持公司加大技術研發和創新。兩地上市的總市值高達萬億元,在這個時候任何調查都將削弱對螞蟻集團在滬港上市的熱情,打擊投資者信心。

雖然消息還沒有得到官方證實,但是各路媒體的報導基本都跟上了,且火力全開,應該不是無中生有,可能只是公布的時機沒到而已。
根據國民數據,中國的手機銀行市場交易額約8萬億美元,支付寳控制55%的市場,而微信支付擁有39%的。這麼大的金融市場用戶和資金流量,基本秒殺了五大行,要是說央行對他們沒戒心,那也是不現實的。加上他們兩家基本壟斷了市場大數據平臺,這些都是非常寳貴的資源,要建設內循環經濟,這些可都是必不可少的。

馬雲、馬化騰,和肖建華沒有本質差別,都是紅頂商人。肖建 一口氣拿到44家銀行、保險、基金等金融牌照,充當白手套洗錢,最終被抓鋃鐺入獄。馬雲的支付寳、馬化騰的微信支付,現在也已經做到了能量巨大的地步,讓人望而生畏,沒有背景的商人,很難做到這一步,達到現在的壟斷地位。所以,馬雲、馬化騰的命運,最終還是由背後老闆的能量決定。我們邊走邊瞧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