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尧的故事】四十:帝尧一让天下 獬豸初现京畿(图)

2022-04-20 10: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尧
帝尧自从连遭水患之后,忧心愈深,越觉得自己德行不够,急欲找到一位德高望重能感动上苍之人,把帝位让给他。(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接上集:【帝尧的故事】三十九:十日齐出害天下 羿射九日立奇功

帝尧自从连遭水患之后,忧心愈深,越觉得自己德行不够,急欲找到一位德高望重能感动上苍之人,把帝位让给他。也是对黎民百姓都有好处的事。一天忽然想起许由。记得许由上次说过,可以到沛泽去访他的。帝尧想这个天下要让就让给他。

当下打定主意,即将朝政仍交大司农等代理,即日起驾,一路径奔沛泽而去。果然见到许由。帝尧对许由十分恭敬,执弟子之礼,北面而朝之。说道:“弟子这几年,连遭灾患,百姓涂炭,想来总是德薄能鲜之故。弟子当初即位的时候,曾经发愿,暂时忝摄大宝,必定要访天下之圣贤,将这天下让给他。现在弟子细想,举世圣贤无过于老师。愿将这天下让与老师,请老师慨然担任以救万民,不胜幸甚。”哪知许由听了,竟决绝的不答应。到了次日,帝尧再访许由,许由竟已不知到了何处去了。帝尧没法,只得仍回平阳而来。

一日到了太行山脚下,忽见树林之中站着一个怪人,遍体生毛,长约七寸,仿佛如猿猴一般,不觉诧异之至,不知道他是人还是猿,即忙叫侍卫去探问。过了片时,侍卫就带了那人同来。那人一见帝尧,就说道:“我是槐山人,名叫偓佺(ㄨㄛˋㄑㄩㄢˊ,wò quán),你看了我的形状奇怪,所以来问我吗?”帝尧道:“不错。汝既然是人,何以会得如此?朕想来决不是生而如此的,其中必有原故,请你说来。”偓佺道:“我从前遇着蚩尤氏之乱,家破人亡,独自一人逃到深山之内。饮食无着,饥饿不过,恰好山中松树甚多,累累的都是松子,我就权且拿来充饥,渴了之后就以溪水作饮料。不知不觉约过了一年,那身上就长出细毛来了。遇着隆冬大寒,有毛遮身亦不觉冷,而且身轻如燕,树木之间可以一耸而过。走路可以赛过骏马飞驰。一个人住在这深山之中,心中一无挂碍,自由自在。多年以来,到今天是第一次遇见人呢。我请问你们,现在蚩尤氏兄弟怎样了?炎帝榆罔还在吗?从前仿佛记得有一个诸侯,姓公孙,名轩辕的,起来和蚩尤氏相抗,大家很盼望他打胜,哪知仍旧敌不过蚩尤氏,退到泰山之下去,以后不知如何?诸位如果知道,请告诉我,我也能知道个结果。”

帝尧等听了,无不大惊,便将蚩犹如何失败,黄帝如何成功,以及如何传位少昊、颛顼、帝喾、帝挚,一直到自己的历史,大略向偓佺说了一遍。偓佺道:“原来你就是公孙轩辕的玄孙,并且是当今的天子,我真失敬了。不过我还要问一句,现在离蚩尤作乱的时候,大约有多少年?”帝尧道:“大约总在六百年以上。”偓佺诧异道:“已经有这许多年吗?那么我差不多将近七百岁了。”说到此处,忽而停住,接着又叹口气说道:“回想我当时的妻孥亲戚朋友,就使不死于蚩尤之乱,到现在亦已是尸骨无存。我此刻还能活着,真是服食松子的好处呢。我已六百多年不见生人,今天不想得遇天子,山人无物可表敬意,只有这松子,吃了可以长寿。我且拿些来略表敬意,请天子在此稍等。”帝尧正要谢辞止住他,哪知偓佺转身一跃,其行如飞,倏忽之间,早已不知所在。隔了片时,见他回来,手中拿着两包松子,将一包献与帝尧,说道:“请天子赏收,祝天子将来寿命,比我还要长。”又将另一包送与各侍卫,说道:“请诸位亦尝尝,这个东西确实很好呢。”

大家正要谢他,只听他说声再会,与帝尧等拱一拱手,立刻又如飞而去。众人甚为诧异。后来有几个人,依法服食松子,果然都活到二三百岁。唯有帝尧,心里想着,现在天下百姓之事,尚且还顾不过来,那偌大洪水还平治不了,哪有工夫去求长生,且待将来国事付讬有人,再服食松子不迟。因此一来,这一大包松子就搁起了,始终没有吃。到得后来,亦忘记了。岂不很是可惜。

且说帝尧回到平阳,早有大司农等前来迎接。帝尧问起别后之事,大司徒奏道:“帝离开后二天,近畿忽发现一只异兽,其形状如羊,青色而头生一角,与那一对麒麟同住在一起,甚为相得。臣等去看,亦不知道是什么。后来请教赤将子舆先生,他说这兽名叫神羊,还有一个名子叫獬豸(ㄒㄧㄝˋ ㄓˋ,xiè zhì),喜食荐草,夏天处于水泽之旁,冬天处于松柏之下。它秉承天赋神性,能辨正邪,明是非。假使遇到疑难狱讼,是非曲直,一时难于判定,只要将它牵来,他看见那理曲而有罪的人,一定就用角去触他。当初黄帝时候,有个神人,牵此神羊,来送黄帝,黄帝就用它帮助办理审判诉讼之事。赤将子舆是见惯的,所以知之甚详,果然如此,那真是个神兽了。”帝尧听到这里,忽然想起皋陶,现在差不多已有二十岁左右,听见说他在那里学习法律,很有进取,此刻朝廷正缺乏决狱人材,何妨叫他来试试看。如有真才实学,就叫他主持刑事,岂不是好。于是一面叫大司农将那獬豸牵来观看,一面就派人到曲阜去宣召皋陶。獬豸牵到。其时天色已晚,帝尧已退朝回宫,虞人就将獬豸牵到宫中。那正妃散宜氏及宫人等,听说有这种神兽,都来观看。只见它的形状和山羊差不多,不过毛色纯青,头上只生一角,而且其性极驯顺。大家都觉得看起来如此驯良,竟有那样的能力智慧,实在稀奇。散宜氏愈看愈爱,就和帝尧说要将它养在宫中。帝尧对于这种异物,本来不以为意,既然散宜氏喜爱,也就答应了。自此以后,一直到皋陶做士师以前,这只獬豸总是养在宫中。它的毛是时常脱换的。散宜氏见它的毛又长,又细,又软,颜色又雅洁,后来就将它掉落的毛凑积起来缉成一个帐子,与帝尧张挂,为夏日避蚊之用。

一日,皋陶到了,帝尧大喜,即刻召见。但见他长身马喙,面如削瓜,长成得一表非凡,就要问他说话。哪知皋陶行过礼之后,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口不能言,原来已变成哑子了。帝尧大惊,便问他:“怎么成了这样?”那皋陶早有准备,从怀中取出一张写好的字来,呈与帝尧。帝尧一看,原来是前年秋间,皋陶的母亲扶始忽然得病,皋陶昼夜服侍,忧虑之至,伺候汤药,积劳太过。母亲扶始死了,他又哀伤过度,放声一哭,昏晕过去。及至醒后,就不能说话了。帝尧看完就问道:“你请医生治过吗?”皋陶点点头。帝尧道:“想来曲阜地方,没有好医生,所以治不好。朕叫巫咸来为你医治。”说着,就叫人去宣召巫咸。

巫咸来到,细细诊视一番说道:“这个病是忧急攻心,不是药石所能奏效。但将来遇有机会,也许能够痊愈,不过亦可能常常要发作的。此刻真没方法。”帝尧听了,叹息不已,暗想:“上天既然生了这样一个有用的人,为何又让他成了这样?真是不可解。或者是要他再锤链锤炼,再为人用,亦未可知。”过了两日,赐了他些医药之资,就叫人护送他回去了。

 

主要参考文献:钟毓龙《上古神话演义》

(待续)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