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2_23》「舊友」與「新敵」(圖)

2019-03-3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仙遊記2_23》「舊友」與「新敵」。​​​​​​​​​​​​​​(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仙遊記第二部》第22話:解鎖

第23話 「舊友」與「新敵」

時間調回到鐵心、單練尚未與醫算師爺倆及阿修碰面的前一刻……

由於單練專注於請教鐵心對於此行功夫的一些疑問,因此倆人早已落後黑石堂好一段距離。話雖如此,倒也不見鐵心臉上有絲毫不耐的神色,反倒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希望能幫單練一把。

「的確是如鐵叔所言,一年前小姪剛離開魔冥教時,心中感到雀躍不已,每次臨陣也都積極想跟對手切磋,可惜一年下來,功夫雖然突破至《氣境》,心中卻是失望多於期望。」單練悶悶說道。

鐵心回道:「這就是叔的打算。本來希望能幫你找到旗鼓相當的對手,這樣切磋起來,進步會更快,可惜到頭來終究人算不如天算,無法如願。只能說你資質好、進步快吧。加上這柄神器,雖然威力未能完全發揮,卻也無人能擋,唉……」

「這算是好事還壞事?」單練問道。

鐵心挼著鬍子微微笑道:「從叔的角度來看,雖然不算壞事,卻也算不上好事。一場經典的對決,必須由旗鼓相當的人才能合力完成。你目前就是缺個好對手,《醫算師》或許是這趟旅程最後的希望了。」

「旗鼓相當的對手……醫算師?」單練低頭想著鐵心的話語,陷入沉思,完全沒有意識到前方林子裡傳來的吆喝聲。

「小心!」鐵心出言提醒的同時,單手就輕易把來勢頗急的幫眾抵消去勢,再雙手扶到一邊,確認對方站穩後才鬆手。

而若有所悟,卻被打斷思路的單練則生氣的伸手一揮,將另一人搧到旁邊的樹上,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前方追捕已久的醫算師走去。

隨著兩人走近,龐諸跟其餘部眾就像看見百萬援軍,如釋重負,恭敬說道:「鐵將!少主!」

「謝謝你啊,小伙子…」發現自己被阿修扶起來的老頭子,正想跟阿修道謝,只是話才說兩句就被一陣罵聲打斷。

「你們這些人真是丟盡魔冥教的臉!連眼前的老頭跟小孩都拿不下來?」走近的單練,眼神輕蔑的瞅著醫算師和小女孩後,疑惑的瞄向阿修:「咦!不是說倆個人,這拿著《盾劍》的小子又是誰?」

相反的,望著三人的鐵心,表情卻是又驚又喜……

「我說你們也太沒用了,一個老頭就輕鬆打倒你們三人,傳出去豈不笑掉別人大牙?!」單練瞄著醫算師說道。

這時的龐諸,只得漲紅臉澄清:「啟稟少主,三個人……都是被這個少年撂倒的。我甚至沒看見他出招!」

「沒出招?那人是怎麼摔到那裡?我看你是胖到疲勞過度吧!回去我來幫你瘦身!」單練瞪著有苦難言的龐諸說道。

只見鐵心輕拍單練的肩膀:「小練,龐堂主所言不虛,是這少年摔的。」說完後便無視表情驚訝的單練,自顧走到醫算師面前,拱手作揖恭敬說道:「真是意外,沒想到仙師大難不死,晚輩居然有緣得見本人。可否請兩位移駕一旁,有要事請教。」

「我倒是不意外你會加入魔冥教,就依你的意,到旁邊敘敘舊吧。至於這場子……就留給這兩個年輕人,咱們老一輩的就別插手了。」醫算師邊說,邊笑看著表情訝異的孫女,神情輕鬆的摸了摸頭,示意別擔心後,便走到一旁,與鐵心兩人席地而坐。

「小子,這三人真是你打倒的?」雖然剛才鐵心已經挑明了,但單練還是半信半疑的詢問著眼前這個身高、年紀看似與自己相仿的少年。只是這回,換阿修對單練視若無睹,因為他正沉浸在方才發生的事件中。

*    *    *    *

阿修依稀記得,當那個壯漢以扭捏的戲謔姿態朝他而來的時候,當時的心裡實在是七上八下,緊握的雙拳微微顫抖著,緊張到無以復加。因為他的心中很清楚,這壯漢的姿態雖然充滿了嘲笑的意味,卻隨時可能要了他的命。

要知道,雖然幾年前曾智取過角狼,但當時的情勢可是敵明我暗的狀態,加上風、雨、七色彩猿以及梅式的幫助,更別提那只是場測試。現在除了身後準備趁機救人的角狼外,再沒有任何可運用的物事。

只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當那壯漢接近到一定程度時,像是被周遭的空氣凍結一般,行動居然開始變慢,而且是越~來~~越~~~慢。

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阿修心裡忽然浮上一股直覺:「有機會救人!」一念至此,他壯膽走到壯漢面前,試著用力踢了一下壯漢的腿。哪知不踢還好,一踢下去,壯漢居然像個氣球似的,身子瞬間轉了90度,整個人與地面平行,輕飄飄的浮在空中,但動作表情卻依然沒有任何改變,彷彿根本沒有發生任何事。

膽氣大起來的阿修,見狀再伸手壓住壯漢的背,用力往地上一按。只見壯漢的身子急速下降,待一觸及地面,原本近乎停滯的時間彷彿回復正常,地面也發出十分沉重的撞擊聲。發現自己似乎力道下太重的阿修,心裡浮上一股歉意。

這時只聽到這名大漢神色痛苦說道:「小~心~~這~~~傢……」話猶未盡,便再無聲息,也不知是生是死。緊接著前面的龐諸及其他人神色慌張的抽出佩刀,並交待部下「把這兩人帶走……」時,眾人的動作再度停滯下來。

眼見機不可失的阿修,趕緊利用這難得的空檔箭步向前,把另外兩個抓著爺孫的人分開後,想了一下,便使勁將這兩人往遠方大力推離,接著再將原本被拖行的老頭子扶起來。也不知是不是錯覺,阿修總覺得時間雖然近乎停滯,這老頭子卻好像將一切看在眼裡,只是一時也無暇驗證。

「喂!你個白癡,本大爺在跟你說話,是耳背嗎?」單練充滿不屑的聲音,將阿修的心神拉了回來。只見尚未完全回神的阿修,表情疑惑的望著單練。

「算了,胖豬,人交給你們拿下。」單練說完,轉身朝著鐵心的方向走去。沒想到鐵心居然與這老頭相識,那一切好說,任務算完成了。

可惜走沒幾步,身後一陣風呼嘯而過。定睛一看,赫然是龐諸等人盡數飛了出去。可惜這次沒人幸運朝著鐵心飛去,不是撞到樹,就是跌了個狗吃屎,全部暈了過去。

席地而坐的鐵心見狀,非但表情不慍不火,還以宏亮的聲音說道:「小練,我早告訴你,人都是這小子打倒的。哈哈哈哈……」

看著鐵心一反常態的開心樣貌,感到惱羞成怒的單練,一個轉身,發現阿修居然背對著他,似乎是準備離開,完全不把他當回事,不由得怒火中燒。

畢竟從阿修的角度來看,光是方才一幕,加上鐵心發自內心的恭敬樣貌,任誰都會感覺兩人是舊識,這只是場誤會。既然沒事,那他自然也沒必要留在現場。

「你,給我站住!」單練的火氣上來了。

「有事?」幾個回合下來,面對單練的挑釁,阿修膽氣也大了起來。雖然他還是不清楚到底發生了啥事,至少緊張的情緒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有生以來的高度自信。

不幸的是,當自負碰到自信,很難不擦撞出火花。

「傷了我的部下,就想當作沒這回事安然離開麼?」這還是單練第一次把黑石堂的部眾當成自己人。旁邊的鐵心聞言,居然欣慰的點了點頭,似乎為單練的心態轉變感到開心。

「他們傷人在先,我只是替老爺爺跟小女孩討個公道。現在算扯平了,我當然沒有留在這的必要。」

「哪裡扯平?我跟你還沒完呢……」單練邊說邊解開腰間的纏布,拔出亮晃晃的御天劍。特別的是,這次御天劍一反常態,劍身散發著淡藍光芒。單練見狀不禁大喜,「終於承認我是主人了嗎?正好拿這小子來祭這把劍!」倒是這情景,令鐵心若有所思,表情也凝重起來。

阿修望著眼前霸氣四溢的單練,再瞧瞧那柄看起來很不簡單的寶劍,心裡也不敢輕敵,屏氣凝神,擺出圓慲仙術的起手式。

「圓慲仙術?!」單練與一旁的鐵心等人見狀,不禁異口同聲道。只是鐵心與小女孩的表情充滿好奇,醫算師的表情卻是流露著欣喜;而對壘的單練,眼神則是充滿血絲,臉也漲得緋紅:「居然敢瞧不起我,今晚你休想離開這林子。」說完便殺氣騰騰的挺劍朝著阿修急刺過去。

*    *    *    *

在單練行雲流水的攻勢下,場內兩人看似熱鬥方酣。而場外三人,則席地而坐,像是在看戲般,一派輕鬆。

鐵心意在言外,開口說道:「幸好那些人暈了過去,不然可真會小命不保。」

「你是指被見義勇為的一方誅殺?還是被惱羞成怒的一方滅口?」醫算師試探性的問道。

只見鐵心尷尬乾笑幾聲,顧左右而言,「沒想到看似平淡無奇的旅程,居然在最後有這麼多的驚喜與收獲,也不枉費這段時間的付出了。」說到這,鐵心話鋒一轉,「倒是我沒想到《絕神三族》的《祭族》居然有倖存者,而且還是大長老。您老人家這陣子過的還好嗎?」

被稱為大長老的醫算師聞言,拍著身旁小女孩的肩膀笑道:「謝謝你的關心,還沒跟你介紹吧!這是我的小孫女菫芨,有她的陪伴,我過的很開心!倒是你,過的應該挺悶?曾經的半神族居然會加入魔冥教?!」

「受人點滴,當報以湧泉,這既是我自己的選擇,後果自當承擔。敢問長老,祭族可否還有倖存者?」鐵心向來淡定的臉上,難得浮現一絲陰霾。

「祭族的倖存者絕對不比驍族多。當然你也毋需多想,因為祭族只剩我一人而已;還有你也不必多問。驍族五勇,除了你跟尚仁以外,尚禮、尚智、尚信三人,日後你自然有機會遇到,只是屆時就不知見的是生人,還是白骨了!」醫算師輕描淡寫道。

「說來慚愧,晚輩早已無顏沿用尚義之名,目前改名為鐵心。而尚仁則是…」鐵心說到這兒,欲言又止,倒是醫算師乾脆的接話下去:「改名為仇仁是麼?光從『尚』改姓『仇』,就不難看出他心中的忿恨。只是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若無法理智看待,終將被仇恨淹沒。」

「是,長老好言相勸,晚輩回去定代為轉達。」

「還有你,我也不能說仗義相挺是錯的,但若一意孤行,有時也只能大義滅親。」

「是,晚輩定銘記在心,不敢或忘!」

「另外,你回去可以告訴尚仁,我不可能幫他找人,請他自己想辦法。就這樣!」

「是,晚輩回去定如實稟告!」

醫算師似乎不想再談下去,拐個彎說道:「不談那麼沉重的話題了,這場對決,你看如何?」

「依晚輩所見,勝負已定!」

「雖說這場勝負已定,以後勝負就難料囉。」醫算師笑道。

「如果這樣,對倆人也大有好處,人總是需要一個目標。」

「這個年紀,就能找到生命中的對手,真好!也真快!」醫算師說道。

「他們的動作真的很快!」在一旁的菫芨忍不住插話道。

醫算師聞言,心有靈犀的與鐵心對望了一眼,然後笑著拍拍菫芨的肩膀說道:「小芨,妳要記著,有時候,快……指的未必是速度。」菫芨則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而在場中,久攻不下的單練,心情的浮燥已表露在呼吸上,開始紊亂起來……

(待續)

下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24話:「盾.劍」與「修.練」(預計發表日期:2019年4月10日)

《仙遊記第一部各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