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2_29》滅門?(下)(圖)

2019-06-1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圖片來源:Pixabay)
《仙遊記2_29》滅門?(下)。(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仙遊記2_28》滅門?(上)

滅門?(下)

凌亂的現場,只剩仇仁單腳半跪在地,其他的人則四散躺在各處。由於一時無法行動,因此仇仁也只能靜心調息,只是在氣力用盡的情況下,恢復的速度十分緩慢。

此時,竟然又一個魔冥教徒在仇仁眼前緩緩站起,朝著鄭念三人走去。

仇仁見狀,也顧不上調息,只得開口問道:「多聞,看來你這次帶來的人,根本全是傀儡。《邪傀術》既已提前完成,為何沒有跟我秉報?」

只見這位被稱做多聞的魔冥教徒絲毫沒有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答道:「請教主見諒,《邪傀術》也是屬下這幾天才獲得突破性進展,剛好拿來測試,所以還未上報!」

看著遠處倒在地上的多聞,仇仁不屑說道:「測試?我看完成度很高了啊,都可以讓你自由附體了!」

「承蒙教主誇獎,屬下惶恐。由於目前附身時間有限,請恕屬下失禮,先行完成任務!」多聞邊說,邊繼續前進。

意識到多聞接下來的企圖,仇仁出聲阻止道:「你站住,他們是我的人,不要輕舉妄動。」

「教主此言欠妥,他們既是教主的人,自然也是魔冥的人。若能及時提取到我們所需的信息,對日後魔尊的復出勢必大有好處,相信這也會是教主所樂見。」

多聞邊說,逕自雙手向兩側平伸,雙掌朝上,原本斷成兩截的骷髏杖,分別飛到多聞的掌上。接著多聞雙掌再往胸前一靠,斷杖居然像有生命似的,從斷開的部份長出密密麻麻的纖維,交纏在一塊,然後開始融合起來,恢復成原本的骷髏杖。

修復好骷髏杖後,多聞便雙手握杖,邊用杖尖在地上畫著形狀詭異,同時透著綠光的圖案,邊念念有詞的繞著三人不停畫著。

力有未逮的仇仁見狀,只得嘆了口氣:「唉!一切都是命,今天居然被多聞這老鬼撿了個便宜!」

就在多聞快畫完一圈的時候,綠光開始變得非常強烈,刻畫著圖案的週遭土地開始隆起,形成一堵低矮的土牆,模樣就像口井。土牆邊上升的同時,邊向中間聚集,然後形成帳篷大小的半圓形土屋。

只是隨著土牆的升高,多聞人向外撤的同時,原本得意的神色居然轉為憤怒;反觀仇仁的眼神,則散發著異漾的光采,兩人不約而同的望向遠處,兩個身形一大一小的黑影靜靜的佇立在那兒,模樣也不難辨認,赫然便是鐵心將軍與單練。雖然有段距離,但不難感受到他們也正盯著這邊。

鐵心看著眼前慘不忍睹的景況,加上多聞的陣法已被破壞,便按了按單練的肩膀,交待道:「留在這兒,絕對……不要過來!」然後也不管單練是否點頭,便迅速消逝,出現在仇仁身旁。

按著仇仁後背的鐵心,邊灌輸功力,邊調侃道:「一年不見,沒想到你也有落魄至此的時刻。」

只能苦笑的仇人,然後望著前方的多聞,提醒道:「你把氣力留著吧,否則到時我倆可能都有事。」

「哦!那傢伙是誰?沒想到教內還藏著這樣一位高手?」鐵心好奇問道。

仇仁冷笑了一下,「那是多聞,他已經把《邪傀術》開發出來了。還有別動地上那些教徒,他們每個人的身上,應該都被嵌入好幾顆破壞力極強的《赤龍卵》。」

鐵心聞言,收手的同時,對著多聞笑道:「難怪閣下身形如此陌生,感覺卻又如此熟悉,原來是足智多謀的國師。《赤龍卵》如此豪邁的運用,也不難理解為何前後兩波的爆炸威力會如此強大了!」鐵心邊說邊看著四周,腳跟微蹬,那些魔冥死者迅速被許多又尖又長的土刺穿透。而土刺也像是有生命一般,只穿透這些人的四肢,沒有一根穿透身軀。

至於倒在地上的多聞身軀,鐵心多望一眼,猶豫一會,對著被多聞附身的魔冥教徒說道:「國師想必還打算回到自己身軀,我就不橫加阻撓了。」

「鐵心將軍,這筆帳我們日後再算!」

「隨時候教!是說難得有機會看見國師人模人樣,不在這身軀多待一會嗎?」鐵心話未說完,多聞便縱身一躍,來到自己本體旁邊,把骷髏杖碰觸自己手臂,然後被附身的身軀便急速乾癟倒下,接著眾人所熟悉的多聞,又重新動了起來。

接著多聞高舉骷髏杖,待那些埋在魔冥教徒身上的《赤龍卵》一一飛進多聞的袖袍後,便原地打坐,運氣調息起來。

見緊繃的形勢暫緩,鐵心步向小土屋,手掌輕輕一按,土屋解體為細沙,回歸這片土地。

他看了看三人,蹲了下來,把鄭念的身子扶了起來。由於多聞就在不遠處,雖然百感交集,為了防止隔牆有耳,也只能以秘語說道:「鄭爺,抱歉,晚輩來遲了!」

鄭念緩緩睜開眼,神情慈祥的看著鐵心,也以秘語回道:「是尚義啊,好久不見!你看來一點也沒變,還是這麼神采奕奕,正氣凜然,真替你開心!」

「是,晚輩一直沒有忘記自己驍族的身分,只是…」鐵心說到這,被鄭念舉手打斷,「我知道,你會加入魔冥也是為了保護尚仁,你的選擇我也不好說甚麼,但那畢竟是個邪惡的地方,自己多保重!」

「晚輩會注意的,真不行,晚輩也自有打算!」

鄭念說道:「你自己決定吧!對於你們跟祭族,我真的很抱歉,如果當初種植的那些藥草沒有集體枯萎的話,或許你們能逃過瘟疫的侵襲,不致遭遇劫難,落到滅族的下場。」

「鄭爺毋需愧疚,這一切都是命,藥草失去作用也是天懲所致。歸根究柢,原因還是在於我們的心不若羽族堅定。這場浩劫的起源既是由我們自己招來的,自是與鄭爺無關。」

鄭念聽完,點了點頭,「你畢竟還是明事理的,尚仁如果能像你這麼清醒就好了。」

「這不怪他,畢竟他的妻兒都死在那場瘟疫中,難免一時想不開。晚輩的家人因為早期先行一步,意外身亡,所以才能以較客觀的角度看待整起事件!」

鄭念和藹的望著鐵心,「真是難為你了!可惜時間不多,想請你幫點小忙……」

聽著鄭念後續越來越小聲的話語,鐵心沉默了一會兒,「鄭爺心意已決?」

鄭念不語,只是笑望著鐵心。

鐵心見狀,扶著鄭念,幫助他盤腿打坐,然後望著旁邊的梅式、刑娜,嘆了口氣,便把他們的身子移到鄭念身後倚靠著,接著右手微舉,邊在空中畫著一些圖案,口中則唸唸有詞。頃刻,鄭念頭頂上方浮現一個散發黃光的圓形術式。

多聞見狀,不禁出聲阻止:「鐵心你……」只是話未說完,鐵心右足微蹬地面,又一座小土屋迅速出現,把多聞整個封在裡面。

當然想阻止的不止多聞,回復些許力氣的仇仁也不悅道:「快住手,別這麼做!」

鐵心則無視仇仁的要求,逕自回道:「對不起,現在的我,是以驍族副族長的身分執行任務。」然後蹲下身子,右掌大力往地面一拍。

只見空中的術式開始落下點點黃光,由一開始的稀疏,到後來密度越來越高,終至形成一人高的耀眼光柱,然後光柱像被打破一樣,裡面的光點四散紛飛,終至消逝,而鄭念三人也早已不見蹤影。

緊接著,小土屋由內而外炸了開來,慢了一步的多聞見狀,雖然可以明顯感受到他散發的怒氣,卻已於事無補。

鐵心一臉無辜的看著多聞,雙手一攤,聳肩說道:「抱歉,晚了一步,我本想把他們封住,帶回總壇,誰知這老頭的動作比我快一步。」

見大勢已去的仇仁,也只能嘆了口氣,選擇接受這樣的結果。

就在這時,一陣雜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原來是黑石堂及傳送師趕了過來。一伙人見教主與國師竟然在場,都趕緊趨前請安問好。遠處的單練看見大家出現,也放下一顆心,走了過來。

仇仁面對大家,只是意興闌珊的揚了揚手,便朝著多聞走去,接著右手一個起落,只聽見一聲哀嚎,多聞再次倒在地上不說,還從斗篷裡滾出一隻血淋淋的斷腳。

仇仁冷冷道說:「這是對你方才擅自出手的懲罰。念在你日後還需要雙手為魔冥做出貢獻,今晚只一腳。再有下次,你就拿命來換吧!」

自知理虧的多聞,只得隔著袍子,迅速用手指點了大腿幾下,似乎是在止血止痛,然後搖晃著身子,拄著骷髏杖強自站起:「感謝教主不殺之恩,小的當銘記在心,不敢再犯!」

仇仁置若罔聞,對著大家說道:「此次任務已了,我跟國師先回總壇了!」

多聞聽了,只得忍痛布起法陣,準備離開。一旁的傳送師見狀,也趕緊上前幫忙,只是陣法在啟動上似乎比平時吃力,花了好陣子才催動起來。

臨行前,多聞像想起甚麼似的,提醒傳送師道:「可能是因為天象變化,所以法陣運作不若以往順暢。如果你催動不起來,別浪費精力跟傳送石,過陣子再試試無妨。」

傳送師看著逐漸消失的仇仁與多聞,點頭答道:「屬下遵命,剛才確實催不動法陣。以致在第一時間無法協助教主與國師,還請降罪。」

「算了,也幸虧你們晚到,否則早都死透了,就別放心上了。」仇仁消遣幾句,兩人便消失了。

在教主與國師離開後,黑石堂及單練吃驚的望著周遭殘破的景象,堂主龐諸忍不住心中疑惑,好奇問道:「鐵將,剛才這兒究竟發生甚麼事?」

龐諸的問題,鐵將似乎沒聽進去,反而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驚訝的看著剛才自己與單練站著的地方。一行人好奇循線望去,只見一個人站在那兒。

這人身形並不難辨認,就是阿修。但憤怒的表情,卻是大家首見。

想起初遇的窘境,所有人心中不禁涼了半截,其中也包括了當時感受最深的單練,以及全程目睹的鐵心……

(待續)

下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30話:師徒情(預計發表日期:2019年6月20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