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2_31》啟程?(圖)

2019-07-1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圖片來源:Pixabay)
仙遊記2_31》啟程?(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30話:善後?

第31話:啟程?

「小子,三更半夜的,你一個人坐在這哭啥呀?」一陣耳熟能詳的話語從阿修背後傳來,加上拍肩的感覺,原本漆黑的環境,在阿修的心裡,瞬間變得比白天還亮。

果然,一轉頭,就看見鄭念三人站在身後,笑咪咪的望著自己。

雖然一時無法言語,但心情激動的阿修,迅速轉身,將三人抱了個滿懷,然後像是要把心中的積壓已久的抑鬱不安宣洩出來一樣,大哭了起來。

鄭念、梅式、刑娜三人只得面面相覷,無奈苦笑,不是摸著阿修的頭,就是拍著肩膀,安撫著他激動的心情,鄭念甚至還用袖子幫忙把眼淚鼻涕擦掉。

良久……阿修的心情總算平復許多,只是或許因為聲帶酸澀未去,所以說話沙啞了些。

「師父……師兄……師姐……看見你們真好,我還以為大家發生意外了!」 

梅式笑道:「是挺意外的,但也讓我們見識到你展現的精采一幕呢!」

「好小子,沒想到《圓慲仙術》在你手上使出來這麼神奇,而且連鎖都鎖不住呢……」說到這兒,刑娜像想起甚麼似的,吐吐舌頭,不再說下去。

鄭念也慈祥說道:「阿修,你的境界已經超越師父了呢,即使為師,也沒法施展到這種程度,看了真令人欣慰。但《仙術》不單只是拳腳功夫,也蘊含著處世之道,還有更深的人生智慧,你就邊前進邊體會吧!」

「知道了,師父!那我們就啟程吧,也是時候離開這兒了!」阿修伸出兩手,把三人的手兜過來,握在一起,開心說著。

梅式聞言,不自覺的舉起另一手,用食指搓了幾下鼻頭,表情複雜的與阿修對望著。

阿修見狀,心裡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像烏雲一樣逐漸擴大。感到不對勁的阿修,下意識的望向刑娜。

「阿修你聽我說,我們是該啟程了,但我們跟你要去的地方,有點不一樣……呃……」只見刑娜話語間也少了往常的機靈,罕有的遲滯起來。

阿修似乎明白了甚麼,接話道:「那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反正我也沒特別的目的地,隨時可以改。再說,大家聚一塊才開心!」

「阿修,聽師父說幾句。你心裡很清楚我們要去的地方,你還不能跟……」只是鄭念說到一半,就被心急的阿修打斷。

「可是師父,我並沒看見你們頭上的……」阿修說到這兒,欲言又止。

鄭念笑道:「你曾提過,會預告死亡的小黑旗是嗎?的確,『這事件』並不在我們當初的計劃中,所以或許也來不及被你發現吧!再說我們要去的地方,也是那些鬼差無法前往的,這可能也是沒有出現小黑旗的原因。」

「既然不在當初的計劃中,那表示計劃已經有所改變,我當然可以跟大家一起走啊!」阿修邊說,眼中也閃爍著興奮之情。

「不,這次不行,你不能一起來。因為眼下你有必須完成的任務與目地,只是現在還沒想起來而已。但無論如何,你是整個計劃的關鍵,不能逃避。」鄭念語氣一貫慈祥的說道。

「但我們說好的了,師父你也給我承諾了,我想跟大家一起離開。」阿修神情落寞的說著。

鄭念摸摸阿修的臉,愛憐的說道:「是的,關於這點,我很抱歉。但我們也沒死啊,只是提前到下一個地方等你而已,再次重逢,不過是時間問題!」

看著鄭念慈祥和靄的臉龐,一陣酸楚再次由阿修心中浮了上來,鄭念見狀,把阿修抱在懷中:「孩子,這些年來,你的表現一直很棒,大家都以你為榮。我們這次的計劃,雖然被意料之外的阻力所干擾,但幸運的是,卻也迎來另一股前所未有的助力,你這趟旅程,並不孤單。」

「阻力?助力?」阿修納悶的覆誦著。

「阻力的來源與真相,要靠你自己去找尋了;至於助力嘛……相信你並不陌生,因為之前是你先跟為師分享過的,還記得嗎?」鄭念說到這裡,身後緩緩浮現一隻金色巨掌。

阿修一見到巨掌,就想起來了,那是自己第一次元神出竅時,幫助自己認識這個世界的金色巨掌,只是再次遇到,仍是見掌不見人,似是時機未到。

而巨掌五指微彎,阿修就發現有個小金鎖從自己體內飛了出來。說是金鎖,外觀看來卻又破損的厲害,箇中原因,或許跟今晚被強行解鎖有關吧。

只見金鎖筆直飛到巨掌的手上,數不清的光粒子開始從掌中浮出,包圍住金鎖,將金鎖也化為綿密的光粒子後,再重新聚集在一起,從底部開始,依序化成一片片的蓮花花瓣。等第一層蓮花瓣形成後,再接著往上化出第二層,如此反覆幾次後,出現一朵光芒四射、璀燦奪目的七色彩蓮。

然後七色彩蓮慢慢闔上,變成花苞的形狀後,巨掌順勢一送,花苞就飛進阿修身體裡,似乎紮根在丹田的位置上。

接著巨掌再微彎五指,這次換阿修手臂的小木盾飛到掌上,然後化成一個中空的小木筒。與此同時,小木筒上方浮現一個質樸的羊皮卷,慢慢落進木筒中,等完全沒入後,木筒又變回小木盾的形狀,再飛回阿修手上化成臂套。

整個過程,鄭念、梅式、刑娜三人就在旁微笑看著,待小木盾化為臂套後,鄭念笑著拍拍阿修肩膀說道:「時間也差不多了,沒想到這次不但幫你上了個更好的《蓮花鎖》,就連《凌神法軸》也提前交給你了。那,之後就靠你囉。」

說到這兒,鄭念像想起甚麼似的,連忙補充說道:「還有,下次見到尚義……哦,對你而言是鐵心將軍,記得要跟他道歉。因為他的幫助,我們才不至於被綁回魔冥教,落到生不如死的慘境。他對我們有恩,你卻折了他雙手,這樣不行哦!」說著還在阿修面前搖了搖食指。

一向正經的梅式,則看著阿修,手指著夜空一角說道:「我們會像《三環星》一樣,繼續守護著你,要趕快振作起來,抬頭挺胸,勇敢面對以後的考驗哦!」

「小哥哥,我們先到下一個地方等你了,相信你一定會順利完成任務,趕上來的。還有,」刑娜則是邊捏阿修的臉頰,不改俏皮的笑道,「不可以忘了我們哦,記住我們以前常說的,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心存正念(鄭念),那就絕對沒事(梅式),一定行哪(刑娜)!」

可惜鄭念三人的每一個叮嚀,都只讓阿修的心情更低落一分:「不會忘的,我怎麼可能忘了大家!」

阿修雖然也想硬跟過去,卻發現雙腿被定在地上,動彈不得,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鄭念三人走到巨掌上。

隨著巨掌托著三人緩緩上昇,天空不知從何處開始飄下大量數不清的奇花,空氣中也瀰漫著沁人心脾的花香,以及優雅的音樂。

阿修就這樣與漸行漸遠的三人靜靜的互望著,心裡百感交集。

「小哥哥,一定要快點振作起來哦!我們會在上面看你努力創造自己的歷史,寫下屬於自己的詩篇。還有……」刑娜此時似乎也十分不捨,揮手朝著阿修大喊,「幫你準備的餐盒記得趁熱吃,後會有……」

刑娜話未說完,三人已化為數不清的光點,與巨掌一同消逝在空中。而隨著光點的消逝,三環星外圍的三顆星,也更顯明亮。

回想起刑娜最後說的話,阿修的心裡再悲傷,也不由得浮上問號:「餐盒?甚麼餐盒?哪來的餐盒?」

就這麼一想,眼前赫然浮現出刑娜常幫自己準備的那個餐盒,餐盒在空中反覆來回敲著自己的額頭不說,溫度居然還是熱的。

餐盒敲的力度越來越大,最後大力「咚」的一聲,令阿修痛到閉起眼睛。再張開時,發現居然是角狼咬著餐盒,在面前晃來晃去,想要敲醒阿修。

阿修拿起餐盒,這才發現角狼全身皮毛凌亂,有些地方還被鮮血濡濕,旁邊的翼象也好不到哪去。看來在剛才的事件中,牠們也雙雙受到波及,顯得狼狽不堪。

只是這樣一來,阿修反倒對剛才師徒相聚的一幕感到疑惑:要說是夢,卻又如此真實;要說真實,剛才似乎又處於夢中。

再看看自己手上的臂套,望望自己的肚子,鄭念在夢中提及的《凌神法軸》及《蓮花鎖》也絲毫不見蹤影,自然無從判別夢境真假。但不管如何,心中的酸楚感受卻是真實深切,揮之不去。

無奈之餘,只得就地躺了下來,兀自望著星空發呆。而角狼與翼象也靜靜的蹲坐在阿修兩旁,一同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

忽然,阿修想起夢中的《三環星》,不禁下意識的望了過去,心中也念禱著:「如果剛才的夢境是真的,也的確有神默默相助的話,就請讓我知道,一下下就好。」

就這麼一想,天空的點點繁星似乎與阿修心意相通,瞬間不但亮度陡增,還閃爍起來。而在繁星光芒恢復正常後,換《三環星》周圍的三顆星星亮了起來,不僅如此,三顆明亮的星星還圍繞著中間略顯黯淡的主星,轉了幾圈才又恢復原狀。

聽見角狼與翼象同時朝著三環星所展現的異象吼了幾聲,阿修心中已十分確信方才夢中所見皆真。只是由於心中的悽苦一時無法釋懷,因此星空在阿修的眼中逐漸變得模糊,就不知上湧的是淚水?還是睡意?亦或兩者皆是。

*    *    *    *

再次睜眼的阿修,這次映入眼簾的,是萬里無雲的蔚藍天空,若不是看到凌亂的現場,真會讓人誤以為昨晚一切,不過是場噩夢。

茫然看著現場的阿修,忽然想起同樣遭逢災禍的住家,雖然善叔與堂妹實麗一直對自己非常不友善,但總是自己的親人,也是從小長大的地方。

加上昨晚善叔還為了救自己跟小麗,受了重傷。雖然有醫算師當場緊急救治,卻也傷勢不明。於情於理,自己都有必要回去一趟,了解目前狀況。

阿修看向角狼,早已培養出絕佳默契的角狼見狀,原地蹦了幾下,然後在身邊繞了幾圈,讓阿修明白自己身體沒有大礙後,便蹲了下來。反觀翼象,或許是因為體型龐大,所以受的傷也比較重,無法像角狼那樣靈活。

乘上角狼後背,阿修拍拍翼象的身體,示意牠好好養傷後,角狼便載著阿修,起身朝著村莊奔去。而這次,阿修決定乘著角狼直達家門,不再選擇半路分開。

只是接近家門之際,看見原本還算寬廣的院子,卻在此時聚集了不少村民,阿修的心中,頓時浮現不祥的預感,就不知到底是善叔出事了,還是為了自己而來……

(待續)

下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32話:消失的「善」(預計發表日期:2019年7月30日)

《仙遊記第一部各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