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岌岌可危 江澤民是罪魁禍首(組圖)

2019-07-10 01:30 作者: 李淨明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峽大壩近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三峽大壩近景。(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三峽大壩早已被水利專家公認為中華民族的一大隱患,周邊旱澇和地震等地質災害不斷,庫區也已出現大量崩塌和滑坡事件。日前華裔獨立經濟學者「冷山」7月1日在推特上發文,將此前的谷歌衛星圖像和當前圖像進行對比,認為三峽大壩已經變形,隨時有潰壩的危險。經其他網友多方證實,發現大壩已經扭曲變形,引發廣泛擔憂。儘管中共動用官媒合內外宣傳工具大規模闢謠,隨後官媒又改口承認,稱壩體變形處於「彈性」狀態,大壩變形很正常。

三峽工程建成後,包括地震在內的自然災害不斷。很多網民質疑,這些地震都是三峽大壩造成的後果。大壩建成以來,長江流域的水系平衡被完全打破,導致的後果就是下游湖泊大面積萎縮,水域面積急劇減少,調節環境溫度能力喪失。更致命的隱患不是環境的污染,而是大壩突然崩塌,蓄積在長江上游的230億立方米的洪水將一泄千里,後果不堪設想。

中共關於三峽大壩的欺騙性新聞報導。
中共官媒關於三峽大壩的欺騙性新聞報導。(網絡圖片)

勞民傷財的三峽大壩自2006年建成以來,中國國內的電價不降反升,全國人民沒有看到巨額投資所帶來的任何好處,反而要長期承受環境破壞所引發的慘痛後果。資料顯示,截至2009年底三峽工程累計完成動態投資1849億元,這些都是全國老百姓的血汗錢。儘管全國人民都在為三峽工程買單,發電所賺的錢卻被中共某些利益集團所獨吞。現在不僅這數千億的工程費打了水漂,同時也切斷了中華民族的龍脈,居住在長江中下游的中國人等於在頭頂上放置了一個特大的水盆,不知何時面臨滅頂之災。

後患無窮 三峽工程引發地震與反常氣候

據中國地震臺網正式測定,2014年3月30日00時24分在湖北省宜昌市秭歸縣(北緯30.9度,東經110.8度)發生4.7級地震,震源深度5千米。這是繼27日發生規模4.3地震後,秭歸縣同一地點再次發生超過規模4的地震。湖北省地震局初步瞭解,宜昌市秭歸縣、巴東縣、興山縣震感強烈,十堰市、神農架林區、襄陽市、荊門市及荊州市等地部分地區有震感。

2003年三峽水庫蓄水以來,三峽地區微震活動頻度明顯增加,主要集中在巫山——秭歸——長陽一帶。二次蓄水幾個月後,湖北省隨州市三里崗附近發生4.7級地震。其後當地又續發至少50次微震。此後,隨州市三里崗附近再次發生4.2級餘震,震中區震感強烈。地震地區距三峽大壩不過幾百公里,許多地質學家認為地震與三峽水庫的建成有關,三峽工程引發了地震。

2006年三峽大壩建成後,長江中下游連年出現極端反常氣候,大旱、高溫、洪水等災禍不斷。2008年初,南方遭受雪災,湖南、湖北、貴州、廣西、江西、安徽、四川等7個省份受災最嚴重。2008年發生汶川地震,2013年四川雅安發生7級大地震。雲南和四川連年乾旱。

據此前《光明日報》報導,三峽工程試驗性蓄水階段性評估項目組組長沈國舫曾表示,可以肯定的是,興修三峽大壩一定會誘發這個地區的地震。

隱患無法消除 專家認為大壩終將被迫炸掉

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著名水利專家金永堂說:「現在三峽出現的問題比我們那個時候估計的問題還要嚴重。很快重慶就進不了輪船了,這是泥沙淤積的問題了,導致河床抬高了、水淺了,輪船進不去了。下游水淺、影響航運,比我們原來估計還要厲害。下游也要影響,反正問題多得很……」著名水利專家、環境專家王維洛博士認為,現在不下決心拆除三峽大壩,將來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曾預言,當三峽工程運行三十年後,在論證報告上簽字的專家也不敢保證重慶港不被泥沙淤積。到那時再想拆除三峽大壩,泥沙淤積量超過40億噸,長江水無法將那麼多泥沙帶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他預警了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即使建成也終將被迫炸掉。因此,他沒有被邀請參加三峽工程論證。黃萬里還曾先後三次致書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指出根本不應該修建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其實,中共高層對三峽工程禍國殃民的後果也心知肚明。在2009年三峽大壩完工慶典上,出現了與「大江截流成功」慶典截然相反的情形,中共領導人無人到場祝賀,這對中共來說實屬罕見。

谷歌衛星地圖照片顯示,三峽大壩已經變形。(網絡圖片)
此前的谷歌衛星圖像和當前圖像進行對比後顯示,三峽大壩已經變形。(網絡圖片)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強簽署針對三峽工程的海陸空四級防衛條例,中央軍委還抽調一個團兵力4600人保衛三峽安全,足見三峽工程隱患之大。然而,如果在庫區發生強烈地震,無論派出多少人力也無法保證三峽大壩的安全。

追根溯源 江澤民拍板上馬三峽工程

回顧長江三峽工程上馬的過程,它不是一個經濟決策,其實是一種政治決策。1989年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臺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為鞏固其領導地位,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江澤民等人在一片爭論聲中強行拍板這個巨大的面子工程上馬。

1992年3月18日,江澤民曾在中共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上,就三峽工程的決策作了長達兩個小時的講話,這對1992年4月2日中共人大批准三峽工程的議案起了決定性的作用。1992年三峽案在完全沒有公開辯論的情況下強行通過,贊成1767票;反對177票;棄權664票;未按表決器的25票。這次表決中投反對、棄權和退出投票共866人,佔全體代表的33%。反對票和棄權票之多,成為中共政治史上第一次投票危機。

《江澤民文選》也沒有收入江關於三峽工程決策的幾次主要的講話,李鵬也在回憶錄中刻意撇清決策責任。據李鵬回憶,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個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大壩。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由江澤民一手制定的。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曾刊出一篇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揭露內幕,當年三峽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江澤民主持上馬的。因此,三峽工程給中華民族所造成的巨大傷害,江澤民與鄧小平難逃其責,所有參與其中的中共官員們也應該受到清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