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貼的「曱甴」標籤 曾現盧安達大屠殺前(圖)


對於港警在現場向示威者叫囂「曱甴」,及趨向極端橫蠻的暴力,一位香港傳媒人認為,在盧安達大屠殺前,受害者也受到同樣對待。
對於港警在現場向示威者叫囂「曱甴」,及趨向極端橫蠻的暴力,一位香港傳媒人認為,在盧安達大屠殺前,受害者也受到同樣對待。(圖片來源:CNA)

【看中國2019年9月15日訊】對於港警在現場向示威者叫囂「曱甴」,及趨向極端橫蠻的暴力,香港傳媒人彭捷在《立場新聞》發表他的看法,認為1994年4月的盧安達大屠殺,胡圖族人殺死了近百萬圖西族人,而在大屠殺前,後者和現在香港的黃絲及示威者一樣被貼上相同的標籤:「曱甴」。以下是他分享的內容。

港警對示威者貼「曱甴」標籤 曾現盧安達大屠殺前

書生今次想跟大家說,像「曱甴」、「黃屍」這類「非人化標籤」表面看來只是口頭上的惡意嘴炮,應不會造成實質傷害;但在歷史跟當代腦神經科學中都能找到佐證,此類標籤造成的後果遠比大家想像中嚴重,或可致人失去同理心,也是廣泛仇恨與暴力攻擊出現前的先兆。

這場運動裡,藍絲、警察及撐警人士廣泛用這類標籤來稱呼示威者、年青人和黃絲,或能部分解釋為什麼運動期間出現多宗毆打和劈斬黑人衣事件,以及警察趨於極端橫蠻的暴力。

在1994年4月的盧安達大屠殺,胡圖族人殺死了近百萬圖西族人。而在大屠殺前,圖西族人跟現在香港的黃絲及示威者一樣被貼上相同的標籤:「曱甴」。

大屠殺期間,一間由黨政軍支持的廣播電台RTLM每天幾乎都呼籲人們和民兵組織「進行清理工作」,尋找和殺死被稱為「曱甴」的圖西族人。後來國際法庭審訊該電台的成員,並判決指他們散佈仇恨,煽動屠殺,結果被重判35年或無期徒刑。

當年的境況與現今香港是否有幾分相似?誠然,並沒有出現大屠殺,書生也不想危言聳聽;但是當大量具影響力的藍絲媒體每日都樂此不疲稱呼示威者、黃絲、年青人為「曱甴」,更揚言「曱甴暴徒就係要打死」、「必須要為香港清理曱甴」。

另外,8月4日,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公開信中也形容示威者「與蟑螂無異」,在示威現場亦多次聽到有警員直呼示威者為「曱甴」;這些例子都表明香港響起極危險的警號。

「非人化標籤」在許多社會發生極端暴力前出現

「非人化(dehumanized)」課題在學術界早已受到關注,它的研究更跨越人文與自然科學。研究人員對此感興趣,皆因「非人化標籤」在不同文化和語言的社會都有高度相似性。黑猩猩、昆蟲、老鼠、豬、細菌、蟑螂、狗、垃圾,這類標籤都在許多社會發生極端暴力前出現,被當作標示社會上受到厭惡、排斥與仇恨的群體。納粹德軍便曾形容猶太人是曱甴和老鼠。

現代人類學跟社會心理學皆表明,人們普遍傾向將其他社群者理解為「非人類」或「不像人類」。這種「非人化」態度並不一定有意識所為。

據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曾經斷言納粹分子不把猶太人當成是人和所犯下的「非人性」歷史罪行,有很大程度是不加思索,把自身行為自動交給權威或者當時的法律秩序決定。心理學家認為非人化態度很可能為來自於大腦無意識的運作。

心理學家Lasana Harris&Susan Fiske使用了FMRI進行實驗,以嘗試確認這點。他們讓受試者觀看不同人類和物體的照片,結果發現受試者觀看人時,其內側前額葉皮層呈現活的;但是當觀看其它物件時,該腦部區域就沒有活躍。

而有趣的是,當受試者觀看露宿者、成癮者等高度邊緣化的社會成員,該腦部區域同樣無活躍,反而關於「厭惡」的區域被激活。這說明人們觀看社群外者時,會傾向將其非人化,亦會產生厭惡感。

近年類似的實驗都得出相似的結果。心理學家Gail B.Murrow表示,有研究顯示,當我們把他人視為「外群」或「非人化」時,我們對他們的痛苦缺乏同理心。

Murrow說,這可能就是為什麼「非人化」容易趨生極端暴力或侵犯人權事件,因為我們不同理那些被我們視為外群或「非人」的人;而基於語言心理學,當這種非人化的心理經由象徵或言語等隱喻關聯,例如稱呼對方是「曱甴」,腦部便會對目標社群產生無意識運作,繼而產生真的不把對方當人對待,向對方施予極端暴力也不感受到痛苦或者同情。

所以,千萬不要小看現今社交媒體上廣泛的仇恨言論跟「曱甴」的標籤。哲學家Susan Hurley表示,媒體暴力(包括語言暴力)和隨後發生的攻擊行為有穩定的相關性。

很顯然,以藍絲建制既有的世界觀與社交網絡,他們很容易受到「曱甴論」鼓動,甚至不自知。這幾個月不斷有黃絲、年青人被打被斬,部分的襲撃者本身是普通市民,跟受襲者根本毫不認識;襲撃者在攻擊前往往沒有起衝突,為什麼兩者會有那麼大仇呢?這種仇恨基於什麼?也許本文能提供一項可能答案。

誠然,部分黃絲也有稱呼警察為「狗」,然而,這些言論之中甚少夾雜像藍絲般明顯的暴力鼓吹(踩死曱甴)。其次是警察作為唯一合法擁有致命武器而且使用武力的公權力機關,當他們有意無意受「曱甴論」影響,更在現場向示威者叫囂「曱甴」,可以想像他們對示威者使用的暴力定必定不手軟。

最後,我們當然不希望仇恨和危險言論在社會上蔓延。我們要竭止暴力跟仇恨,必須找出問題根源;而這根源,其實便是林鄭政府。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