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時間的神秘足跡


阿瑟.斯坦雷.哀丁坦曾寫道:「在一個無名海灘上,我們曾發現一個奇怪的足跡。我們曾想出一個又一個的深奧理論來追溯它的起源。起碼我們曾成功地再現了踩下足跡的動物。你瞧!是我們自己。」可以看到這裡有許多事實:許多事例表明我們人不僅遺體會埋入地質岩層,還會留下自己的印記。

1884年,哈佛大學皮伯第博物館地質學家厄爾.伏林特在尼加拉瓜的邁那瓜附近幾爾瓦湖畔發現一個採石場,有一層已經變成化石的人類足跡,在地表下16-24英尺。1884年伏林特這樣描述:

「這些足跡深1.5-3英吋,長不超過18英吋。有些足跡之間相當接近,軟地表回添在壓痕裡,還有一個寬約2英吋的縫隙都能看到,一些較淺的壓痕跟一排足跡平行,給我的印象是一個人拄著根棍子在走。從博物館取得的一個樣本可以發現有些足跡的有點向外翻成脊狀了;因人的大小、走過的地表性質不同,步幅有大有小。已發現最大有17英吋,是一隻10英吋長4英吋寬的拱型腳,沿著一條直線走了3步(從腳踵中心到大腳趾測)。這些人或多或少都在沿著現在湖邊的東西方向走。」

這附近還有一些,伏林特還發現既有光腳的足跡、又有明顯穿著精緻便鞋的足跡。地質上講所有的足跡都得追溯到29萬年前。這麼遙遠的過去,按現在的觀點看人還光著身子、渾身是毛、能用燧石打火、剛剛克服了對火的恐懼而已。可是形成尖刻對比的是,在尼加拉瓜發現的他們聰明地使用著手杖、穿著設計得既舒適又護腳的便鞋。在這我們面對的不是半人半獸的腳印,而是文明人類的足跡!

再2年前,1882年夏,內華達州卡森城(美國西部內陸州)附近的州監獄的囚犯在採石場幹活時,發現一層砂岩上有動物的化石腳印,其中有些是已經絕跡的猛獁。然而令科學界相當驚愕的是還發現了些個人的腳印!這些腳印分6個交替自右至左的序列。足跡前後相距在2.5到3英尺範圍,每個長18-20英吋-巨人的。左右跨度18-19英吋。地質學家約瑟夫.李.康特研究1882年8月27號加利福尼亞科學院完成的卡森城足跡調查報告,試圖將它們解釋為絕跡的巨型樹獺在200萬年前的中新世留下的。根據相關化石的研究,巨型樹獺為了能用兩腳直立行走,必須用尾巴來平衡,但這裡沒有尾巴的壓痕。不僅如此,把卡森城的足跡同巨型樹獺的痕跡作比較,差異頗多:巨型樹獺的腳印有腳趾隆起、以及明顯的爪子痕跡,卡森足跡都沒有;事實還顯示足跡的主人還穿著什麼鞋或者護腳物,很顯然動物不會有這種習慣。

1969年5月25日的《塔爾薩(美國俄克拉菏馬州東北部城市)週日世界》登載了個故事,介紹在塔爾薩東部一個山頂的一次古怪的化石發現。發現者特洛伊.約翰遜是有著13年經驗的野外地質學家,儘管他曾向好幾位專家展示了他的發現的石膏模型,可是誰都不信。約翰遜挖出了一塊佈滿腳印化石的砂岩-許多5趾的、明顯的人類腳印。這些腳印上覆蓋著一些目前已經滅絕的生物的腳印,那麼人的腳印肯定不會時間很短-要追溯到3-5百萬年前。

還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人類腳印發現。1961年一份蘇聯雜誌報導:1959年一個中蘇古生物學家探險隊,由陳周明博士率領,在中亞的戈壁沙漠發現了一個帶底棱紋鞋留下的鞋印化石。鞋印出現在1500萬年前的砂岩上。探險隊成員仔細檢查了鞋印,迅即辨認出這不是任何動物的腳印:棱紋太整齊規則了,絕非自然產物。

更近的腳印鞋印發現是1970年在俄克拉荷馬州西北喀裡佐山谷。腳印印在1.55億年到1億年前之間(莫裡森岩層時期和達可他砂岩層時期)。光腳印有點受侵蝕,但壓脊仍然清晰可辨。有幾個距離恐龍腳印極近。鞋印就更加清晰了,顯示穿鞋者身材適中,留下的鞋印前後距離20英吋、左右距離8英吋。

在德克薩斯州靠近GlenRose的Paluxy河沿岸發現的人類足跡也許是最為公眾所熟知的。1908年Paluxy河岸經一場洪水沖刷,暴露出了分屬GlenRose構造,Paluxy構造和雙山構造的地層。這些地層都可追溯到1.2至1.3億年前的早白堊紀時期。有趣的是,在離SanAntonio不遠的Bandera也發現了同樣的岩層,而且也發現了人類足跡。而直到1938年,對Paluxy的神秘化石足跡的研究才真正開始。供職於紐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脊椎古生物部的RolandT.Bird以其「官方」的身份在一具雷龍化石的旁邊發現了一組足印,但在1939年5月號的《自然歷史》中卻否認說:「雖然那組足印天衣無縫,但在爬行動物的時代決不會有人類存在。」Bird認為他所看見的足印屬於一種「滅絕的類人猿」。但這個結論漏洞百出。因為根據進化論,類人猿在雷龍時代結束後1億年才出現。

Paluxy遺蹟成了一個旅遊熱點。在大蕭條(1929-1933)期間,當地開始發掘恐龍和人類遺蹟化石,並把它們作為紀念品出售。其中一些標本完全是肆無忌憚的投機商們的仿製品。不幸的是,某些保守派學者後來以這些贗品作為否定所有已發現遺蹟的口實。但地質學家和古生物學家們發現了更多的無可辯駁的新遺蹟。有些在岩層之間,有些則在Paluxy河岸的數英尺深處,根本沒有仿冒的可能。Paluxy河沿岸的發現是人類遺蹟和所有曾在這裡生活的動物的遺蹟的混合體。雷龍的腳印,令人生畏的暴龍的爪印,其他恐龍的三趾足跡,及一種生活在數百萬年前,並不與恐龍同時代的劍齒虎的足印同時並存。至於人類足印,大都是連續的,突出於Paluxy河岸,步幅自然,並延伸至河床。許多足印為赤腳,大腳趾清晰可辯;另外一些顯示步行者穿有某種「鞋」,類似於鹿皮鞋或薄涼鞋。有一具化石保存極為完整,甚至可以辨認出鹿皮鞋上的鞋帶。一些足跡證實步行者與現代人類身高相當,鞋的尺碼為7-13號。另一些足跡屬於兒童,其足跡既小又淺。更多的足印長達116英吋,步行者身高應達絕無僅有的21.5英尺,步幅達7英尺-這是名副其實的巨人了。

但最為令人稱奇的是,所有這些足印與恐龍足跡存在於同一地層中。在少數化石中,人類足跡甚至與恐龍足印交疊。這證明在該岩層尚未形成時,二者就已同時存在。伊利諾伊大學的A.E.WilderSmith博士在評論這些化石的重要性時說:「一件真正的在同一岩層中的人類足印與恐龍足跡的化石勝於100年的進化論教育。它足以推翻整個達爾文理論,並引起生物學所有領域的革命。」

其他地區發現的足印化石可以追溯至更早的地質時代。《美國人類學家》第四卷(1896)第66頁描述了在西弗吉尼亞Parkersburg以北四英里的Ohio河畔的岩石中發現的一件近乎完美的足印化石。腳印長14.5英吋,嵌於一塊大石頭中。儘管該文獻並沒有給出太多細節,一位專家應用現代地質斷代方法,根據其描述的岩石類型及其在河邊的位置計算出該足跡至少有1.5億年的歷史。

70年代末期,澳大利亞約克山自然歷史博物館館長RexGilroy博士在維多利亞山發現了巨大的腳印。試探性的估計認為此遺蹟至少有2億年歷史。

最為奇異的足印化石發現於內華達州Pershing縣的Fisher峽谷。1927年1月25日,一位名叫AlbertE.Knapp的業餘地質學愛好者在峽谷內的一座小山上考察時,在一堆石塊中發現了該化石。他拾起該石塊仔細觀察並把它帶回家。經進一步的檢查,Knapp驚奇的發現,「該化石系由鞋跟離地時所帶起的泥土所形成,這塊岩石在當時呈彈性態。」鞋的印跡保存的出奇的好-鞋跟的邊緣光滑而完美,其右側比左側磨損的嚴重-證明這隻鞋被穿在右腳。但最令人驚奇的是,Knapp所發現的鞋跟化石是三疊紀石灰石-至少有2.25億年歷史。此化石後來經一位洛克菲勒基金會的專家鑑定,證實了Knapp的分析。分布於化石各處的微小硫化汞晶體的存在亦證明它是古時的遺物。

但直到顯微攝影揭示了鞋跟上的皮革是由雙線縫合而成,遠古鞋跟遺蹟才引發了真正的驚嘆。雙線的細微部分十分清晰。一條線沿鞋跟的外沿,另一條在低於第一條線三分之一英吋處與之精確平行。使研究者們困惑的是,該化石中所用的線竟比發現它時的1927年鞋匠們所用的線在做工上還要精細。正如加利福尼亞Oakland考古博物館榮譽館長Samuel Hubbard先生所言:「地球上今天的人類尚不能縫製那樣的鞋。面對這樣的證據,即在類人猿尚未開化的億萬年前,地球上已存在具有高度智慧的人,進化論將何去何從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