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溫總理的十二人名單

2007-04-12 08:08 作者: 石巍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網路上看到兩會聽取溫總理政府工作報告的照片,主席台上賈慶林打哈欠,台下的委員、代表們東倒西歪,呼呼大睡;另有報導說,委員、代表們下榻的賓館、酒店都投放了足夠的免費避孕套。不知道這兩條消息之間是否有任何聯繫。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委員、代表們對溫總理高調談論的「五民主義」並不像主流媒體宣傳的那樣熱心。

溫總理言必稱「人民」,聲言「政府的一切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一切屬於人民,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一切歸功於人民……」。我們的溫總理善於在公開場合秀他的文學才華,這裡不太工整的排比句就是一例。但是真正要做一個「愛民總理」,恐怕不能只靠排比句,而要靠行動。

往屆兩會和黨代會開會前,中共都會召開各民主黨派負責人的座談會,把主要的報告交給他們「徵求意見」。這班由中共包養的職業歌舞伎本以在主子面前獻媚兼獻唱為業,能「座談」出什麼「意見」,人皆未卜先知。這類舉措漸次失去了賣點,相關報導儘管放在頭版頭條,即使最有耐心的讀者也懶得看它一眼。

今年溫總理另闢蹊徑,2月6日他別開生面地召開了一個「基層群眾代表座談會」,把幾位副總理和部長拉來一起聽取工人、農民、農民工、出租車司機、下崗人員、鄉村醫生、派出所民警、銀行職員、社區幹部、大學研究生等十二位「基層群眾」對《政府工作報告》的意見和建議,要聽聽老百姓「關心什麼,希望政府辦什麼事情,對政府有什麼批評、意見和要求」。此舉果然不同凡響。無論平面媒體還是電視、廣播、網路上一片叫好。更有主流媒體稱,此舉是「溫總理權力觀的體現」,「是溫總理一貫的工作方法」,是「一面鏡子」云云。如果不是先前已經有了一個,溫總簡直就要被稱為「人民的好總理」了。

中國真的出現了一位能甩掉龐大的官僚機構,直接聽取民間呼聲的總理嗎?興高采烈還有點早。

讓我們先看看座談會的氣氛。喉舌是這樣描述的:「立春後的第二天,首都北京已有了春天的氣息」,「明媚的陽光撒在了門前的台階上」,中南海第二「會議室裡,水仙花飄香,鳳尾竹滴翠」,「15時許,溫家寳來到會議室。他走到基層代表面前,滿面笑容地和他們一一握手,親切地詢問……」這哪裡是公僕恭請主人意旨,分明是真龍天子要宣他的子民進宮覲見,連天象、日月、花木都通靈會意。人們還記得,毛澤東召見「革命群眾」時,總是「山也笑,海也笑」。溫家寳有心見樣學樣,但又中氣不足,不敢說山,不敢說海,只好拿水仙花和鳳尾竹說事。「神采奕奕」也變成了「滿面笑容」。即使如此,他還是收到了相當的效果。有的代表接到通知「一夜沒合眼」,有的進京前鄉親們「千叮嚀萬囑咐,記著跟總理說,感謝黨和政府有一個好的政策,感謝總理心裏裝著老百姓,想著老百姓。」在座談會上,就有人非常激動地說「非常激動」,有的回到家鄉「心情還難以平靜」,「興奮不已」,有的甚至7天沒洗手,只因被總理握過。這使人懷疑這個「座談會」究竟是要聽取民意還是要籠絡民心。

這就需要看看溫總理邀請了些什麼人來座談。據現在流露出來的資料,這次座談會的人選是由國務院確定類別,如下崗工人、派出所民警等等,下發全國遴選,先由地方推薦,再層層選拔,最後經會議組織者審查確定名單。這使參加者從一開始就被設定為各行各業的「優秀分子」,而真正能反映民間疾苦的「基層群眾」則完全沒有辦法進入遴選的範圍。那位鄉村醫生原是河北省邢臺縣的「優秀人大代表」、「全國優秀鄉村醫生」。那位「下崗工人」是鞍山市的「再就業明星」。 出租車行業被選中的是北京首汽三公司的一位年收入在5萬元以上的司機。工人代表則是一位「有突出貢獻的高技能人才」,長春一汽集團的鉗工班長。1億5千萬農民工的代表則是一位作過多年包工頭,去年在全國行業大賽中獲第7名,家有洗衣機、彩電、冰箱,「修了老房子」的河南省內黃縣進京務工人員。到會的「小巷總理」則是吉林省長春市二道區東站街道十委社區的黨委書記。農民代表是黑龍江省大米協會會員,樺南鴻源米業公司總經理。學生代表是來自天津工業大學,靠國家助學貸款完成學業的碩士研究生。顯然這些都是各行各業出類拔萃的人物,至少也都衣食無憂,當然不會「座談」出使總理尷尬的任何問題。可是更大的問題發生了:他們可以稱為真正的「基層代表」嗎?

那就看看他們的發言吧。出租車司機接觸社會面比較廣,總理不會忘記問他乘客的議論。這位司機說:「二十年前,我剛開出租車時,乘客們聊的大多是託人買電視、冰箱、彩電。如今,聊的更多的是買房子、買汽車、送孩子出國留學等。」總理就像說相聲的捧哏,馬上接茬:「這些話題的變化,也反映出我們國家的進步。」「下崗」是全國矚目的話題,唯一的一位「下崗職工」代表的發言竟是匯報「鞍山市首創的通過一個人創業帶動更多人就業的‘1+X’就業模式和消除‘零就業家庭’的做法」,並提出了建「創業超市」、擴大小額貸款規模、加強下崗就業人員的技能培訓等極具專業水平的建議,「得到了溫總理的肯定,並認真做了記錄」。那位農民工匯報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狀況時說「我在北京住總第六集團公司有集體宿舍,有統一的食堂、宿舍、娛樂室。還能看到電影,打上防疫針。」最重要的是「現在不拖欠工資了」, 「每月能掙1600多元錢。刨掉吃、喝、用,每年能給家裡寄萬把塊錢」。工人代表的發言則充分顯露出工人階級站得高看得遠的偉大階級本色:「我認為,一個稱職的工人,為國家貢獻力量,不僅僅是揮灑汗水,關鍵是要用技能為國家創造更大的效益。……我提三個建議。一是設立高級技工政府特殊津貼,進一步提高技工的地位;二是加大技工的培訓力度;三是大力宣傳工人偉大、勞動光榮。」溫總理從善如流,立刻表態:「我們要廣泛宣傳普通勞動者的優秀事跡。」中國東西南北中到處傳來農民為生存而掙扎,為土地而抗爭的消息,他們的代表見到了總理說些什麼呢?身著筆挺西裝的黑龍江省樺南縣「農民」「代表9億農民,把心窩子裡的話掏給了總理」:「農民兄弟感謝黨和政府出臺的一系列富民惠民政策」。在發言的過程中,他還「當場站了起來,說代表全國的農民謝謝總理。」在當前警民衝突不斷,警匪勾結公開化,警察日益變成鎮壓無辜百姓的暴力工具的情勢下,人們也想聽聽民警代表向總理說了些什麼。沒想到這位民警代表竟滔滔不絕地介紹起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王法金工作法」和所謂「三好六有」工程。至於那位學生代表,他沒帶來任何學術腐敗,或畢業即失業的信息,而是把一幅同學們親手織成的牡丹絹畫送給了總理。

這就是總理聽取的「基層的聲音」。距這個座談會一箭之遙的天安門廣場、人民大會堂門外、全國人大信訪室、國家信訪局、上訪村成年累月聚集的成千上萬的人群中發出的卻是另一種聲音。那裡水仙花凋落,鳳尾竹枯死,陽光從來沒有撒在台階上。既然總理說「中南海的大門是面向廣大群眾的」,為什麼我們的「五民總理」不能「滿面笑容地」走向他們?這些人的發言可能不會像12位代表那樣頭頭是道,因為沒有秀才提前為他們準備稿子;他們的發言也不可能那樣專業和系統化,因為沒有地方政府抽調精兵強將陪同他們「調研」;他們的發言不會有那麼多「謝謝」和「激動」,更不會有「牡丹絹畫」;但是從他們那裡才能聽到真正的「基層的聲音」。如果不是演戲給人看,如果不是只把「人民」掛在口頭上,而是要真心實意地瞭解民情、民意、民怨、民冤、民恨、民憤,溫總理就應當甩開國務院為他準備的12人座談會,直接傾聽送上門的基層群眾說些什麼。我敢肯定,他們的發言將會醍醐灌頂,讓總理茅塞頓開,將會比一萬個「基層代表座談會」給總理的「啟發、教育」還大。

本人為總理方便起見,特推薦以下十二人名單:

尚志友(農民代表),來自黑龍江農墾紅興隆分區853農場。3月7日在兩會正在隆重舉行的大喜日子裡,他和另外兩位同一農場來京的農民弟兄在人大信訪局來信來訪接待室服毒自殺,後被拖到黑龍江駐京辦,僥倖揀回一命,但等待他的是鐵窗高牆和冰冷的手銬。總理可以從他敘述的故事裡看到中國農民不同的生活畫面。

班俊連(農民工代表),從河南到新疆烏魯木齊打工的油漆工。他從2000年開始走上了6年未停的艱難討薪路。為了40名同鄉打工的8萬元血汗錢,他走遍了各級官府衙門,花費3萬多元,至今分文未得。他家裡沒有洗衣機、冰箱、彩電,老房子更不能修,就連老婆也離他而去了。總理從他這裡可以瞭解「現在不拖欠工資了」這句話掩蓋了多少辛酸淚。

容娟(化名,畢業碩士代表),來自湖北農村,現住深圳福中福家政服務公司。他去年從北方某大學研究生畢業,但一直找不到工作,最後在深圳做了保姆。總理可以從她那裡聽到去年全國百分之七十大學畢業生至今找不到工作的具體情況。

劉新娟(拆遷戶代表),來自上海。總理不妨問問,她為什麼絕食,她為什麼被毒打,她為什麼到上海兩會會場請願,她為什麼被捆住手腳、蒙住頭、堵住嘴,強行送進精神病院。

徐江嬌(計生婦女代表),來自浙江臺州市天臺縣。這位獨生子女媽媽,僅僅因為不去做婦科檢查,被加以「破壞計畫生育」罪名,房子扒了,東西搶了,12年無家可歸。因上訪被拘留五次,遭毒打昏死,3顆牙齒被打掉。

鄭霖鑫(非正常上訪人員學法班代表),來自湖北鄖西縣。請總理聽聽這位7歲女孩的童言童語,她和爸爸媽媽為什麼背井離鄉,到北京來上訪;她現在為什麼躲在北京的地下室裡不敢出來;65天被關押的經歷在她稚嫩的心靈裡刻下了什麼樣的創傷。

周志榮(三峽實驗庫區移民代表),來自湖北赤壁縣柳山湖鎮。他可以告訴溫總理他和他的28名同鄉為什麼千里迢迢來到北京在天安門廣場面對國旗長跪不起。如果有耐心聽他講述上訪30年的經歷和因上訪而被逮捕判刑的冤屈,溫總理大概就可以理解「中南海的大門是面向廣大群眾的」這句詩一般動聽的話語是多麼虛偽,多麼諷刺,多麼滑稽。

趙慶馥(女,訪民代表),來自遼寧本溪市。總理可以從她口中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景觀:天子腳下的「上訪村」;北京是全世界唯一的有那麼多掛著外省牌照的警車在大街小巷穿梭的首都。溫總理還可以從與她的談話中學到許多聞所未聞的新詞彙,從而大大地豐富自己詩作的詞庫:上訪、上訪村、訪民、控訪、攔訪、截訪、清訪、搜捕、馬家樓、遣返,關押、軟禁、勞教、精神病院……這些血淋淋的詞彙多半從康熙辭典到最新版的中華大辭典都查不到,因為那是「和諧」的共產盛世剛剛創造的。

吳幼明(民警代表),來自湖北省黃石市西塞山區西塞派出所。他沒創造什麼「工作法」,也不懂什麼「三好六有」工程,他只有目睹截訪、毒打、勞教、侵權的夢魘般的經歷。這位基層民警向人大代表建議修改《信訪條例》,增加「任何政府部門不得有截訪行為,違者一律撤職並追究法律責任」的規定。總理想知道這位年輕人為此付出了什麼代價嗎?那就請公安部報送近期開除的民警名單看看吧。

章怡和(女,種糧農民代表),來自北京。她生產的精神食糧有著廣闊的市場需求,可是現在全堆放在糧庫裡,因為官府不准上市。她會告訴總理,我們國家有著全世界無與倫比的巨大的糧倉,裡邊堆積著官府同樣不准出庫的無可計數的存糧。總理不想聽聽個中緣由嗎?

杭麗娟(女,拆遷戶代表),來自上海黃浦區麗園路268號。她會告訴總理什麼是官商勾結,欺上瞞下,巧取豪奪,魚肉百姓。什麼是暴力強拆,什麼是專制政權的黑社會化。

李召旺(環保人士代表),來自廣西岑溪市水頭垌村。為了「空氣不臭、稻米不黑」,他的父親李進永和12位村民被押進了大牢,而他立刻放棄了在廣東收入頗豐的工作,回鄉接過父輩的事業,繼續和鄉親們為保衛藍天綠水而抗爭。污染廠方推出「承包職工食堂」「做木材供應商」等一系列金盆銀碗做「封口禮」,他們皆不為所動。如果總理對「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的古訓有所不解,這些泥腿子可以為你講解它的真意。(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