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的科學是源自牛頓對上帝的默想

你瞭解這些偉大科學家的信仰嗎?(系列三)


牛頓
我們應把上帝的話——聖經,視為至高無上的哲學;據我研究的結果,聖經記載之信而有徵,實遠非世俗的歷史所能比擬。宇宙間一切有機無機的萬象萬物,都是從永生真神的智慧大能而來;他是無處不在,無所不能的;他在這無量無邊,井然有序的大千世界中,憑其旨意,運行萬物,創造萬物;並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眾人;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 ——牛頓

牛頓的父母都是請教徒,他的父親在他出生前三個月去世了。等到牛頓出生時,家徒四壁,母親哈拿無錢去購買營養品來餵養這個早產兒。才死了丈夫,眼看惟一的孩子也要死了,在最絕望的時候母親想起聖經上也有一個名叫哈拿的女子,曾在困苦中向上帝禱告:「你若垂聽婢女的苦情,眷念不忘婢女,賜我一個兒子,我必使他終身歸與你。」(《撒上》1:11)

牛頓的母親,便發出了同樣的禱告。 母親的這一禱告,奠定了牛頓一生的信仰的基礎。牛頓始終認為,上帝讓他活下來,一定是有些事要他去完成。他常與母親一同禱告。1662年,他大學二年級時,在課堂筆記的空白處,寫下了:
「上帝啊!
讓我做個敬畏你的人,
且因為敬畏你,
而不畏懼人。」

1661年,牛頓進入英國著名的高等學府劍橋三一學院。牛頓是個窮學生,母親存的錢只夠付學費,他必須為老師做實驗的助手,才能賺取生活費。如此無意中使他接近當時劍橋的優秀教授承襲了這些教授一生的研究精華,成為牛頓後來的名言:「我看的比別人遠,是因我站在巨人的肩頭上。」 就是這樣而來的。

這些「巨人」中,有一個名叫亨利·摩爾(Henry More)的教授,給予了牛頓極大的幫助。摩爾是著名的數學家,也是虔誠的基督徒。憑著老師的敏銳直覺,一下子發現了牛頓的與眾不同。他於是給牛頓「開小灶」,並長年提供這個窮學生生活費。他還告訴牛頓:「上帝創造這個世界的目的,是要人認識他,尋求他,感謝他。若有人輕看這世界奇妙的受造物,要看到世界所沒有的才算神跡,那是自大。」「教育是一種道德與思考的培育,而道德的準則來自上帝。因此教育與信仰是相輔相成的。」

牛頓因為家裡貧窮,仔細記錄他的支出,他認為「用錢謹慎將是基督生活的基本學習」。牛頓經常在日記中或課本空頁寫下自己的禱告,有些記載仍保存在大英博物館中。他寫道:「企圖光以迫切禱告祈求上帝的祝福,來取代自己所該付出的努力,是一種不誠實的行為,是出於人性的懦弱。」牛頓和他的室友魏克金斯經常在校外分發聖經給窮 人,向他們傳福音,購買要分發的聖經成為牛頓學生生涯中除了房租與伙食費外最大的花費。

他習慣於在花園長時間地禱告和默想,習慣於在信仰中思索科學,在科學中沉思信仰。他堅信因為有神掌管宇宙,所以宇宙才是有序的,科學家們才有研究科學規律的可能性。萬有引力的發現,就要感謝牛頓的這一思想方式。

據牛頓的好友史塔克利說,他確實是由花園中一個掉落的蘋果想到了萬有引力,以致於蘋果後來成了萬有引力的標誌。但是,蘋果,以及其它任何的水果,都不能保證牛頓一定發現萬有引力。真正導致牛頓有此偉大發現的,是他的信仰,以及他在花園中禱告和默想的習慣。

紐約大學歷史系教授曼紐(Manuel),1968年在他所著的《牛頓傳》中寫下:「近代的科學是源自牛頓對上帝的默想。」

他的成名作《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不只記載牛頓的科學發現,也反覆提到他的「機械論」與神的關係,他說真神與假神的差別是假神沒有掌管宇宙,沒有不變的旨意,沒有最後的判決,屬於必朽壞的受造之物。書中不斷提到「掌管」(dominant)這個字,他認為這是神的屬性裡,最神聖又是最奇妙的,讓尋求他的人可以明白;機械論做為神掌管宇宙的法則,是神擺在宇宙裡讓人明白他能力的法則。

他寫著: 如同生來是瞎眼的人不瞭解光,我們無法明白神的智慧與全能。神的形象沒有人看到丶聽到丶接觸到,更不是世上必朽壞的假神所能代表,... 我們只能在他所創造的萬物中瞭解他,他仍在掌權,我們都在他的掌管下。而假神沒有掌管的權柄,沒有永遠的看顧,沒有創世的起初,不過是虛無丶有限,與大自然一樣。... 因著神的掌權,我們稱他是主(Lord)。我們是他的僕人,不過是有限與不完全。

牛頓身為傑出的科學家,喜歡公開表白自己的信仰,又不擅長與人交際,喜愛獨自安靜地工作。引來一些人對他的攻擊。1692年,日內瓦來的拜特教授大力抨擊牛頓,「牛頓的萬有引力是來自對宗教的默想,而非科學的發現……他必須撇清,如果這是科學就不要寫到上帝如何如何,如果是與上帝有關的就不要放入科學範疇」。

牛頓在一生中也有過長達9年的信仰動搖期(1698∼1707年)。後來有許多人要證明牛頓是無神論者或不可知論者,就是引用牛頓這段時間的言行。

時間往往是最佳的療傷劑。牛頓從苦境中轉回,他的信仰又逐漸堅固,並且能區分信仰的真實與偏激,能夠分別順服在聖經真理前與在人話語前的不同,且重新思索物理丶數學與光學。牛頓晚年,名滿歐洲,被英王封為爵士,且身任英國皇家學會會長長達二十幾年,直到去世。他最愛和小孩子們一起玩耍。他曾對他的小侄兒說:「我不知道這個世界將來怎麽看我,對我而言,我只是一個在海灘上玩耍的男孩,偶然間發現了一粒比較圓的石頭,和一隻比較漂亮的貝殼,就覺得很愉快。但是在我前面,尚未發現的石頭丶貝殼仍然多如大海。」

牛頓死於1727年3月20日。他寫下:「不管任何環境下,要守住耶穌基督救贖的真理與最大的誡命--愛人如己。」

孟德爾
孟德爾是現代遺傳學之父,是這一門重要生物學科的奠基人。他是位天主教神父,曾擔任捷克布爾諾市莫勒溫鎮的一所修道院院長。

1865年,他發表了《植物雜交試驗》論文,提出遺傳單位(現在稱「基因」)的概念,確立了遺傳基本原理,以後稱為孟德爾定律,他是通過培育豌豆開創了遺傳研究。這個發現有力地證明了創造論的正確,否定了進化論。他說:「基因特徵並非後天獲得,而是其親代就有。」這是進化論學者最不愛聽的話。

進化論者認為「種」的形成是由於外在環境的因素,但孟德爾以科學實驗證明「種」的各異是由於內在遺傳物質的天賦結構不同。生物學家納爾遜寫了《各從其類》一書,有力地說明一切都是神創造的。孟德爾看後大加讚揚,說:「如果達爾文先看了納爾遜的書,他大概不敢出版他的《物種起源》了。」從事果蠅研究的諾貝爾獎得主摩根,原本是進化論的忠實支持者,但他讀了孟德爾的研究報告,竟然啟發他構思出最經典的果蠅實驗。並成為進化論的堅定反對者。因此,科學界流傳一段著名佳話「上帝創造了果蠅,摩根彰顯了這個創造的目的。」上帝也使用孟德爾,彰顯他創造生命的語言,孟德爾孤寂奉獻的一生,是在信仰中獲得支撐的力量。即使在豌豆園最不顯眼的角落,也能燃起生命的法則,在微小的花叢間,也能為科學創造嶄新的領域。

目前世界上許多國家正在實施偉大的人類基因組計畫(基因工程)。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醫學院院長克林斯(這個計畫主持人、美國遺傳學家、博士、教授、院士、國家人類基因研究中心主任)、和文特爾(美國基因學家、博士、教授、國家基因改良組中心主席)在成立宣布儀式上表示:「今天,我們正在學習神創生命的語言(指基因)。」並把基因形容為「人類有史以來所製造的最重要、最奇妙的圖譜」。基因的發現,給進化論以致命的打擊。

由於孟德爾的發現對於進化論不利,因此受到無神論的蘇聯抵制。1948年蘇聯召開了上千人的全國農業科學院會議。李森科在會上大肆宣揚米丘林生物學」,並狂稱這是社會主義的、進步的、唯物主義的、無產階級的學說;而把當時正在興起的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說打成了反動的、唯心主義的、為宗教服務的、形而上學的、資產階級的。李森科在大會上得意忘形地宣布,這次會「把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說從科學上徹底消滅掉,是有歷史意義的里程碑,是偉大的節日」。

而今天,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說已被全世界接受;人們幾乎把米丘林學說忘了,很多年輕人甚至可能不知道有過這種曾經在中國風行一時的學說

富蘭克林
我信主耶穌基督,他至善無比,他的教訓乃是無上的聖道。
——富蘭克林

富蘭克林是十八世紀美國最偉大的科學家,也是著名的政治家和文學家。他是美國建國元老,參加起草美國《獨立宣言》,主張廢除奴隸制度。

他深刻明白,人活在世上,是為神而活,應處處榮耀神,服務人類。他對世界的貢獻竭盡全力,時時在動腦子。他是美國第一位學者和第一位哲學家,創建了美國哲學會,也是美國第一位駐外大使(駐法國)。他發明瞭避雷針、口琴、搖椅、路燈、雙片眼鏡、顆粒肥料,他是政治漫畫的創始人和美國第一個公共圖書館的創建人,發現墨西哥灣的海流和感冒的原因,首先提出夏季作息時間,四次當選為州長,制訂出「新聞傳播法」,最先繪製出暴風雨推移圖,發現了電和放電的同一性。他是美國最早的警句家,美國第一流新聞工作者,《簡易英語祈禱書》的作者,英語發音的最先改革者。他發現人們呼出的氣體的有害性,最先解釋清楚北極光,被譽為「近代牙科醫術之父」,創設了近代郵信制度和消防組織,設計了富蘭克林式火爐和夏天穿的白色亞麻服裝,想出廣告用插圖,創立了美國民主黨和議員近代選舉法。他的自傳是所有自傳中最受歡迎的之一,僅在美國和英國就重印了數百版,現在仍為人們所喜愛。

富蘭克林的四點信條是:
①我信神,創造天地萬物的主,他應受萬人敬拜;
②我信我們侍奉的神的道,最好的方式在於愛神和愛他的兒女;
③我信靈命永在,凡行善者,必得好報;
④我信耶穌,他的教訓至善無比,基督教乃是至高無上的聖道。

當有人問他做政治家的秘訣,他回答說:「如能用基督教的道理從政,便能使世界政治面目一新。」他呼籲大家把各人的私心放下,建立一個好國家,不單造福子孫,全人類也可看到一個民主成功的例子。美國建國之初,政法兩界的人都是基督徒,在建立美國的制度時,完全基於聖經的原則。論到科學,富蘭克林說:「科學的目的在於尋求神的作為。人所能知道的,只是神創造的一小部分。」

富蘭克林認為基督教對國家和人生有重大的關係。當美國制憲時,常常發生困難,有一次他在會議中對大家說:「我們已研討過古今各國不同的制度,發現他們都不能適合我們新的共和國,為什麼我們不謙卑地祈禱,求‘眾光之父’(雅1:17)給我們啟示和智慧呢?」基於人的理智和容忍是有限度的,他極力主張在議會舉行會議之先,先向至高的神祈禱。他說:「當我們最初與英國抗爭時,我們歷經艱危,天天在這個會議室舉行祈禱,求神保佑,而且我們的禱告,都蒙神垂聽。在此,凡是參加過革命運動的人,都能時時看到神如何眷顧我們的事實。我們所以得享今日的平安和福樂,飲水思源,實不應忘記我們恩慈的天父;難道我們從此以後,可以不要神幫助了嗎?我涉世較深,經歷較多,我越加體驗,越相信神是在掌管人類的事務。‘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嗎?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太10:29)。一個國家,豈可不需要神的幫助呢?聖經上又說:‘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詩127:1)我深信此理,如果我們不求神的恩助,則我們一切的努力,不僅徒勞無功,且將重蹈建造巴別塔的覆轍。基於上述理由,我提議從今以後,我們在每天開會之先,應作禱告,求神賜恩,指導我們的會議和思想。」

當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無神論政論家潘恩把其所著《理性時代》一書的原稿請富蘭克林校閱,富蘭克林答覆他說:「我已細心拜讀大作,你否認神的護理,乃是根本推翻了宗教(指基督教)。這樣便是教人不必敬拜神,也不必祈禱求神保佑;而且可為非作惡,無所顧忌。據我的意見,你的議論,雖是非常動人,會使少數人附和你;但不能改變一般人的意見和態度,其結果必貽害眾人,自食惡果,因為如果逆著風吐唾沫,結果是吐在自己的臉上。所以我對你的忠告,乃是速把尊著付之一炬,以免縱虎歸山,殘害他人,後悔莫及!」

富蘭克林在他兄弟逝世後,寫信給死者的繼女。信的內容如下:「我與你共同悼念,我們喪失了一位最親愛、最有價值的親人。但照神意和自然規律,一旦靈魂開始真實地生活,肉體就要摒棄不用。死也者,不過是萌芽狀態,生之準備也。人不到死,不能說完全生。那麼天堂裡不朽的人中新生一個嬰兒,這群人的幸福社會裏多添了一位新分子,我們為什麼還要悲傷?我們本是靈,肉身是借來用的。肉身給我們快樂,幫我們求知,造福人群,這本是神的大恩。等到它不合這些用途,給我們的是苦而不是樂;不幫助我們,卻成為累贅;失去原來賜給我們的用意,能把它擺脫,同樣是神的大恩,死就是如此而已。我們有時寧可局部死亡,反而算是明智。一隻血肉模糊、痛不可忍的手足既然復原無望,寧願割斷。拔牙的人毫無顧惜,因為痛和牙是相連的;摒棄整個肉身的人,立即脫離一切痛苦和痛苦疾病的根由,原來肉身不免痛苦是能使人受罪的。你的繼父以及我們自己都同被神邀請,升天去享永樂。他的席位最先擺好,所以在我們之先赴會,我們如果同時出發,當然不很方便。既然我們不久也要跟蹤前往,而且知道在那裡找得到他,那麼為什麼要傷心呢?再會。」真正的基督徒對肉體的死亡抱樂觀的態度,隨時準備去見神。保羅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寳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徒20:24)

富蘭克林臨終時,有位懷疑聖經真理的少年去拜訪他,請他指教,他對這位少年說:「少年人啊!堅信聖經,熟讀而體行之,你必終生得益受用。」還有人問他:「 現在你有什麼臆測?」他回答:「我不作任何臆測,我死的時候絕不會躺在臆測的枕頭上,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他自撰碑文:「這是富蘭克林的遺體,像一本破舊的書被蟲蛀蝕,但此書本身永不磨滅,將來仍由原書至高的作者(指神)修訂重版,煥然一新。」信奉真理的人,必受天祐!

開爾文
「我們四周的一切都是智慧和慈愛構思的證據……無神論的概念實在愚昧,筆墨難以訴說。」——開爾文
「在我生平的發現中,最有價值的,是認識了主耶穌基督。」——開爾文

開爾文對人類的突出貢獻是:發展熱力學理論,28歲時提出熱力學第二定律,被稱為「熱力學之父」。熱力學第一定律是由焦耳(1818-1889,也是信仰基督的科學家)所提出,也稱能量守恆定律,第一定律指出:能量雖能改變形態,但既不能被創造,也不能被毀滅,所以總能量是固定不變的,根據這一定律,物質不能從無到有,科學無法解釋大爆炸為什麼能產生物質。如果真的有大爆炸產生宇宙之說,那只有一種原因:是神畫下大爆炸的藍圖,設計了大爆炸,用大爆炸創造了天地。

「起初,神創造天地」(創世紀1:),只有超越物質的神才能從無到有創造物質。開爾文引用聖經解釋熱力學第一定律中「能量為何不能被創造」,因為神第七日歇了他一切創造之工(創世紀2:2);「能量為何不能被毀滅」,因為神「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希伯來書1:3)開爾文在熱力學第二定律中指出:能量從一種形態轉變為另一種形態時,其中的一些要變為熱量,再也不能變回原來的形態;換言之所有物理系統在沒受外來干擾之下,只會逐漸變為無秩序和混亂 (熱力學稱混亂為「熵」)。由有規律變為無規律,由秩序變為混亂,精密變為簡單。例如美麗的房屋數百年後變成散亂的磚堆。但進化論卻假設生物從簡單「進化成」精密,例如由簡單的阿米巴單細胞進化成精密的人類,可見進化論不可靠,因為它違反了熱力學第二定律。

開爾文在發表熱力學第二定律時,他引證聖經裡詩篇102:26:「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表示能量的反應進行導致「有效能量」逐漸減少。當人犯罪後,神就定下熱力學第二定律,「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

開爾文在發表熱動力理論時,他在研究中寫道:「上帝在這個時代還行神跡嗎?是的!科學的知識是來自上帝的作為,放在我們的心中,使我們能夠瞭解。過去,他把異象放在先知的夢中,現今他把知識放在人的心中,使人能夠建立理論去說明這個世界的真實。人有理解的心智,是上帝所創造(這就是顯而易見的神跡)」。

在開爾文的日記裡,每天都寫下一句他當天所背下的聖經經句。在他發表的報告裡,也時常提到信仰,並引用聖經。在發表潛熱的演講上,他說道:「如果沒有水的潛熱現象,人類將立刻面臨世界滅亡的浩劫,因為兩極的冰山將立刻溶化,大水將淹沒全地。我愈瞭解水的特性,就愈知道這是出於上帝的慈愛與恩典」。

開爾文在研究報告裡的信仰表白引起許多進化論者的反對,甚至群起召開大會與他辯論。在辯論會上,進化論者挾著襲捲整個生物界的氣焰,炮火凶猛地攻擊他。開爾文坐在台上靜靜地聽著,然後提出有力的反駁。他投出第一個問題:「進化論是一個學說呢?還是一個不變的定律」?這個問題立刻壓制了對方的氣焰。因為進化論若是一個真理,為何進化論裡充滿假設。如果進化論只不過是一種未定的學說,為何支持進化論的人像支持真理般的不容別人質疑?開爾文深知進化論的缺點,就是違反了熱力學定律。他說:「進化論假設整個生物的進化與年代,都在與今天相同的環境裡產生,這種臆測,違反了熱力學的定律。」開爾文繼續投出第二個問題:「進化論能夠回答生命是怎麼產生的嗎?」這個問題不僅讓會眾安靜,也讓與他爭辯的進化論大將赫胥黎啞口無言。

開爾文說:「我們都知道地球的地質年代上,有一段漫長的年代是沒有生命的,而後突然有生命產生。沒有任何力量可以產生生命:無論是機械性的動力,是化學的變化,是電子的傳遞,是礦物的結晶,是原子的力量,都無法使生命從無變有。當你認真地面對這個問題,你必須承認這是科學跨不過的門檻。這是上帝的奧秘…… 我並不反對生命在產生以後,因著某些環境的改變,生物會有一些進化的現象(就是現今所謂的「微進化」,不是「廣進化」),但是最基本的真理仍不改變-是上帝創造了生命,並且有智慧地掌管一切。」「因此,」他投出第三個問題:「人有道德、有愛、有對於永生不朽的渴慕。如果人只是無意義的,偶然的進化產物,怎麼會問這些有意義的問題呢?」

開爾文只用5分鐘就結束了辯論。他說明一點,即使有進化論,上帝仍是進化論的主。開爾文說:「人類承認自己所知的有限,是科學最關鍵的原理。」開爾文一生堅信神的真實,堅信人所看到的物理、化學、生物的現象,背後有一個看不見的共通原則在引導著,這就是「能量」。他相信這能量是來自上帝永恆的智慧與掌管的權能,彰顯神「托住萬有」的能力(來1:3),所以他合理地總結道:「環繞我們四周,都有強烈證據顯示有智慧和恩慈的設計…無神論何等荒唐,我實在不能用言語去形容。」他強調說:「有關生命的來源,科學……正面地肯定了創造的大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