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的「贈盜詩」(圖)


文人墨客在朋友之間「贈詩」是常有的風雅事,如要說文人與素不相識的盜賊「結緣」,從而留下「贈盜詩」,則實在令人深感驚奇。但歷史上確有其人其事,而且至少有3位文人曾即興留下「贈盜詩」。

晚唐詩人——李涉

晚唐太和年間,著名詩人、官居太學博士李涉路經九江,傍晚船停泊皖口江邊。忽遇一夥盜賊,厲聲盤問:「船上何人?」李涉的隨從應聲道:「詩人李博士。」那盜賊首領聞聲,忙令手下收起利器,並和顏悅色地向李涉的隨從拱手道:「果真是李涉博士,不用剽奪了。久聞李博士詩名,但願求得贈詩一首就心滿意足了。」這時李涉踱步走出艙外,笑道:「想不到‘綠林豪客’竟是風雅之士,難得,難得。」說罷,即興賦詩七絕一首以贈,題為《井欄砂宿遇夜客》。其詩云:「春雨瀟瀟江上村,綠林豪客夜知聞。他時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夜客」獲贈詩大喜,道一聲:「後會有期!」即率眾賊乘小船飛快離去。

李涉「贈盜詩」寥寥28字,竟戲劇性地化險為夷,轉危為安。「不用逃名姓」與「豪客夜知聞」相呼應。其意是說,我本意想隱居避世,看來沒有必要了。並用詼諧的口吻說,更何況「世上如今半是君」呢。無意中流露出他對由小股農民「造反」到聚匯成聲勢浩大的黃巢起義、動亂社會現實的感受與認知。

清代書畫家——鄭燮

清代著名書畫家、詩人、「揚州八怪」之一鄭燮,字克柔,號板橋。歷任山東範縣知縣兼攝朝城縣事,後調任濰縣知縣,因荒年請賑救民而獲罪,辭官回家。

有一天,天冷夜黑,又下著濛濛細雨。鄭板橋輾轉不能入睡,忽聞有盜賊光顧。他想人家以為我辭官回家,肯定有金銀財寶,哪知我是窮縣令,清貧如洗。我得事先給他打個「招呼」。於是斜躺著身子即口吟道:「細雨濛濛夜沉沉,樑上君子進我門。腹內詩書有千卷,床頭金銀無半文。」

那盜賊聞聲暗暗吃驚,轉身想越矮牆溜走。這時,又聽到裡面傳來的吟詩聲:「出門休驚黃尾犬,越牆莫損蘭花盆。」

盜賊一聽,竟有惡犬防盜,如碰掉牆上蘭花盆弄出響聲,豈不惹出麻煩,於是小心翼翼地側身避開蘭花盆。剛一跳出牆外,又傳來了板橋吟詩聲:「天寒不及披衣送,趁著月亮趕豪門。」

那盜賊側身細聽,原來是「送客」,不禁「噗哧」一笑,白忙乎半夜,趕緊溜之大吉。

晚清詩人——王彥卿

晚清詩人王彥卿,滿腹才華,但時運不佳,屢次應試,都榜上無名。家裡除了數千卷舊書外,別無值錢的東西。有一寒夜,月色昏暗,冷風刺骨,一盜賊撬門而入,意欲盜竊,這時彥卿尚未入睡,便即興苦吟七絕一首以贈「夜客」。其詩云:「風寒月昏夜迢迢,空勞君子走一遭。家有舊書數千卷,揀些帶回教兒曹。」

前兩句是窮酸的自白,讓「夜客」白辛勞一趟,實在不好意思;後兩句是家裡只有數千卷不值錢的舊書,你從中揀些帶回家教你的孩子們吧!那「夜客」怎麼會對舊書感興趣呢?於是就悄然離去。

来源:鄭州日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