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的大賭博」死後揭開序幕?(圖)


「金正日的大賭博」死後揭開序幕?
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朝鮮在研製可以到達美國西部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的消息已不新鮮,根本無需驚訝。只是我們一直沒有重視而已。

2004年7月左右,朝鮮民主化委員長黃長燁應大國家黨議員權應世的邀請在國會上進行了《朝鮮問題解決方案》的主題演講。

黃教授的觀點是朝鮮核問題與金正日政權為一體,因此一直針對朝鮮核武器無法解決朝鮮問題。只有將朝鮮的集權徹底消滅才可以解決朝鮮核問題。黃教授還稱與朝鮮的核武器做鬥爭不是在用火鬥爭,而是在跟火的影子鬥爭。

在當天的演講中,黃教授證實朝鮮正在研發可以到達美國西部的洲際彈道導彈這一事實。但也僅僅如此。政府輿論都沒有正視問題的嚴重性。為什麼會這樣呢?當時國內的情況是這樣的。

當時的盧武鉉政府認為,金正日的核戰略是為了跟美國進行協商。為了在跟美國的協商中有底氣,金正日推行了核政策(現在仍有持此觀點的專家)因此盧武鉉總統在訪問美國時發表了朝鮮有理由開發核武器的演說。對外應該無條件堅持朝鮮不應該開發核武器立場的總統,竟然發表這樣的言論,可見盧武鉉對朝鮮核戰略的認知程度如何。

在這種氛圍下,沒有認清朝鮮在研發洲際彈道導彈的事實,而是保守和進步間進行猜測。在韓國的立場來說,朝鮮開發洲際彈道導彈是十分重要的情報,這與保守還是進步實際上沒有任何關係。

不僅如此當時這一針對朝鮮研發衛星的真實證詞卻被認為是針對朝鮮的強硬發言。(現在仍有專家認為朝鮮進行軍事挑釁不是因為政治體制存續的戰略,而是因為韓國的朝鮮強硬政策。)

針對朝鮮問題,不接受事實的人很多。朝鮮只是在陳述事實,但是聽這話的人只是將其區分為進步或保守。因此稱黃教授是極右勢力的朝鮮專家也大有人在。這樣的事例很多。對極右極左的概念都無法正確理解的我們,卻在分析進步還是保守。

在電視討論會中, 通過李正熙候選人的發言我們可以看出無論事實被歪曲了多少,這一歪曲的事實已經深深印在李候選人的腦子裡了。她的丈夫主張KAL爆炸嫌疑犯金賢熙是偽造的。沒有絕對的確信或是被洗腦的情況下,李正熙是說不出這樣的主張的。

所以筆者認為應該向國民傳達正確的朝鮮信息,之後同國民一起尋找解決辦法。雖然這樣需要很多時間,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那麼,黃教授當天證詞的主要內容是什麼呢? 一共有兩點。

第一,1996年夏末初秋,朝鮮勞動黨書記會議中久未露面全炳浩軍需工業機要書記出席。當時任國際書記的黃長燁問全炳浩去了哪裡。全書記回答道「現在不再需要從國外購買鈈了。我這次去巴基斯坦,我們給巴基斯坦我們的導彈技術,巴基斯坦給我們提供鈾濃縮技術。」

第二,全炳浩書記還說「我們已經擁有了可以到達美國西部的洲際彈道導彈,只是不能確定能不能擊中目標。指定LA發射的話,會落在哪裡不知道,但是可以到達美國西部。」

將全炳浩的話整理一下便是:1)朝鮮在1994年與美國簽訂日內瓦公約後,1996年便開始進行鈾濃縮試驗進行核開發。2002年10月詹姆斯助理國防部長防朝以後朝鮮承認開發核武器,引發了第二輪朝鮮核危機。 2)這次朝鮮成功發射相當於洲際彈道導彈級別的銀河3號證明,1996年朝鮮已經開始進行了研發。

黃長燁1997年開始流亡,雖然無法正確掌握時間,但是將這一事實告知韓國是無可厚非的。 筆者在2000年左右從黃先生處得知了這一事實。2004年1月黃先生以朝鮮核問題解決方案為題整理了原稿,同黃先生一起研究所的兩名同事針對金正日的核戰略進行了討論。這一事實是在當年7月黃先生的國會演講時公開的。

1996年至今已經過了16年。也就是說16年前朝鮮已經在研究洲際彈道導彈了。所以這次銀河3號發射成功,報紙用一個版面進行大幅報導,引起混亂,這是沒有道理的。

我們真正應該驚訝的是對朝鮮問題的真實性沒有正確認識的一些無知的所謂專家們。不該為今天銀河3號的成功發射而感到驚訝,而應該為我們的無知感到驚訝。

黃先生在2010年10月辭世, 從1999年到2010年,黃先生一直在向筆者表示「這裡的政府怎麼就是不相信我們的話。」還說「因為那些無知的專家感到十分頭疼。在朝鮮的時候只因為不世之才金正日頭疼,來到韓國天才太多,更頭疼。到處都是滿嘴廢話的所謂專家們,我在一個大學院講課的時候,還有一個教授嘲笑我是極右勢力。」

那些所謂的專家都是金大中-盧武鉉政府對韓政策的策劃者。現在李明博政府中也有一部分。也有散落在總統選舉各個候選人陣營中。

黃先生在1997年亡命以後曾經透漏過朝鮮已擁有濃縮鈾核武器的事實,並且表示還可能製作更多。還稱朝鮮在研發洲際彈道導彈。但是專家們並沒有相信這一事實。堅信朝鮮不可能有那樣的能力。認為朝鮮的對韓政策總是在背後搞小動作,朝鮮所做的已經是其能做到的一切。

想指出月亮,要看見月亮才可以,不僅沒看到月亮連星星都看不到的專家,還有一部分是沒看見月亮,糾結於手指長還是手指短而沒能抓住核心的專家也大有人在。在這種情況下,出面爭論的人很多。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情報的人對國家並沒有幫助,只是造成危害而已。在這種氛圍下,韓國會走向何處呢。

要想知道包括核戰略在內的朝鮮政權內外政策,只要閱讀黃先生的著作就可以了。黃先生的著作中已經說明瞭解決朝鮮問題的方法。時代精神、月刊朝鮮史、韓亞出版社等出版的黃先生的著作很多。

不是沒有關於朝鮮核戰略的情報而是不讀而已。所有的問題都在我們自己身上,無知卻不自知。(不說時代精神出版的是不是好書、壞書,而是先想到的是不是保守派。這些對社會歷史變化一無所知的人自稱進步,這就是韓國社會的現實。)

銀河3號洲際彈道導彈雖然由金正恩發射成功,,但是這是金正日遺訓,是金正日核戰略的一環。朝鮮在2010年11月向美國核能專家公開鈾濃縮試驗設施,並表示要進行量產。這次銀河3號的成功是金正日的核戰略第二階段成功。

最後的第三階段是讓洲際彈道導彈進入大氣圈和核彈頭輕量化。在第3次核試驗的時候將利用高濃縮鈾實現核彈頭微小化。

我們現在無法知道朝鮮的再次進入大氣層的計畫進行到什麼階段。是否已經擁有了進入大氣層技術而沒有使用。(在進入大氣層的過程中,即使搭載物分離,只要觀測其軌道就可以知道它落在哪裡)專家表示這種技術需要有很強的數學基礎。

筆者從黃先生處瞭解到,金日成綜合大學的徐尚國為核開發以及導彈研發提供數學理論基礎。莫斯科綜合大學數學系出身的徐教授是數學天才。徐尚國在1980年參加匈牙利舉行的共產圈國防科學家大會,其他國家科學家都通過實驗認證新的理論和技術,徐教授只是用粉筆和黑板利用豐富的數學知識認證了新的理論,在場的各位無不驚訝。據悉徐教授還在金日成大學任職數學系教授,主講質與量。

這樣看來朝鮮將全國所有的資源都集中在導彈研發上,因此也許比我們預想的還要先進。預想的更嚴重一些,在想對策時有好處。

金正恩的核戰略到底何時是盡頭?答案十分明確。與美國簽訂朝鮮半島和平協定,廢止韓美軍事同盟,維持不對稱的軍事力量,得到韓國的經濟援助。若是這樣,我們完全成為了核人質-與韓國內部的從朝親朝勢力聯合,最後統一朝鮮半島。現在正在向可能與不可能之間發展。這就是朝鮮政府存在的意義。

問題是東亞的領土紛爭日益激烈,這只要是由於美中間的對外戰略有著衝突和對立,使得朝鮮的先軍路線擁有了更大的空間。一句話,朝鮮的先軍主義在這樣的環境下是最佳選擇。這次銀河3號發射也可能使朝鮮半島核東亞格局動盪的信號彈。

朝鮮也很清楚這一點。加劇朝鮮半島的軍事緊張,充分利用美中矛盾,擴大自己的生存空間。還要再等一等看,但是中國針對朝鮮核問題以及導彈問題上可能不會像韓美日三國希望的那樣提供幫助。最終會導致朝鮮先軍政策以及日本右翼勢力的活動空間擴大。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做呢?

朝鮮的核戰略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因此沒有特別的妙招。只要按照原則辦就好。朝鮮態度好就給點甜頭,態度不好就同國際社會聯手對其即興制裁就是。如果發射導彈懲罰是應當的。

但是,政府和民間對金正日的核政策要有正確的認識。不要認為朝鮮只是協商用,沒什麼大不了的。

並且最重要的是政府和國民要將解決朝鮮核問題作為共同目標。朝鮮的核問題會隨著朝鮮的集權主義繼續擴大。

對朝政策的最終目標是和平替代金氏王朝-進行改革開放建立民主政權-朝鮮開放政府+韓國+國際社會(美中日俄)的朝鮮近代化推進-通過自由民主主義統一朝鮮半島。這是為了維持朝鮮半島和平,為了朝鮮半島8千萬人民的幸福著想的最普遍的途徑。

為了走這條路,這個專欄裡屢次言及到,要有綜合立體的對朝政策。壓縮來講就是,促進開放化、市場化、情報化的介入擴張政策。為了實行這一戰略政府當局與民間雙管齊下。

為此必須要有統一的對朝政策。而且在實行對朝統一政策時最重要的是我們國家內部達成共識。

專欄裡曾經提及過,朝韓關係從6·25戰爭開始便是朝鮮攻擊,韓國防禦的局面。朝鮮將韓國作為前線,朝鮮一進攻韓國就防禦,現在是改變這種局面的時候了。

改變這一局面的核心戰略不是朝鮮的金氏政權,而是2400萬的朝鮮居民。對朝戰略的前線應該是朝鮮內部的朝鮮居民。

年紀尚輕的金正恩在父親去世以後延續他的核戰略,成功發射銀河3號,走出了令世人震驚的政壇第一步。金正日的核戰略到底會使金正恩成功還是失敗無人知曉。

問題是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社會快速老齡化,社會生長動力在減弱。金正恩只是在按照父親的既定路線在走。最中朝鮮之間只是時間的戰爭。

因此時間5年之內必須解決朝核問題敞開大恩。這是我們90後未來的希望,這是8千萬朝鮮半島居民生存的路。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