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擬聯合建信用評級機構 前景幾何?(組圖)


【看中國2014年06月11日訊】在近年來的金融危機中,美國的多家信用評級機構調低了多個國家的主權信用級別,因此被不少人當作金融危機的替罪羊。現在,中國和俄羅斯打算另立門戶,打造一間新的信用評級機構。這是否會引起標普、穆迪等老牌評級機構的憂慮呢?

俄羅斯財政部長西盧阿諾夫(Anton Siluanow)的話,聽上去好似向西方下戰書:「我們要讓評級不再帶有政治色彩。」在他看來,評級機構對許多國家及企業的評級,現在都受政治左右:標普、穆迪、惠譽這三家老牌機構,都得看美國的臉色行事。西盧阿諾夫說,即將成立的俄中評級機構將是美國三家機構的對立面,致力於「公正的評級」。

按照計畫,這一新的評級機構將首先對俄中共同投資的一些項目進行評級。

與此同時,業內專家則質疑俄羅斯和中國的評級機構,究竟能帶來幾分透明度。德國不萊梅大學經濟學教授希克爾(Rudolf Hickel)說,如果只是單純地將俄中兩國現有的數家機構合併,根本沒有太大的意義。希克爾認為,美歐之間正在加緊談判自由貿易協定,合作日益緊密,這讓俄中有所擔心,因而匆忙籌劃新評級機構。

象徵性合作 動機不純

目前,俄中兩國間的合作有全面深化的跡象。就在剛剛過去的5月,兩國簽署了天然氣供應協議;籌劃中的新評級機構,會否是俄中關係的又一個里程碑?希克爾教授對此持否定觀點。在他看來,這只是兩國間的象徵性合作,俄中雙方還有著更多更為重要的合作項目。希克爾甚至認為,俄羅斯與中國現在把籌劃新評級機構推向前臺,恰恰說明兩國在更重要的合作項目上進展遲滯。

早前,希克爾教授一度猛烈抨擊過美國的老牌評級機構,認為正是它們任意調高評級,才導致了金融危機爆發。業內人士今年來也一直呼籲應當打破由美國機構壟斷信用評級的局面,歐盟也曾經考慮過建立自己的評級機構,與美國分庭抗禮。但最終,這一計畫束之高閣。

2014/06/10/20140610212044923.jpg
金融危機,標普、惠譽、穆迪也有責任?(看中國配圖)

而俄羅斯和中國要建立新的評級機構,同樣面臨許多困難。對於評級機構而言,投資人的信任是最為關鍵的,它必須使人相信其評級都是獨立公正的。而俄羅斯和中國的經濟結構完全不同,兩國籌建評級機構,意欲何為?僅這一問題,就足以讓經濟界高度懷疑新機構的政治色彩。而俄羅斯的國債,被美國評級機構調低到「垃圾級」,則更讓人懷疑其籌建新機構的動機。

質疑的聲音,也並不僅僅來自於西方。俄羅斯金融專家尼古拉耶夫(Igor Nikolajew)便認為,一個新的評級機構,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贏得市場的信任。而兩國政府計畫,新機構一開始只是對俄中合作項目進行評級,這也說明瞭俄中兩國對這一計畫的謹慎觀望態度。

莫斯科新建評級機構的願望,相比北京而言更為迫切一些。後者早在20年前,就由中國央行牽頭,建立了「大公國際」。20年間,這一中國評級機構已經積累了些許國際信譽度。

2014/06/10/20140610212134967.jpg
德國不萊梅大學經濟學教授希克爾(網路圖片)

德國不萊梅大學經濟學教授希克爾說,即便我們需要更多的評級機構來打破壟斷,俄中聯合組建的新評級機構依然前景黯淡。他認為,相比評級機構的數量,改革現有機構才是更為重要的議題:「我們需要對全球所有的評級機構建立起一套監管制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