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曹營第一謀士(圖)



電影中的郭嘉。(網路圖片)

郭嘉(170∼207),字奉孝,潁川陽翟(今河南禹州)人。東漢末人物。原為袁紹部下,後轉投曹操,為曹操統一中國北方立下了功勛,官至軍師祭酒,封洧陽亭侯。於曹操征伐烏丸時病逝,年僅三十八歲。謚曰貞侯。史書上稱他「才策謀略,世之奇士」。而曹操稱讚他見識過人,是自己的「奇佐」。

曹操得到郭嘉以後的說法則是:「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 曹操對郭嘉,也曾「欲以後事屬之」。只不過因為郭嘉英年早逝,我們沒能看到那一天。也由於同樣的原因,郭嘉這顆將星不像諸葛亮那樣璀璨明亮。諸葛亮從二十六歲出山,到五十四歲病故,為劉備集團服務了二十八年,而且還有十一年時間是大權在握;郭嘉為曹操集團服務卻一共只有十一年,而且職務不過軍師祭酒(參謀)。

然而,儘管只有短短十一年,郭嘉卻留下了輝煌的業績。郭嘉在曹操軍中時,曹操可謂凱歌高唱捷報頻傳,成功地統一了北方。郭嘉一去世,曹操的軍事成就便顯得乏善可陳,在赤壁還差一點就被燒得焦頭爛額。當然,劉備反敗為勝,並不僅僅因為有了諸葛亮;曹操事業受阻,也並非僅僅因為沒了郭嘉。我們不可以過分誇大個人的作用。但郭嘉的去世,對於曹操確實是重大損失。因此,曹操敗退赤壁時,曾仰天長嘆,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

這句話到了《三國演義》那裡,就變成了這樣一個場面:曹操華容道脫身回到南郡,曹仁設宴壓驚,眾謀士也都在座。曹操忽然仰天大慟。眾謀士說,丞相遇難時全無懼怯,現在安全回到城中,人已得食,馬已得料,可以重整軍隊報仇雪恨,怎麼反倒痛哭?曹操說:「吾哭郭奉孝耳!若奉孝在,決不使吾有此大失也!」接著便捶胸大哭說:「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於是「眾謀士皆默然自慚」。

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正月,由於曹操自己的失誤,剛剛投降十幾天的張繡,採用謀士賈詡的計謀突然反叛。猝不及防的曹操靠著典韋奮不顧身拚力死戰才逃得性命,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和愛將典韋卻均在戰鬥中身亡。事後,曹操設祭,祭奠典韋,痛哭流涕。在《三國演義》第十六回,曹操是這樣哭的:「吾折長子、愛侄,俱無深痛,獨號泣典韋也!」於是他身邊的那些將士都十分感動(眾皆感嘆)。

這真可謂「曹操版」的「劉備摔孩子」了。劉備摔孩子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就是趙雲在長阪坡救回阿斗後,劉備把那孩子往地上一扔,說「為汝這孺子,幾損我一員大將」,驚得趙雲扑翻在地,哭著說非肝腦塗地不可。你看,曹操是不哭愛子哭愛將,劉備是不疼愛子疼愛將,結果都讓將士們感激涕零,真是異曲同工。

有人說,曹操以前哭典韋,後來哭郭嘉。哭典韋之哭,是為了感動眾將士;哭郭嘉之哭,是為了羞愧眾謀士。

歷史上的曹操並不可笑。他的嘆息,也未必是為了「愧眾謀士」。事實上,曹操赤壁失利,有多方面的原因,主要責任並不在謀士。何況曹操的謀士也並不無能。比如孫劉的聯盟,就早已有人料定,這個人就是程昱。曹操在奪取荊州以後繼續順江東下,也有人反對,這個人就是賈詡。可惜「太祖不從,軍遂無利」。可見,曹操的謀士是盡責的,也是稱職的,他怎麼會藉口懷念郭嘉來「愧眾謀士」?

那麼,曹操又為什麼要嘆息呢?實際上曹操是在嘆自己命苦,過早失去了郭嘉。《三國誌·郭嘉傳》說:「太祖征荊州還,於巴丘遇疾疫,燒船,嘆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也就是說,如果郭嘉還活著,事情就不會這樣了。

怎麼就不會這樣呢?因為郭嘉是軍事天才。他「深通有算略,達於事情」,總能隨機應變,當機立斷,而且神機妙算,出奇制勝。比方說,曹操三戰呂布,士卒疲倦,準備撤軍。郭嘉力主再戰,而且斷定再戰必勝,結果呂布被擒。曹操征伐袁譚、袁尚,連戰連克,諸將主張再戰,郭嘉主張撤軍,結果袁譚、袁尚兄弟禍起蕭牆,曹操漁翁得利。曹操戰袁紹,有人擔心孫策趁機偷襲許都,郭嘉說來不了;曹操征烏丸,有人擔心劉表趁機偷襲許都,郭嘉說不會來。結果呢?和郭嘉預料的完全一樣。

郭嘉不但料事如神,而且敢於出險招,走鋼絲。比如戰官渡、征烏丸這兩回,別人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按照常理,孫策和劉表肯定要趁火打劫,在曹操的背後插一刀子。偏偏郭嘉就敢斷言不會,也偏偏曹操就敢聽他的,冒此天大的風險。其實官渡之戰這一回,是多少有些僥倖的,這個我們以後再說。但征烏丸那一仗,則確實體現了郭嘉的軍事天才。

烏丸也叫烏桓,是居住在我國北方的少數民族,此前一直倒向袁紹。官渡之戰後,袁紹病死,袁譚和高幹被殺。袁尚和袁熙被曹操打敗,在建安十年(公元205年)逃入烏丸,想借烏丸的力量與曹操抗衡。所以,曹操要消滅袁氏殘餘勢力,統一北部中國,非征伐烏丸不可。但是烏丸並不好打,許多人都不主張打,最後勝得也很險。據《三國誌·武帝紀》裴松之注引《曹瞞傳》,當時天寒地凍,荒無人煙,連續行軍二百里不見滴水,軍糧也所剩無幾,曹操「殺馬數千匹以為糧,鑿地入三十餘丈乃得水」。因此回到鄴城後,曹操下令徹查並重賞當初勸諫他不要征討烏桓的人。曹操說,我這場勝利,完全是僥倖。諸君的勸阻,才是萬全之策。可見這場戰爭實在是驚險得很。

事實上,當時反對征伐烏丸的人很多。據《三國誌·武帝紀》,反對的理由主要有兩個。第一,他們認為,袁尚不過是一個狼狽逃竄的「亡虜」。烏丸是「夷狄」,「貪而無親」,哪裡會幫助袁尚?因此用不著打。第二,他們認為,烏丸地處偏遠,我軍一旦遠征,劉備一定鼓動劉表趁機偷襲許都,「萬一為變,事不可悔」。因此打不得。

然而郭嘉卻認為可以打、應該打、打得贏,因此力主此戰。據《三國誌·郭嘉傳》,郭嘉認為,第一,烏丸是很遠,但正因為離得遠,他們必定「恃其遠」而「不設備」。如果我們出其不意,突然襲擊,一定能打他個措手不及,因此「可破滅也」。第二,袁紹家族的影響不可小看,三郡烏丸的實力也不可低估。一旦他們聯合起來,「招死主之臣」,「成覬覦之計」,只怕青州和冀州就不再是我們的了。至於劉表──這是第三點,不過是個誇誇其談的傢伙(坐談客耳)。他很清楚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劉備,因此對劉備是有防範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劉備。委以重任吧,怕自己控制不了;不予重任吧,劉備肯定不會真心實意地幫助他。所以,儘管我們「虛國遠征」,卻不必顧慮後院失火。曹公你就放心吧!

事情果然如郭嘉之所預料。據《三國誌·先主傳》及裴松之注引《漢晉春秋》,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曹操出征烏丸,劉備勸劉表偷襲許都,劉表不干(先主說表襲許,表不能用)。等到曹操從烏丸王踏頓大本營柳城(今遼寧省朝陽市附近)班師時,劉表才後悔,說不聽劉備的話,失去了一個大好機會。劉備只好安慰他說,現在天下大亂,戰事頻仍,恨不得天天都要打仗(日尋干戈),機會嘛那還多得很。如果今後能夠迅速反應(應之於後者),這一次也不算遺憾(此未足為恨也)。其實劉表哪裡還有機會?曹操平定三郡烏丸以後,很快就把鬥爭的矛頭指向了他;而他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和曹操交鋒,就見上帝去了。

曹操接受郭嘉的建議,不理會劉表,率軍北上,五月的時候到達了易縣(今河北省雄縣西北)。這時,郭嘉對曹操說,兵貴神速。現在我們千里奔襲,輜重多,速度慢,難以迅速取得勝利。一旦走露風聲,對方必有準備。不如留下輜重,日夜兼程,打他個措手不及。曹操然其計,率輕兵來到無終(今天津薊縣),然後在當地名士田疇的導引下,抄小路經徐無(今河北省玉田北)、盧龍塞(今河北省喜峰口)、白檀(今河北省寬城)、平崗(今河北省平泉),登上了距離柳城只有二百多里地的白狼堆(今遼寧省布佑圖山)。這時烏丸王踏

頓才知道曹軍來了,倉促應戰,結果兵敗被殺。袁尚和袁熙也只好遠走遼東,投奔公孫康。

看來郭嘉確實料事如神。所以,《三國演義》便把這場戰爭最後的勝利也歸功於他。就是破烏丸後,曹操按兵不動,並不急於去消滅投奔公孫康的袁尚和袁熙,而是等著公孫康把這兩個人的人頭送來,公孫康也果然這麼做了。這原本是曹操自己的決策,《三國演義》卻說是郭嘉的「錦囊妙計」,謂之「郭嘉遺計定遼東」。《三國演義》這麼講,固然是不想讓曹操太風光,但同時恐怕也因為郭嘉實在謀略過人。

事實上,羅貫中的移花接木也不是一點譜都沒有,郭嘉確實出過類似的主意。據《三國誌·郭嘉傳》,袁紹死後,袁尚和袁譚也被曹操打得落花流水。當時諸將都主張一鼓作氣滅了那兩個,郭嘉卻說不必,不如等著這兄弟倆自己打起來。郭嘉的分析是:袁尚和袁譚因為爭當接班人原本不和,他們兩個又各有各的謀士,因此勢必禍起蕭牆。如果我們逼急了,他們就會相濡以沫;我們不管他,他們就會鷸蚌相爭。所以,我們應該做出南征劉表的態勢,等待他們的事變,「變成而後擊之,可一舉定也」。果然,曹操的軍隊才開到西平(今河南省西平縣西),袁尚和袁譚就因為爭奪冀州大打出手,曹操也就坐收漁利。

現在,我們已經不難看出郭嘉為什麼能料事如神了。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他把人琢磨透了。他看透了袁紹,看透了呂布,看透了孫策,看透了劉表,也看透了袁尚和袁譚,這才敢迭出險招。也難怪曹操說郭嘉「見時事兵事,過絕於人」了。其實時事也好,兵事也好,說穿了都是人事。只有精於人事,才能明於時事和兵事啊!

郭嘉確實太會看人了。他不但看透了敵人,也看清了主人。曹操的表文說:「每有大議,臨敵制變。臣策未決,嘉輒成之。」可見郭嘉在做出判斷時,每每想到了曹操的前面,而且常常幫助曹操下了決心。但這顯然要有一個前提,就是曹操的為人能夠讓郭嘉放心地去出謀劃策,出險招,出奇招。如果像袁紹那樣優柔寡斷又剛愎自用,志大才疏又嫉賢妒能,郭嘉的聰明才智就不會有用武之地。可見,郭嘉的成功,也是曹操的成功。這樣的成功在歷史上是很罕見的。不難想像,赤壁之戰時,郭嘉如果在世,他也一定會出奇制勝,讓曹操轉敗為勝,化險為夷。這就是曹操要說「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的原因。可惜那時郭嘉已經不在了,否則歷史恐怕得重寫,《三國演義》也得重來。因為郭嘉即便沒有「回天之力」,他和諸葛亮之間,也至少會有一場「智斗」的戲好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