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局長兼任佛學院院長?(圖)

2017-08-28 08:48 作者: 正原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西藏

【看中國2017年8月28日訊】阿波羅新聞網報導,8月20號,甘孜州當局發布7名幹部任前公示,其中6人被安排在喇榮五明佛學院擔任要職,分別是甘孜州公安局副局長扎巴被擬任為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色達縣委副書記四郎曲批被擬任為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書記兼主任,另外九龍縣委統戰部副部長兼民宗局局長鄧珠扎西和甘孜州藏學研究所兼編譯中心圖書資料室科長羅康斌被擬任為色達五明佛學院黨委副書記兼副院長、稻城縣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代傑.扎西澤仁和理塘縣濯桑鄉黨委書記使朗擁忠被擬任為喇榮寺管理委員會黨組副書記兼副主任。

中共當局於去年7月20號正式在喇榮五明佛學院強拆數千間僧尼住房,並驅逐數千名僧尼以後,不僅把這座舉世聞名的佛學院改建成旅遊基地,同時使用藏中兩文發布所謂的《喇榮寺五明佛學院院寺分離方案》明白卡,以三個部分說明要實施院寺分離的原因、《方案》的批復情況及具體內容,其中包括目標任務和具體工作內容等。該《方案》指出,開展院寺分離工作是按照中央、省委的明確要求,由中央統戰部正式批准、國家宗教局於今年7月25號就此下達同意決定,聲稱是進一步明確喇榮寺宗教活動和佛學院教學活動互不隸屬,並指院寺分離是以清人拆房後的覺姆(尼姑)區和扎巴(僧人)區為基準打樁定界,並逐步修建隔離圍牆,把佛學院劃分為6個片區、喇榮寺劃分為10個片區,派政府幹部指導及參與寺院管理。

自從中共媒體發布甘孜州幹部任前公示後,境內外很多藏人都對喇榮五明佛學院的處境深感擔憂,並在網上紛紛發言表達不滿,強調喇榮五明佛學院被政府直接管理並在寺院內外設立官方行政機構,這對佛學院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也是擺脫不了的沈重災難,今後不僅寺院佛事活動被管控,僧尼還將受到更大的打壓,並批評中國政府無視國際呼籲,肆無忌憚地對佛學院進行開刀,強調把佛學院變成政府學校,將會對弘揚佛法帶來阻礙,這種對宗教的迫害行徑,應受到世人譴責。

早在文革期間,中共對西藏文化和藏傳佛教就進行過慘烈的摧殘。1962年5月,十世班禪的《七萬言書》有過具體的描述。

十世班禪說「改革後佛教遭受巨大的衰敗而瀕於滅亡,我們藏人於心不忍。」「(中共)掀起了一個消滅佛像、佛經、佛塔等的滔天浪潮,把無數佛像、佛經、佛塔燒燬,拋入水中,扔到地上,拆毀和熔化,對寺廟、佛堂、瑪尼牆、佛塔姿意進行了瘋像闖入般破壞……盜走了許多佛像飾品和佛塔體內的寳貴物品……公然無忌的侮辱宗教,把《大藏經》用於漚肥的原料,專門把許多佛畫和經書用於制鞋原料等,毫無任何道理。由於做了許多瘋子也難做出的行為,因而使各階層人民詫異透頂,心緒混亂至極,極度灰心喪氣,眼中流淚,口稱:我們的地方搞成了黑地方(西藏俗語中把沒有宗教的地方稱為黑地方)。」

在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過程中,十世班禪指出「如果想進行鬥爭,即如被斗者雖然沒有特別嚴重的過錯,也要捏造許多嚴重的罪行,並予誇大,隨心所欲、顛倒是非,不僅毫無根據,一個比一個更尖銳激烈、更粗暴、更狂妄、更矜誇過火地姿意進行誣陷,以致冤枉了許多好人;而且對於那些瘋狂的人,反予以獎勵表揚,而對真假不加調查等,沒有進行應有的掌握,此其狂風之一。……鬥爭一開始,大喊、怒吼幾下,同時拔發揪須,拳打腳踢,擰肉掐肩,推來推去,有些人還用大鑰匙和棍棒加以毒打,致使被斗者七竅流血,失去知覺而昏倒,四肢斷折等,嚴重受傷,有的甚至在鬥爭時當場喪命,此其狂風之二」,「很多在押犯悲慘地死去了,幾年來,藏族人口有很大減少,這對藏族來說,是個很危險的問題。」

文革已過去40多年,為何中共對藏傳佛教依舊充滿仇視?

拜物是共產黨哲學的信仰。在物性崇拜的陰鬱視野中,所有屬於精神意境的哲理和信念,都被視為罪惡。仇恨是共產黨政治學的基因。所有超越共產黨政治範疇的存在,都是共產黨要無情消滅的對象。獨裁是共產黨國家權力學的靈魂。對獨裁權力的追求表現出私慾的最貪婪的願望,因為,它要以獨裁者對生命和生活的醜陋理解,來奴役整個社會。拜物、仇恨和獨裁權力構成共產黨官僚寡頭集團的天性。這種天性是藏傳佛教,以及與之相連的精神生活逃不掉的劫數。

人是心靈的存在。對藏傳佛教的最可怕的威脅在於,中國官僚寡頭集團一直試圖從西藏人的胸膛裡,剜出那顆精神信仰的心,並塞進一顆在物慾中腐爛的心。媒體的信息傳播,各級學校教育,表面繁花似錦的文學藝術──所有這些本應當同心靈有關的過程,都在當局嚴酷的新聞管制和精神控制下,進行著反心靈的活動。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用墮落的人格,取代藏族人原來的那一顆聖潔的心。

西藏流亡政府駐臺代表達瓦才仁說,中共政權一直以來對西藏採取高壓政策,它有一個一定要同化消滅西藏民族的政策,在這樣一個過程中,它就一定要去壓制西藏藏傳佛教和藏語文的教育。所以現在西藏最大的問題不僅僅是人權、民主、自由等問題,直接最尖銳的就是對宗教和藏語文的使用等問題,中共在這上面施加了很大的力量。

達瓦才仁說,只要藏人保持他們自己的宗教、自己的文化、語言文字,中共就覺得不安、不放心,它就要想辦法去把西藏的宗教、文化、語言去做一個同化改變這樣一個政策。這個政策就會引起藏人的反抗抵制,所以西藏就會有許多的問題出現。

達瓦才仁還表示,「如果宗教文化這些一定要消滅,就不是一個容忍可以解決的問題了,但是在中共統治下就是這樣一種狀態,所以它不是你過得好不好的問題,而是你過不過得下去的問題。」

只要中共的表面形式還存在,藏傳佛教的生存就處於危機中,所有高於物慾的生活方式都處於危機中,所有屬於聖潔心靈的文化都處於危機中。而造就這個危機的竟然是中國有史以來最猥瑣、最墮落的民族人格。聖潔者面臨凋殘的危險,墮落者卻似乎要擁有所有的陽光。這是何等的慘痛,又是何等的可悲──對於整個中國,都是如此。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