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暴風雪後 哈德遜河凍成冰(视频)

2018-01-09 19:15 作者: 天琴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皮克斯基爾市(Keepskill)河濱公園
皮克斯基爾市(Keepskill)河濱公園。(攝影:天琴)

紐約的冬季似乎年年寒冷破紀錄。今年1月初,紐約又遇暴風雪,氣溫驟降。媒體報導說,哈德遜河凍成了冰。

哈德遜河(Hudson River),是紐約州的一條大河,全長507公里。它發源於紐約州阿第倫達克山脈,正式源頭是 「雲之淚」湖。「雲之淚」這個名字讓我想起「大海是神的一滴眼淚」。這些美妙的名字和傳說,使我感受到造物主對人類的眷顧,心中充滿感恩之情。

哈德遜河由北往南,流經哈德遜河谷,經過紐約市和東河交匯,最後流入大西洋。

我很想看看結冰的哈德遜河,於是,乘大都會北方鐵路的火車準備前往橫跨哈德遜河的波基普西步行橋(Poughkeepsie Bridge in Walkway Over the Hudson State Historic Park,New York),欣賞哈德遜河兩岸雪景以及見識一下冰凍的河面。

波基普西步行橋是壹座被荒廢的鋼鐵懸臂式鐵道橋,後來,紐約州政府將它改建成了一座橫跨哈德遜河的人行步道 ,長約2公里,是世界上最長的步行橋。遊人可乘坐21層樓高的河賓電梯上橋。

在紐約市曼哈頓中央火車站,有一條火車線路叫做哈德遜線 (Hudson line)。我得從中央火車站(起始站)乘火車一個多小時,到最後一站Poughkeepsi下車。

華麗的紐約中央火車站
華麗的紐約中央火車站。(攝影:天琴)

我很樂意乘坐這條線路的火車,因為火車沿著哈德遜河東岸行駛,沿途風景很美。我每次都選擇靠窗口的位置。遺憾的是,我每次都無法更早出行,過了早晨,陽光就是側逆光,或者逆光,在火車上拍攝,很不理想。

在火車上拍的,冰封哈德遜河。火車離河很近。
在火車上拍的,冰封哈德遜河。火車離河很近。(攝影:天琴)

鐵路只比河面高出一點點,離河岸很近,有的路段幾乎緊挨著河面。河對岸是連綿不斷的山脈和峭壁。秋季,一路可以觀賞楓葉。 沿途的一些小站,出站就是河濱公園。在火車上,妳會看到有乘帆船的,劃著小船的、遊泳的、釣魚的人。如果不克制自己的衝動,我真想每一站都下火車逛逛。

今天 ,是我第一次在寒冷的冬季搭乘哈德遜線路的火車。沿途的河濱公園內渺無人煙,我預感不妙,於是上網查了查波基普西步行橋的信息,電梯因為維修不開放,需要從步行入口處上橋,得自駕或乘出租車才能到達。

在人生地不熟的野外,山區,我一般不使用出租車,況且已經是下午兩點多,冬天四點半過後,天色就開始黯淡了。我正尋思何去何從,火車停靠在一個叫做Peekskill的地方,遠遠看到河濱公園有兩個人扛著攝影用的三腳架。於是,我毫不猶豫的跳下火車。

Peekskill離終點站還有7站。我顧不了那麼多了,因為有人在附近,我心裏感覺踏實一點。這個大大的河濱公園,一共只有5,6個人賞遊。公園內有一個倒立的人體雕塑,人體的比例和結構還是算好的。其作者和說明沒看到,或許被雪覆蓋了。

公園內好看的雕塑。
公園內好看的雕塑。(攝影:天琴)

公園內兒童遊樂場。
公園內兒童遊樂場。(攝影:天琴)

公園內。
公園內。(攝影:天琴)

皮克斯基爾市(Peekskill),屬於紐約州韋斯特切斯特郡 (Westchester County)。我沒有時間參觀小城,只是出了站,在站邊的河濱公園,近距離看到了結冰的哈德遜河。

小鳥還是鴨子?它們守著很小的水域。
小鳥還是鴨子?它們守著很小的水域。(攝影:天琴)

岸上的雪變成冰與河裏的冰連在一起,白茫茫一片。我有時竟然忘了自己是在岸上,還是已經步入河面,冰面很結實。不遠處,有鳥叫聲,火車鳴笛,還有敲鐘的聲音。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冰塊互相擠壓的聲音,嘰嘰嘎嘎,嘰嘰嘎嘎......

結冰的河面
結冰的河面。(攝影:天琴)

河邊的圍欄。
河邊的圍欄。(攝影:天琴)


游人鸟。(摄影:天琴)

河面與岸邊被冰連起來了。
河面與岸邊被冰連起來了。(攝影:天琴)

枯草凍成了冰花。
枯草凍成了冰花。(攝影:天琴)

亭子。
亭子。(攝影:天琴)

夕陽西下,一輛開往紐約的火車進站了,我跳上火車,沿途觀看哈德遜河的夜景。我拿出自帶的一瓶水,仰起脖子,讓瓶子完全倒過來,竟然還喝不到水,原來,水已經凍成了冰。

左邊是河濱公園,右邊是火車站。
左邊是河濱公園,右邊是火車站。(攝影:天琴)

雖然我沒去步行橋,可還是看到了結冰的湖面,並拍到了一些鏡頭,心情很愉快。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