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黃奇帆回重慶到底是個什麼局?(圖)

2018-01-22 05:29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孫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龍袍,黃奇帆知不知道?
孫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龍袍,黃奇帆知不知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月22日訊】1月18日,中共重慶市政協新一屆委員名單公布,重慶市原市長、現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黃奇帆,河南省委副書記王炯,兩名不在重慶的高官位列重慶政協委員名單。其中已從重慶官場流轉到全國人大財經委的黃奇帆,其突然被安排到重慶政協,讓外界感到驚疑。

一些港媒稱黃奇帆「或是更好地發揮余熱」,臺媒的報導指「令人意外」,「耐人尋味」。一些海外中文媒體則直接指黃是貶任,猜測他可能將被查。

話說黃奇帆,發跡於「上海幫」,在重慶經歷賀國強、黃鎮東、汪洋、薄熙來、張德江和孫政才六任書記,儘管貪腐醜聞不少,特別是與薄熙來的關係曾經非同一般,自稱「如魚得水」,但別人都倒了,他還未倒,屢屢順利脫身,人稱所謂「官場不倒翁」,這已是眾所周知。這一次殺回重慶,今非昔比,上頭究竟設的什麼局?

其一,筆者不認同簡單說黃是被貶任。

中共的人大歷來是橡皮圖章、舉手機器,政協則歷來有政治花瓶之稱,人大和政協的上層安排了主任、副主任,主席、副主席的官位,因此歷來都是「二線」官員藏身之地。黃此前從重慶市長的省部級實權大員位置,退居全國人大財經委的副主委,仍然是正部級,這次由官方安排作為中共界別的地方政協委員,未見得級別會降,只能說是一次頗為特殊的安排。畢竟政協委員,並非通常所說的中共官員序列,官方稱為「政治協商」,作為統戰之用,故此與「貶」關係不太大。

其二,黃奇帆確是這輪地方政協人事的一個異數。

留意到和黃奇帆一同「空降」重慶任政協委員的還有河南省委副書記王炯,再留意到近期一個中央和地方異地集中空降政協的現象,比如,近日已有多名部級官員跨地區擔任政協委員,包括:國務院副秘書長江澤林入列吉林省政協委員;河南省政協主席葉冬松入列河北省政協委員(1月21日的最新消息顯示已任河北政協黨組書記);山東省政協主席劉偉入列河南省政協委員;安徽省政協主席徐立全入列湖北省政協委員,已出任湖北省政協黨組書記;湖北省政協主席張昌爾入列安徽省政協委員,已出任安徽省政協黨組書記;河北省政協主席付志方任山東政協委員後,已任山東省政協黨組書記。

根據中共人事慣例,目前正是全國各省、直轄市、自治區「兩會」陸續召開之際,新上任當地政協主席的,一般得先成為當地的政協委員,故此,上邊的跨區入列政協委員的部級官員,基本上已備位當政協主席。

拿上面名單中剛空降任吉林政協委員的國務院副秘書長江澤林來說,據《新京報》1月19日報導,吉林省政協最新委員共510人,當中包括現任國務院副秘書長江澤林,但63歲的吉林省政協現任主席黃燕明則未在名單中。故此預料江澤林也將出任吉林省政協主席。

如此推斷,河南省委副書記王炯空降到重慶任政協委員,應該將任重慶市政協主席無疑。

在上邊這批空降地方政協的部級大員中,唯有黃奇帆最為特殊。與「60後」的王炯等人處於上升時期不同,黃奇帆已66歲,從2016年12月30日去職重慶市長、2017年2月貶入中共全國人大之後,餘下只有在這類機構養老賦閑。基於人大和政協的閑職性質,無論在全國人大、政協,還在地方的人大和政協任職,意義是一樣的。至於黃奇帆到重慶政協後,其全國人大的官職是否需要卸下,個人認為不一定。

但是最值得可疑的是四個因素:

一是,黃奇帆家族涉及重慶國企大量醜聞,是否上邊有意讓他回重慶面對諸多未解的問題?

二是黃奇帆雖然在薄熙來和孫政才兩案中暫時脫身,但是這兩人都被當局定性為「野心家」「政治隱患」,黃奇帆恰是不可能不知情者。比如,孫政才被指是大「野心家」,每天密室拜龍袍,這事也能傳到外邊去,黃奇帆知不知道?歷來只信任舊交故識的習近平,會輕易放過黃?

三是重慶主政者現在是陳敏爾,習近平最得力的親信之一,目前正在大舉清除薄王孫餘毒,當中不少問題官員與黃奇帆關係千絲萬縷,黃奇帆必然無法脫身。

四是人大、政協歷來是「老老虎」東窗事發之地,為什麼唯獨黃奇帆並非當政協主席,只作為一個委員就這樣被安排回重慶?如果要所謂發揮余熱,愛發表言論的他在目前的全國人大官位上也可以四處招搖,還樂得自由,到地方也有人恭敬照料,但安排到重慶就難免有被當局交由陳敏爾「看管」之嫌。

不由得這樣解讀:都是上邊安排的局,不管以前靠滑頭過了多少關,黃奇帆此番回渝,注定凶多吉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