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有類似人的感覺功能 科學難解釋(圖)

2018-02-12 11:06 作者: 青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植物不為人知的一面,有類似人的感覺功能。(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西方的科學家在幾十年前就發現植物有類似人一樣的感覺功能,至今,科學家們仍無法對這些現象給予完美的解釋。

Bose發現蜥蜴,烏龜,和青蛙的皮膚與葡萄,蕃茄,和其它水果和蔬菜的外皮表現相似。他發現以昆蟲為食的植物的植物性消化器官,像從sundew的觸角到豬籠草的帶有發樣的袋蓋,類似於動物的胃。他發現葉片及動物眼睛的視網膜對光的反應非常相似。用他的放大器,不管是超敏的含羞草還是不敏感的蘿蔔,他都能證明,植物被連續刺激後會像被同樣對待的動物的肌肉一樣變得疲勞。

Desmodium gyrans是一種能夠連續擺動的植物。它的這種行為讓人想起手旗的運動。它為此獲得了一個常用名稱,舞草。Bose用它作實驗時,發現能使它自發的不間斷的脈衝停止的毒物也能使動物心臟停跳,並且這種毒物的解毒劑能使這兩個有機體復活。

Bose論述了含羞草屬植物的神經系統的特徵。這種植物的整個葉子系統長在從主梗上伸出的小枝或者葉柄上。從小枝或者葉柄上的大約同一位置會有幾片葉子長出來,從每一片葉子上又對稱地長出一片片的小葉子。

當Bose用熱導線電擊或輕觸葉梗,最靠近梗的葉柄的基部在幾秒鐘內就衰萎,緊接著,在一段間歇後,所有葉子的末端都捲了起來。連接電流計到葉柄,Bose記錄到產生於兩個點之間的電干擾。如果他用熱物體輕觸一片葉子的頂端,小葉首先閉合,然後基底部垂下來。

這種現象也發生在動物的神經肌肉單位。神經攜帶的電衝動作用於肌肉,導致肌肉的收縮反應。Bose後來證明,寒冷,麻醉,或微弱的電流作用於植物和動物產生的結果是一樣的。

Bose顯示含羞草體內存在一種反射弧。這種反射弧與我們人體內的反射弧是一樣的。它能讓我們在感到疼痛之前快速將我們的手指從熱火爐旁挪開。當Bose輕觸長在一個葉柄上的三片葉子中的一片的頂端時,被觸葉子上的小葉子從頂端開始逐漸閉合;然後葉柄衰萎;最後,其它二片葉子從基部向上開始閉合。

通過研究Desmodium gyrans,或舞草,Bose發現,如果將一片被撇下來的小葉子的斷端放入裝有水的一支彎的玻璃管內,它會從創傷中恢復,並且開始重新發出脈衝。這不就與離體的動物心臟在Ringer溶液裡能繼續跳動一樣嗎?我們知道,當血壓降低時,心臟停止跳動,如果升高血壓,心臟又開始跳動。Bose在對Desmodium的脈衝研究中,也觀察到同樣的現象,當樹汁壓力被加大時,有脈衝出現,反之,則沒有。

Bose用熱和寒冷的試驗來查知誘發植物運動的最適條件。

一天,他發現當植物停止所有的運動時,它突然發起抖來,這讓人想起動物死亡時的痙攣。為了確切地測定死亡發生時的關鍵溫度,他發明瞭一種死亡記錄器。儘管大多數的植物於攝氏六十度時會死亡,個別的植物卻呈現出差異來,這種差異與它早先的歷史和年齡有關。如果他們抵抗的力量人為地由疲勞,或毒物壓下,在低到像攝氏二十三度這樣的溫度,死亡痙攣就會發生。死亡時,植物會放出巨大電力。Bose說,五百個綠豆能產生五百伏特的電壓,足夠燒一頓飯,但事實上豌豆很少被這樣系列地連接在一起。

雖然一直認為植物喜歡無限數量的二氧化碳,但是Bose發現太多的這種氣體能窒息他們,不過像動物需要氧氣一樣,他們可以用氧氣救活。像人一樣,當給植物澆灌威士忌酒或杜松子酒時,植物會出現宿醉的確切體征,如,會醉,還會像酒吧裡的醉漢一樣搖擺,醉倒,最終甦醒過來。

一個多世紀前,蘇聯科學家的實驗令俄國人相信植物可以在人工儀器的幫助下調節自己的需求。法切那問道,「為什麼我們相信植物與動物一樣可以感覺飢渴?」動物通過身體各部份尋找食物,而植物則通過身體的某個部份,不用鼻子,眼睛,或耳朵,而是通過其它的器官。」法切那認為,「植物生命」在自己的根部附近平靜地生活,它們也許不理解為什麼人要跑來跑去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