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者:習想當世界領袖 但內憂重重(圖)

2018-02-20 05:02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3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2月1日,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辦的茶禮。
2018年2月1日,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辦的茶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2月20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歷史學者章立凡日前表示,目前當局外交政策是向外擴張,習近平想當世界領袖。他此前也公開撰文表示,國內危機重重,政權風險加大。

中國大陸歷史學者章立凡近日接受德國之聲中文網專訪,他認為中國外交方針從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轉變為強勢,戰略已發生變化,更多是向外擴張的態勢。習近平「不但想做中國的領袖,也想做世界的領袖」。

章立凡說,向外擴張有利於執政當局增加自身實力的同時轉嫁國內矛盾。

章立凡表示,目前中國國內主要矛盾包括:高速發展的經濟和落後的體制矛盾;迅速積累的巨額財富和社會分配不公的矛盾;人民對包括人權在內的各種權利訴求和維穩體制的矛盾。

中共於去年10月召開了高層換屆的十九大,該次會議主打所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章立凡在去年12月撰寫的題為「新時代的治國理政危機——復盤中共十九大」文章中也曾表示,當局至少應該承認的社會主要矛盾包括:一、高速發展的社會經濟與落後的政治體制的矛盾;二、巨額的社會財富積累與嚴重的社會分配不公的矛盾;三、人民對人權、公民權利的訴求和強力維穩體制的矛盾。

文章還特別分析認為,目前中共接班人缺位,政權風險加大。

文章說,鑒於中共接班體制的敏感性,習近平在「儲君」期間,未能建立起自己的人事班底。因此「十八大以來,各派系暗流湧動,權鬥不斷」。最終習在反腐旗號下連續橫掃黨內派系,直至十九大才掌握了人事上的主動權,實行全面洗牌。他指出,十九屆的204名中央委員中,上屆留任的僅佔38%。「習家軍」大舉進軍政治局,團派和上海幫呈現退潮態勢。在習派主導的政治局簇擁下,常委構成表面上維持了派系平衡,但鄧時代以來集體領導的格局,已不復存在。「習核心」如日中天,其它人不過是圍著太陽轉的行星。

另外,由於十九屆常委全部屬於「五零後」,仍是一個過渡班子。按慣例,本屆任期結束時,七位常委中李克強、汪洋、王滬寧、趙樂際有資格連任,習近平、栗戰書、韓正面臨退休。本屆人事卡位戰,傳說中的兩位「六零後」人選胡春華和陳敏爾未能入常,打破了中共默認接班人的傳統,引發對最高領導人下屆不退休的猜想。

但不設接班人,意味著本屆任期的五年中,最高領導人不能生病、不能出事故或遭遇無法視事的任何狀況。一旦出現此類狀況,出現權力真空和權力鬥爭的風險必將加大,令中共政權的未來存在諸多不確定性。

章立凡還表示,本屆執政班子出生於毛時代的「五零後」,可謂命途多舛的一代。成長經歷、知識結構、世界觀等方面往往存在變異,會影響到執政能力和水準。他舉例北京市驅趕外來人口、拆除「天際線」廣告牌匾以及京津冀供暖「煤改氣」的「三板斧」,社會矛盾陡然激化。十九大後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等舊病,依然纏身。

外界關注到,一方面是在十九大之後,無論在去年10月26日的十九大後首次軍方會議,還是去年底前,中共政治局召開的所謂黨內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都提出以「忠誠」為首的多項要求。這被觀察解讀為黨內政治隱患尚存,儘管大權在握,習難以放心。

法廣15日引述評論說,習近平在團拜會上的講話,雖然狗年大讚狗,但他的重點還是在講忠誠,等於向全黨再次發出了警告。

另一方面,人們看到,國內迫害人權事件仍然和過往一樣頻發,維穩高壓之下,民怨透過頻頻發生的人人互害的社會暴力事件釋放危險信號。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