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侵略在哪裡?(圖)

2018-03-09 20:57 作者: 夏飛岩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無聲的侵略
(看中國合成圖片)

【看中國2018年3月9日訊】真沒想到,在澳洲這個自由的國度裡,由澳洲查爾斯特大學的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所著《無聲的侵略》(Silent Invasion)一書的面世,會遭遇如此重重磨難,令整個澳洲感到不安。現在的輿論不再是中共政府的反對或壓力,而是該書突然被投訴「涉嫌」對華人社會的「種族歧視」,「冒犯」了澳洲華人。從華人社區到西方媒體,乃至名流政客與政黨都以抵制「種族歧視」來說事。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記得一年前,悉尼大學一位在校中國學者公開焚燒一本個人的中國護照,結果在中領館的指使下,中國學生們以「種族歧視」為由開始群起而攻之,逼著校方對該學者採取處罰措施,悉尼晨鋒報也報導了該事件,居然也被忽悠到稱其為「種族歧視」,直到另一群華人開始高調支持該學者的燒護照行為,悉尼晨鋒報記者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低級的判斷錯誤,哪有大批華人支持對華人的種族歧視的呢?

如今,《無聲的侵略》一書正面臨著同樣的情景,據作者漢密爾頓自己透露,在收集資料撰寫該書的過程中,得到了大量華人的全力支持,他們希望通過這本書把華人不敢說的話說出來,讓澳洲主流看到中共勢力對華人的影響,讓華人慢慢擺脫恐懼,而唯一的要求是不公開他們的真實姓名,他們正在盡力讓澳洲主流認識真正的華人現狀。難道這些華人很希望自己被歧視嗎?稍微關注一下這本書的誕生過程,就不難發現,所謂的「種族歧視」根本就不存在。

當澳洲主流還在為滲透尋找定義時,中共勢力已經把滲透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為了達到目的,中共不僅能讓華人為其呼喊,還能讓澳洲的高官政要、澳洲主流媒體自覺自願地一起為其發力。最可悲之處,就是澳洲主流在試圖抵抗紅色勢力的入侵,捍衛澳洲價值觀時,他們卻完全不知道入侵的渠道在哪裡,更看不懂華人社會。

如果說,絕大部分的在澳留學生以及相當數量的中國移民聽從於中共,千萬不用懷疑,此話一點都不假。在中共體制下生活過的人,不論到了哪裡,永遠無法從那種恐懼中走出來,他們即使來到了自由的澳大利亞,也不會公開表達對中共當局的不滿,更不會去冒犯中共的底線。他們甚至會高唱紅歌。在中澳發生任何衝突時,他們都會有意無意地站在中共一邊。

但是,千萬不能以這種現象來懷疑澳洲華人對澳洲的忠誠度!也不需要對他們產生歧視心態。可以說,全體澳洲華人對澳洲非常的忠誠,也非常熱愛澳洲。因為,對澳洲的忠誠是為了生存,而對中共的忠誠是為了安全,而那種安全感是澳洲政府無法賦予的。要知道,任何公開批判中共的人都將面臨磨難重重的未來。為了安然無恙的生活,這自由國家的體制,恰恰給了他們這種幾乎形成自然的無奈選擇。

這種現象不僅發生在華人社會裏,也影響著澳洲主流,從前澳洲總理霍克、基廷、陸克文,到曾經的高官卜卡以及層層官員與商人,只要與中共產生了利益關係,誰又能獨善其身,不被紅潮污染?

我們暫且不論這些達官貴人的發聲能給他們帶來什麼強大的利益,當然他們自己最清楚了,是在維護華人不被「歧視」的地位嗎?當然不可能!誰相信他們,你就被愚弄了,他們只是在附中共勢力所好,充當了一個高級的中共海外發言人罷了。

作為澳洲的重要政客,以「華人的利益」挑戰澳洲政府,他就是絕對的贏家。而反過來,他就會失去了一切,孰輕孰重,這些政客深明其中的奧妙。可以說,中共勢力的滲透早已走進了他們的骨子裡,為了他們自己或種種其它因素,他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剛傳來一位以維護人權而著稱的綠黨議員David Shoebridge在壓力下取消了原定在新州議會舉行的《無聲的侵略》新書發布會的消息,推特平台上也一下子炸開了。一位來自the 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的推客Erin Chew發文向David的決定表示感謝,說他聽從了澳洲華人的勸說取消了發布會。結果底下的華人跟貼卻形成兩派,有人支持,有人反對。

很顯然,整個的爭議已經被誤導到了「歧視」上,中共勢力的滲透,指鹿為馬,偷梁換柱是他們非常嫻熟的伎倆。許多《無聲的侵略》一書的支持者認為,該書給澳洲主流社會敲響了警鐘,慢慢瞭解中共滲透勢力的強大,它在澳洲華人社會,乃至澳洲主流中的表現,以避免在不久的未來,華人社區墮入到背離澳洲價值觀的局面,華人不得不替中共勢力充當替罪羊。

遺憾的是,主流社會的迷茫,偏偏在這本書的出版發行中已經讓那種無聲的侵略力量展露得淋漓盡致,而且還很成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