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之國——敘利亞問題的前世今生(圖)

2018-04-15 08:36 作者: 二大爺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阿薩德又一次使用沙林毒氣,目前死亡人數已經超時150人,包括大量兒童……(圖: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4月15日訊】在這個網際網路時代,如果要說居然還有上不了谷歌、維基百科、油管、臉書和亞馬遜等一些國際知名網站的國家,你別急著自嘲——我說的是中東小國敘利亞。這個國家還有很多堪與上邦大國比肩的法律,比如你在網上發言需要實名制。

阿拉伯國家因為伊斯蘭教導致的全方位的落後,集各種反人類文明之大成,一直都是各種極端勢力的溫床。在政治形態上,至今都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國家,更不要說所謂的民主國家。

事實上敘利亞作為獨立國家的歷史並不長,近代一直是法國的殖民地,從1944年獨立以來,中間還有一段時間和埃及合併。老阿薩德是「阿拉伯復興社會黨」的一員,這個名字並不陌生——薩達姆同學也曾是這個黨的黨員。這個黨的宗旨就是要統一阿拉伯,再造星月神話。但它除了產生一堆暴君之外,並沒有什麼神話。

自從1970年老阿薩德發動軍事政變上臺以來,這個世界最古老文明發源地之一,曾經經歷過腓尼基、赫梯、亞述、古巴比倫等璀璨文明的國家,就一直在阿薩德家族的控制之下。這個家族屬於敘利亞境內西北部少數教派「阿拉維派」,整個教派人口只佔總人口的6%。在依靠教派、部族勢力劃分話語權的中東政治傳統中,這種小部族的統治是相當脆弱的。

所以老阿薩德表面上實行世俗主義統治,但在國內長期實行緊急狀態法,取消民眾基本的政治權利,靠殺人來立威的暴君作風一以貫之。1982年,為了消滅聚集在哈馬的反對阿薩德家族統治的穆斯林兄弟會成員,老阿薩德動用飛機和坦克,團團圍住哈馬,不顧大量平民仍在城中的情況,展開包括使用氰化氫毒氣攻擊等手段在內的大屠殺,導致近四萬平民喪命,10萬人被逐出家園。

使用毒氣攻擊包括平民在內的目標,看來一直都是這個家族的傳統。或者說是中東獨裁者們的傳統——薩達姆就用毒氣對庫爾德人進行過清洗。但這並不是哈馬這個城市悲劇的終結。

2000年,掌權30年的老阿薩德臨死之際,因為原定的繼承人大兒子出車禍身亡,在英國唸書,本來是一名眼科醫生的二兒子巴沙爾被急召回國繼位。那一年他才有34歲。但是敘利亞的憲法規定繼任總統必須年滿40歲——這連東方人民都難不倒,當然更難不倒阿拉伯人民,馬上就修憲,把繼任年齡正好降到34歲。

當時西方對巴沙爾曾經抱有很高的期望,你看,好歹也是西方教育產品,長期在英國浸淫,總不至於跟卡扎菲那種養獅子住帳篷,靠炸飛機為樂的暴徒一樣吧?

事實證明,是體制決定了人性,而不是人性決定了體制。天降偉人金將軍不也是瑞士長大的嗎。2007年,巴沙爾在全民公投中以99%得票率,成功連任,2014年,巴沙爾再次高票連任,開始第三個任期……只要不死,這種自娛自樂的遊戲他們可以玩一輩子。

但在這個醫生的治下,敘利亞政治經濟發展的全面停滯並沒有得到改善,政府腐敗無以復加,經濟面臨崩潰,失業率高企,加上不同教派的裂痕,零星的反抗始終不絕於途。

2011年,黑天鵝事件終於發生。在「阿拉伯之春」的強力旋風中,達拉市15名少年受到鼓舞,在社區的牆上留下「人民希望政權倒臺」的塗鴉,隨後被悉數逮捕,他們的母親甚至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員的強姦。隨後一個學生因為不願意參加政府組織的表忠心集會,被軍警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槍殺。這就更加激怒了民眾。

為了聲援勇敢的少年們,抗議浪潮席捲敘利亞全國,訴求無非是民主改革,釋放政治犯,更多的自由,廢除緊急狀態法,終結貪腐……但巴沙爾回應的方式和老爸一樣,軍隊毫不留情的在各個城市進行大規模的鎮壓,使用了坦克、步兵戰鬥車和炮兵,至當年7月底,約有1,600名平民和500名拒絕執行命令的士兵被殺害,13,000人遭逮捕……上文提到過的悲劇城市哈馬再次成為反抗中心,也不出意料的再次被政府軍用坦克圍城的方式血洗,哀鴻遍野。

2011年7月,以空軍上校裡亞德•阿薩德7名敘利亞軍官正式反叛,成立敘利亞自由軍,正式拉開了敘利亞內戰的序幕。當年11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調查委員會根據調查,認定巴沙爾對人民的殘酷鎮壓「已構成危害人類罪」。在國際社會一致的的封殺浪潮中,不得民心的阿薩德家族政權丟盔棄甲,四面楚歌,本來倒臺指日可待,怎麼又會苟延殘喘至今,中間還鬧出伊斯蘭國這些幺蛾子呢?

這就跟俄羅斯,伊朗這兩個人類文明的毒瘤扯上關係了。敘利亞是俄羅斯在中東地區唯一的軍事盟友,俄國人大量的價高質糙的武器,就是賣給了阿薩德。在敘利亞兩個空軍、海軍基地也是俄國人為數不多的海外秀場,是普京秀肌肉、顯示俄國在中東存在感的著力點。普京在入侵喬治亞、烏克蘭被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唾棄、制裁之後,鐵了心要對抗到底,在敘利亞的所作所為有很大負氣而為的意思——因為從現實的利益考慮,其實支持阿薩德對俄國泥潭之中的經濟是極其沈重的負擔,敘利亞也不是中東的主要產油國,能夠給予俄國人的回饋其實也非常有限。你西方不是制裁我嗎,我讓你們在敘利亞也不痛快——這種地緣政治民族主義根植於北極熊治國傳統,這就是普特勒的思路。

伊朗也是這種思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西方人反對的,我就要支持。阿薩德政權兵員其實早就枯竭,武器上全靠俄國,人員上全靠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的雇佣軍。

不管怎樣,好歹俄國和伊朗都還有現實的地緣利益在敘利亞,加上獨夫之間的惺惺相惜,支持還算想得通,有些跟敘利亞毫無瓜葛的國家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鐵了心支持敘利亞,就是匪夷所思了。

2011年11月聯合國大會133個國家投票贊成制裁敘利亞,中國、俄羅斯、朝鮮和古巴等11個國家投票反對……中俄兩國還分別於2011年10月2012年2月、7月的安理會上三次否決了向敘政府施壓的決議草案——所以有些國家被美國人挑出來作為貿易戰的打擊目標,是一系列原因的結果,並不單單是貿易逆差。

正是因為得到了這麼多一丘之貉的支持,本來已經日薄西山的阿薩德政權又起死回生,敘利亞內戰在曠日持久的拉鋸之中,中東原教旨恐怖勢力isis,以及不同教派的武裝趁虛而入,互相廝殺,給敘利亞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這也是敘利亞難民潮的由來。

爛泥扶不上牆阿薩德政權緩過勁來之後,故態重萌,又幹起了老阿薩德毒氣屠戮的老勾當,2013年8月,阿薩德政權用含有沙林毒氣的火箭彈對大馬士革抵抗者進行襲擊,造成至少213人死亡,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2017年4月,又在伊德利卜省進行毒氣攻擊,100多名平民再次遭殃……最近的就是2018年4月8日在敘利亞反抗軍頑強堅守杜馬鎮,阿薩德又一次使用沙林毒氣,目前死亡人數已經超時150人,包括大量兒童……

眾所周知,化學毒氣是國際戰爭公約嚴禁使用的,不要說對平民,就是對軍人也不能使用。阿薩德政權數十年如一日,屢屢使用毒氣攻擊對手和平民,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人類文明底線,喪心病狂,無以復加。這也是川建國為首的西方再也無法容忍的原因。

隨著川建國同志的一聲令下,在美帝聲稱將對阿薩德政權實施直接軍事打擊的當天,俄羅斯股市史無前例的暴跌11%。巴沙爾聞訊已經逃亡俄軍事基地尋求保護。誰是紙老虎,一看便知。

就像我說過的貿易戰沒有懸念一樣,美帝宣布參戰後,這場戰爭恐怕就已經臨近結束。惡貫滿盈的阿薩德政權的倒臺,已經指日可待。俄國人幫不了他,俄國人的小弟連投反對票的勇氣都沒有,只有棄權。流氓不打,是不會相信眼淚的。不管是貿易戰,還是真刀真槍的幹。

我要誠懇的對敘利亞人民說,對不起,那些支持阿薩德政權的票,只能代表普特勒和他的小弟;我還要衷心的對川建國同志說,謝謝你。看著流氓一個一個的服軟,我發自內心的高興。世界賴有美利堅,不使獨夫度流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