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港幣保衛戰打響,金融山海關總攻!

2018-04-15 11:39 作者: 冷眼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4月15日訊】1

武功再強的高手,也有自己的命門,只要被對手發現,全力攻擊,必然是非敗即廢。而對於中國經濟體來說,這個命門,就是回歸後一直磕磕碰碰的香港,準確來說,就是港幣。

進入今年3月以來,港元對美元不斷走弱,逼近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北京時間4月12日晚間,港元匯率在倫敦交易時段觸發7.85的「紅線」,對美元匯率迎來35年最低點!要知道,自從香港在83年實行盯住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後,港幣匯率一直沒有低於7.83的,就算是亞洲金融危機和美國次貸危機、歐債危機中也沒有。

一般而言,貨幣貶值意味著資本正在逃離該地區,說明當地的實體經濟或者金融環境出現了大問題。

在港幣大跌之際,一直告訴大家莫慌的香港金管局也慌了,北京時間12日晚間,香港金管局買入8.16億港元;13日凌晨再追加投入24.42億港元。香港金管局兩次緊急共投入32.58億港元維持港幣匯率穩定。十三年來港金局首次出手維穩匯率,可見情況之緊急,超過了香港當局的預料。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隨著港元和美元的利差擴大,預計資金將從港元流向美元。

這意味著,在美元加息抽血的示範作用下,資本正在大規模撤離香港,港幣正在發生一波空前危機,一股做空香港、劍指我們中國的力量正在空前彙集,港幣的保衛戰已經打響,中國必須全力以赴,死守金融山海關

香港自1983年實行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匯率盯住美元,跟隨美國利率水平。按照聯繫匯率制度的規定,港元兌美元的波動區間在7.75-7.85之間。香港金管局承諾在7.75港元兌1美元的水平向持牌銀行買入美元(強方兌換保證),以及在7.85港元兌1美元的水平向持牌銀行出售美元(弱方兌換保證)。在7.75至7.85的兌換範圍內,金管局可選擇進行符合貨幣發行局制度運作原則的市場操作,從而讓強弱雙向的兌換保證能以聯繫匯率7.80港元為中心點對稱地運作。

按理說,只要這樣操作,港幣就可以高枕無憂。但是問題的關鍵是,國際資本流出香港拋出港幣後,是否有足夠的美元供應需求。港金局短短一天時間回收30多億港幣,就是在向當前還算穩定的市場抽水。如果資本繼續出逃,港幣基礎貨幣繼續收縮,香港的股市、樓市會否出現崩盤?會否引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類似的風險事件。這些都是當前國際所普遍擔憂的。

2

港幣大跌,險情迭出,冷眼認為主要是三個因素:

一、利差的擴大。

美國和中國香港之間利差的擴大是近期港元貶值的主要原因。2017年美國加息3次,今年3月22日,美聯儲再次加息,利率水平不斷上升,而同期由於內地資金南下湧入中國香港金融市場,港元流動性充裕,導致美國和中國香港之間的利差水平擴大。

利差的擴大帶來的是套利增加,導致資本從美元流向港幣避險逐利。美元加息,成為一個吸金的磁石。在美元資金大幅流出香港的情況下,港金局唯一的選擇只能被動縮表,加息,搖搖欲墜的港幣,樓市、股市泡沫牛冠全球的香港資產價格能否扛得住,都是未知數。

2、中美貿易戰開打。

中美貿易戰是一場不得不打的戰爭,雙方都是蓄勢已久,不得不發,開打是遲早的事。只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大象打架,螞蟻遭殃,貿易戰打擊的是大陸的順差,同時也打擊了對貿易型港口的香港經濟的信心。作為夾在兩大經濟體之間最重要的貿易金融航運樞紐,香港的地位怎麼形容都不過分,兩大國開打貿易戰,必然殃及香港。

如果說80年代香港雄冠亞洲四小龍之首的繁榮,是因為擁有紡織、塑膠、電子、鐘錶完整的製造業產業鏈作為支撐。那麼,在亞洲金融危機和回歸後,香港基本徹底拋棄了製造業,一門心思做金融、地產;貿易、旅遊。

而這四項中,貿易對大陸的依賴尤其巨大,可以說,沒有大陸的轉口貿易支撐,香港的貿易產業將砍去一大半。而港幣匯率,基本建立在香港貿易繁榮的基礎上,貿易蕭條,港幣匯率失去支撐,大跌是正常的。

3、香港外儲去向。

可以說,香港30多年來經濟的繁榮,很大程度上歸功於將港幣和美元捆綁,依靠美元錨建立了港幣的信用。而嚴格控制本幣的發行,處理好兩種貨幣發行量的關係,是港幣維持穩定的基礎。每流入1美元,港金局發行7.8港幣,每流出1美元,港金局註銷7.8港幣。

如果按照這操作,維持匯率是不會出問題,關鍵是,這些年香港積累的外儲去向,一直是海內外媒體關注的焦點。在美元流出香港的大背景下,港金局是否有足夠的能力給予美元兌付,成為擔憂的焦點。信心比黃金更重要,有信心可以枯樹逢春,無信心可以土崩瓦解,這就是當前港幣面臨的兩難。

香港金管局日內公布數據顯示,香港2月底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為4435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為數4435億美元的外匯儲備資產總額,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七倍多,強大的外匯儲備規模使市場相信香港仍有能力來維持連續匯率制度。

在人民幣沒有真正國際化的背景下,完全國際化的港幣市場,無疑是大陸和國際對接的唯一重要窗口。

目前,很多大陸的商業銀行、房產大佬、私企巨頭及各類主權債券都流行在香港發債,一年的融資額非常可觀。加上滬港通等北上投資工具的興起,香港外儲的流出速度遠超想像,這些錢大概率成為2016年支撐明幣匯率的子彈。但是,是否能成為港金局和金融大鱷開戰的子彈,都是未知數。

在這樣的背景下,賬面的4435億美元是否等於實際錢包裡的美元,港金局是否在唱空城計,底牌是否已被對手揭曉?一切皆有可能。

如今兩大經濟體貿易戰開打,息差擴大,如狼似虎的對沖基金必然瞅準時機,對港幣發起97年以來更大攻擊,這是一頓盛宴,也是一場惡戰,雙方都輸不起。

3

有人說,港幣貶值和我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香港資產泡沫破滅也是活該。但是如果連接香港和大國背後的金融邏輯,就不會如此輕易幸災樂禍。

聯繫匯率是香港經濟繁榮和金融穩定的基石,而在香港美元大量支撐民幣匯率穩定的前提下,美元大量流出香港股市樓市,直接衝擊的是聯繫匯率制,甚至可能衝垮,危及大陸金融機構的安全。

很多大陸銀行都出現在港股的大股東名單中,也出現在各種基金裡,在大國加強金融監管的關鍵節點,商業銀行的流動性本來就下降到臨界點,如果港股崩盤喪失這個最大的融資渠道,大陸商業銀行的處境可想而知。

冷眼去年多次提示港幣大跌的風險,並首先堅決認為:香港是大陸的金融山海關,必須死守。特別是當前貿易戰如火如荼,金融戰即將到來的情況下,大陸都需要通過香港這個國際金融窗口入金。打擊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大陸必然馳援,向香港輸血。

但是,在大陸今年第一季度順差大幅縮減的情況下,外儲嚴控的背景下,如何能做到援助香港而不讓自己深陷泥潭,大量失血,確實是一門世紀大學問。

香港自1983年掛鉤美元的聯繫匯率制,造就了香港的35年的繁榮,伴隨著經濟強勁增長週期的結束,港幣的聯繫匯率制似乎也接近了尾聲,兩種貨幣從結婚到離婚,似乎只是時間問題。

只是,離婚後引發的併發症,並不是大陸香港都承受得起的,特別是有專家提出港幣和人民幣掛鉤問題,更是天方夜譚,必須謹慎這種提法背後的陷阱。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