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判定腦死 她的意識困在身體裡尖叫著(組圖)

2018-06-10 15:45 作者: 林澄 綜合編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位女科學家出書講述自己有意識卻被當作植物人的經歷。(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丹麥科學家里科(Rikke Schmidt Kjærgaard)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因細菌性腦膜炎急性發作而被昏迷臥床。她在病床上從昏迷中醒來,卻發現自己被困在身體裡,除了眨眼外,無法向外界表明她有意識,一度被醫師判定「沒救了」,要家人準備後事,直到五個多月後,她才奇蹟的康復,近期她出書向眾人講述這段恐怖又痛苦的經驗。

時光倒轉到2013年,38歲的里科是位前途一片大好的科學家,和她的丈夫彼得(Peter)在大學擔任教授,之前曾在劍橋生活了好幾年,後來回到了哥本哈根。一天從慶祝新年活動回家後,突然感到陣陣寒意刺骨,她原以為是流感,吃藥卻未見好轉,甚至開始斷斷續續昏睡。丈夫請當地一位醫師前來檢查,立即意識到里科病情嚴重,感染的是致命的肺炎鏈球菌(Streptococcus pneumoniae),當她被送上救護車時,她的心臟已停止跳動!


里科和丈夫彼得接受媒體訪問。(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醫護人員在去醫院的路程中,不斷進行急救,最後里科雖然被救活,但她對醫師的光照測試,或是親人的呼喚,全都沒有反應,被醫生判定為「腦死」。里科她不記得整個過程,很多時候處於昏迷狀態,對他而言醒了10秒,然後又失去了知覺,但逐漸地,她醒來的時間越來越長,最後可以保持長時間的清醒狀態。醫師告訴彼得,妻子醒來的機率極低,在里柯可以睜開眼睛的幾天前,當她的情況似乎無望時,悲傷的彼得坐在她的床邊,告如她如何計劃葬禮,打算在劍橋康河上撒下她的骨灰。

里科感覺到病床像個棺材,也許每個人都認為她已經死了,算個「活死人」,他們即將埋葬我,但沒有給她一個機會,告訴他們說「我還活著」。里科不知道為什麼無法移動和說話,唯一能做的就是聽和看,並希望有人會注意到她的眼睛微微張開,可以猜出她在想什麼。

一天當里科試圖睜開眼睛時,眼睛開了一條縫,不知道為什麼,彼得感覺到里科有意識,但醫生們勸彼得不要太樂觀,長期昏迷後,在嚴重腦損傷的患者身上常出現「落日眼」的表現。(註:落日眼是由於顱內壓增高,眼球受壓形成雙目下視,鞏膜上部外露形成的一種特殊症狀。)彼得相信妻子有意識,開始經常對妻子說話,孩子們也為此感到雀躍,輪流讀卡片、信件給媽媽聽,分享了學校的生活點滴,在這些刺激之下,里科開始透過眨眼傳遞意思,丈夫與孩子和她約定好,眨一次表示「否」,眨兩次代表「是」。


里科將自己罹病到康復的過程出版成書。(圖片來源:google book 截圖)

在住院的初期,彼得紀錄了里科的治療過程及生活點滴,這些紀錄原本是一位護理人員建議彼得寫下來,便於幫助他未來走出喪妻之痛,想不到這反而成了她寫書的基礎,因為發病前幾週,她什麼也不記得。終於有一天,里科能夠發出聲音,說出了第一個句子便是「奇怪」!

里科在醫院花了五個月治療才出院回家,她出書詳細描述了她痛苦的康復之路,治療過程中,疾病使她切除了九個壞疽的手指,只剩左手拇指正常,左眼也近乎失明。

現年43歲的里克感到自己很幸運,許多人問及生病的過程感覺如何,她認為如果要用一個詞來概括,那便是「孤獨」,當時她感到被遺棄、絕望且害怕,那種感覺簡直要吞噬了她。

如今里克感到生活的優先事項與過去不同,雖然可以回到過去的工作崗位,但她意識到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想接觸更多的人,做更有意義的事情。丈夫對她說:「你可以辭掉工作,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我們必須讓未來充滿重要的事情。」她決定與其他人共同創辦了一個慈善教育機構科學俱樂部,為兒童和年輕人提供網絡指導。她也和一位同事一起創辦了Graphicure公司,開發軟件幫助患者更好地了解他們的疾病及治療。

里克認為她不只是讓自己的生活回到過去那樣,還得到了更多的東西,她希望生命不僅為自己而活,也盡可能能對其他人產生重要的影響。經過這次考驗,家人間的關係更為緊密,最後里克還誠實地說,它(磨難)提高了我的生活品質,真是意外的收穫!


植物人時的皮斯托留斯。(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過去也曾有類似案例,一位1975年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出生的皮斯托留斯(Martin Pistorius),12歲時突發疾病變成植物人,但實際上他大約在14、15歲的時候,就醒了過來,可以聽到、看到、感覺到周圍發生的一切,卻無法表達與外溝通。臥床12年後,他突然清醒過來,並且告訴了母親,他知道母親曾當著他的面說「希望他死掉」。對此他的家人感到懊悔不已,皮斯托留斯也呼籲大家:「請用善良、尊重和同情對待每一個人,不管你認為對方是否能夠理解。」

在醫療上被稱為「植物人」的患者,通常為大腦失去功能且失去意識,無法像常人一樣活動,必須仰賴他人的照護,對外界刺激鮮少有反應,看似毫無意識。但英國神經科學家阿德裡安歐文(Adrian Owen)認為,植物人其實還是有「完整的意識」,只是這些意識受困於受損的身體和大腦中,造成他們無法表達。誠如皮斯托留斯所說,要用善良、尊重和同情對待每一個人,不管對方能否理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