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道明誇耀:我們杜憲是榮辱不驚(組圖)


1989年6月4日當晚值班的CCTV主播杜憲和薛飛因身穿黑色衣服,語速像是念悼詞,於是雙雙被撤換。
1989年6月4日當晚值班的CCTV主播杜憲和薛飛因身穿黑色衣服,語速像是念悼詞,於是雙雙被撤換。(網絡圖片)

1989年6月4日當晚值班的CCTV主播杜憲和薛飛因身穿黑色衣服,語速像是念悼詞,於是雙雙被撤換。29年過去了,人們沒有因為時光的流逝而忘記他們。

杜憲和薛飛兩人狗年新年給老臺長黃惠琴拜年。
杜憲和薛飛兩人狗年新年給老臺長黃惠琴拜年。(網絡圖片)

舟未橫:還記得杜憲和薛飛嗎?央視不光是趙家後宮和芮成鋼,也曾有良心泣血。29年前64屠殺當晚,他倆黑衣出境,語速緩慢,沉痛播報坦克向人民碾壓。最後杜憲以「請大家記住這黑色的日子」作為結束語,從此他倆與魔鬼分道揚鑣。時光荏苒,罪惡尚未清算,當年的熱血青年由知天命至耳順,正義何時彰顯?

1989年6月4日北京時間晚上19時,杜憲和薛飛主持當晚的《新聞聯播》,身著黑裝,語速緩慢,播報了關於六四事件中國人民解放軍戒嚴部隊開入天安門廣場清場等新聞,第二天兩人就從鏡頭中徹底消失了,儘管杜憲是電視觀眾最喜愛的女主播。甚至有人說,到目前為止。幾十年過去了,CCTV的女主播沒有一個可以與杜憲相提並論的。

陳道明誇耀道:我們杜憲是榮辱不驚

1970年,杜憲16歲初中畢業,正值文革,本來她也難逃「上山下鄉」的命運,但是杜憲恰巧碰上了一個「招工」機會,進入北京人民軸承廠食堂工作。她長得十分清純、甜美。開飯的時候,她的窗口前總是排隊的人最多。7年後恢復高考,她考入北京廣播學院。

六四之後,杜憲被調到央視經濟部當編輯,報到那天,經濟部人員全體起立,以長時間的鼓掌來歡迎她。根據組織規定,她的名字不可以再在央視出現。所以在她編輯的節目中只能用一個化名:皓月。

離開了新聞聯播那天晚上回到家時,從來沒有做過飯的陳道明卻做了一碗西紅柿雞蛋麵等著她,囑咐妻子趁熱吃。接過陳道明端過來的麵條,杜憲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無論發生什麼事,她面前的這個人,都會和她一起面對。那段時間無論在電視臺還是在家裡,確實看不到杜憲臉上的困頓、失落的神態。

杜憲這個名字值得被記住!1992年,杜憲接受佛羅里達大學的邀請,想赴美當訪問學者,央視不放行,只得辭職。訪美回國後,杜憲下海當「今日新聞廣告有限公司」藝術總監、「常州先奇影視製作中心」董事長。1998年又開了一家科技公司。2000年,受聘於鳳凰衛視,主持《我們只有一個地球》、《穿越風沙線》、《尋找遠去的家園》節目。現在任教於中國傳媒大學(原北京廣播學院)播音主持藝術學院。

民眾是如何敬重這位良心女播音員的?杜憲和陳道明1982年結婚後感情一直很好。7年後天安門廣場開槍和碾壓學生,六四後,曾一度有訛傳說陳道明要離婚。很仗義的北京人立馬火冒三丈:這小子敢?操傢伙把他廢了!直到陳道明幽默地說,「我們戀愛時,已經把架都吵完了。結婚後就沒有什麼好吵的了。」斥罵的輿論才停止。


清純的杜憲 ( 网络图片)

在杜憲被下令調離新聞聯播後,陳道明誇耀道:我們杜憲是榮辱不驚。

薛飛:六四若成功 今無須打虎

1989年6月4日,播報「六四」新聞時,薛飛著黑衣黑領帶出鏡,表情嚴峻沈重。他因此被迅即調離央視《新聞聯播》節目組。1992年,薛飛辭職遠赴匈牙利,2001年回國經商。他曾出書講述在國外的日子。

薛飛後在中華女子學院播音主持專業任教授。

薛飛曾在接受鳳凰網採訪時談到八九學運,他說:「這個東西不是我個人的歷史,是中國的歷史和北京所有老百姓的歷史。你問任何一個北京老百姓都會告訴你這個歷史,這是大家共同的東西。」他還說:「學生當時反的是對的,他們的焦點就是反腐敗,如果那個時候把這事杜絕了,哪有現在這麼費勁,還得打大老虎。」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