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崔永元范冰冰醞釀王岐山關注的大革命(組圖)

2018-06-09 10:46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2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年,北京流傳王岐山向中共黨內推薦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
2012年,北京流傳王岐山向中共黨內推薦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前央視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手撕娛樂圈,成為各界聚焦的中心,不止網民和各路評論者,官媒、稅務部門也加入混戰。德媒刊發政論家評論稱,崔永元的「公報私仇」在不經意間擊破了中國表面上「穩定」的幻覺,讓王岐山所關心的消除革命外部條件的努力變成醞釀新革命的條件。

《德國之聲》6月7日刊發中國政論家白信的文章稱,2012年,北京流傳王岐山向中共黨內推薦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王和這本書以及北京對兩百多年前法國大革命的想像和恐懼,構成了中共十八大前夕的政治氣氛,從而幫助了習近平就任黨的總書記,然後順利地清洗了政治競爭者周薄徐令集團和實現前所未有的集權。

文章指出,中國公眾一直以來因為信息隔絕、媒體管制和知識份子噤聲的緣故,只有個人和局部的感受,並不理解全局性的情勢,全國範圍內的各種不滿、抗爭、抗議也都因此侷限在地方層面,更被表面的繁榮所遮蓋,這或許是中共政權過去十數年最為成功的維穩經驗或者治理模式。

但是作者指出,這是種「穩定」的幻覺,比如在最近一件演藝圈的八卦新聞,或者個人恩怨,不斷放大的過程中就被擊破了。(有關崔永元事件進程,《看中國》有詳細報導〈崔永元引爆中國娛樂圈大地震 還在顫〉。)


崔永元和范冰冰(網路圖片)

現在人們已經知悉,15年前《手機1》攝製前後他與馮小剛、劉震雲還有主演范冰冰的恩怨,目前發酵的事件借范冰冰乃至其他演員的「陰陽合同」挑破了世界上目前最大電影市場可能也是房地產泡沫之後的最大市場泡沫,在直指中國電影工業大規模偷漏稅和洗錢之後,讓公眾在一夜間意識到不同階級之間巨大的稅負不平等。

白信認為,這要比諸收入不平等或者其他不平等如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的不平等之外更為強烈和根本,恍如托克維爾在《法國大革命》一書中所揭示的革命起源,也是王岐山和中共政權一直以來最為擔心的火藥桶。

文章指出,今天的中國經濟,無法避免人們因為在這種巨大的稅負不平等產生巨大不滿、起而反抗,如同中國古代歷代王朝沒落階段的困擾,人民「不患寡而患不均也」。

文章將中國實現對比路易時代的法國,「臣民百依百順,這個政府是如此地富於侵奪性和專制特徵,但一當它遇到最微小的反抗,它便不知所措,最輕微的批評也會使它惶惶不安,簡直到了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地步……」然後,一場大革命就發生了。

文章指出,當局過去六年各項「改革」所致力的,都是終止此前的改革路徑,代之以消除革命的外部條件,如作家和知識份子的公共功能,或者悄悄消滅那些最具逃稅能力的平民新富,例如吳小暉,或者圍繞在技術官僚周圍的利益集團。

文章指出,崔永元所代表的,在演藝圈的資本競爭和審查遊戲中--那本來就是一個技術官僚和大資本的共謀遊戲。隨著電影工業成為中宣部今年接管電影局之後的清理重點,舊的審查官僚和演藝明星、導演們之間的共謀關係和利益紐帶也開始自我崩潰。當中國無數新興私人資本春風得意時,並未察覺法西斯主義的危險正越來越近,他們可能成為當局為預防大革命爆發的替罪羊,一如2008世界金融危機中那些作為替罪羊的高管和操盤手。


《手機》導演馮小剛(左四)及主要演員(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崔永元挑起的事件或是一場高層幕後導演的狗血劇 極度危險

6月4日自由亞洲文章稱,不願透露全名的中國網路作家李先生認為,這是收緊錢袋子總體計畫的一環,不排除中國政府目前囊中羞澀,欲借打擊偷稅藝人充盈國庫。

6月5日,在網路上流傳一篇文章提醒人們別把崔永元怒懟范冰冰簡單化了。茶餘飯後,冒出來一大批「指點崔範」的專家名人,一篇篇檄文、一篇篇爆料、一篇篇評論充斥眼球,成功調動網民們,把眼球聚焦在一些「末枝細節」之中,而這正是幕後導演們的醉心之作,是一出被幕後導演操控的狗血劇。

文章分析說,崔爆料時值六四29週年敏感時期,官方異常緊張。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硝煙瀰漫,官方欲借娛樂圈八卦事件轉移輿論關注焦點。「網民們等著看好戲吧!大戲開幕後,高潮馬上到來了:總理李克強關注此事,稅務總局責成江蘇稅務局查稅!偷稅、洗錢、地下銀行、股市、豪宅……,一個個衝擊概念佔據網民們的眼球。」

6月6日刊登在德國之聲中文網的「黑天鵝?灰犀牛!崔永元手撕娛樂圈的另類思考」一文,援引一位專攻娛樂產業的律師對媒體稱:「大小合同在行業裡很普遍,明星逃稅這塊大家都習慣了,睜一隻閉一隻眼。」輿論普遍質疑,官方大肆渲染屬於個人恩怨、娛樂圈八卦的事另有目的。

6月6日德國之聲引述公眾號「石勇說心理」最近一篇題為「崔永元范冰冰後悔都沒用了,在政治邏輯面前,他們已不重要」的文章,石勇認為,在中國,娛樂是政治(和商業)所「請出」的一種社會機制。娛樂所擔負的使命是,讓人受壓抑的心理能量得到無害的發泄,重新恢復活力,以便繼續為政治、商業的運作作出應有的貢獻;讓人不用去思考,弱化頭腦功能,扮演好政治和商業指定給的角色。娛樂還要承擔宣傳功能,要讓人在娛樂中被洗心,進行政治認同。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擔負崇高使命的娛樂「當然、而且必須做成一個產業。」

文章指出,在娛樂圈賺大錢、逃稅的這幫人,頭腦上、心理上都深陷這個利益結構中,根本看不到危險的來臨。

香港《蘋果日報》6月8日則評論說,中國的影視娛樂擁有深厚的軍方背景。自習近平上臺後,為保權力打擊各大勢力,惟獨影視娛樂仍未收編,成為政治隱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