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個人所得稅負擔正重壓在普通百姓身上(圖)

2018-06-15 04:15 作者: 李正鑫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隨著中國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爆料,揭開演藝界黑幕一角。同時引發關注的還有個人所得稅問題,大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工薪階層個人所得稅的稅負過重。6月14日,國務院參事劉桓對媒體表示個人所得稅重壓在普通百姓身上。
經濟學家認為工薪階層個人所得稅的稅負過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6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隨著中國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爆料,揭開演藝界黑幕一角。同時引發關注的還有個人所得稅問題,大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工薪階層個人所得稅的稅負過重。6月14日,國務院參事劉桓對媒體表示個人所得稅重壓在普通百姓身上。

每年中共政府「兩會」期間,個人所得稅問題總會被提及,然後就不了了之。例如,在今年「兩會」期間,參會人士認為,中國目前實行的個人所得稅法是多年前制定的,近幾年每年都有人建議提高起征點,應該考慮個人所得稅採取綜合計征。美國、日本等國家已經有了綜合計征的方案,中國應該盡快出臺一個版本。個人所得稅佔稅收收入的比例並不高,只佔7%左右,即便調整對政府財政收入的影響也不會太大。

公開資料顯示,1981年,中國個人所得稅正式開始征收。在三十多年的時間裏,個人所得稅起征點經歷了3次提高。2005年,起征點由800元(人民幣,下同)提高到1,600元,2008年又提高到2,000元,2011年提高至3,500元。如今,距離上一次提高起征點,已過去了近7年時間。

據統計,2005年到2014年,工資薪金所得在個稅收入中佔比一直在50%以上,且10年間由55.5%增加到65.3%,增加了近10%。在個人所得稅的11項稅目中,僅工薪一項收入,就超過了其他10項收入之和。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尹中卿對媒體說,「這麼多年來,作為個人所得稅的主要納稅人是工薪階層。」

據《網易財經》6月14日報導,國務院參事、中央財經大學財政稅務學院教授劉桓認為,中國的個稅免征額,其實嚴格說起來叫「必要費用扣除額」。它的演算法考慮兩個因素。首先考慮個人生活的基本費用,第二要考慮人口的贍養係數。但是,「比如在北京,3,500塊錢對年輕人來說,連一套房子都租不起。」

劉桓表示,在中國目前全部的居民收入當中,來自於工薪階層部分的收入,大概佔全部比重不到40%。「不到40%的收入,卻承擔著60%以上的稅收,因此可以這樣說,在中國現在的制度設計框架之下,個稅的重負是落在普通百姓身上。」

並且,按照稅收基本原理,應該是和勞動方面越近的稅負越低,和勞動方面越遠、和資本收入越近的稅負越高。但是在中國正好是相反的,勞動所得稅收是明顯高於資本所得的。

隨著崔永元曝露演藝界人士利用「陰陽合同」逃稅,輿論質疑為何高收入者可享避稅,工薪階層只能老實繳稅?

中國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劉勝軍撰文認為,比「陰陽合同」更重要的是暫停個人所得稅。「征收個人所得稅,最重要是為了縮小收入差距,讓高收入人群多納稅。因此,個人所得稅稅率也是遞進的。但從現實結果來看,現階段個稅的征收完全背離了這一目標。」

中國的個人所得稅淪為「工薪稅」或者「白領稅」,真正的高收入群體,例如企業家有大量的逃稅渠道,甚至部分地方政府還對一些企業高管的個人所得稅進行返還。

劉勝軍認為,暫停征收個人所得稅,是當下最佳的拯救經濟方案:中國經濟整體上面臨的問題是產能過剩,化解產能過剩要靠消費。暫停征收個人所得稅,將大大提振消費動能,改善實體經濟狀況。

6月14日,中國內地官媒《新華網》發文稱,個稅改革料實現新突破,預計年內將出臺提升個稅起征點與專項扣除的文件。

中國民眾表示,具體如何「新突破」,有待觀察。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