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已正式啟動:決鬥的關鍵點在哪?(圖)

2018-07-07 08:36 作者: 如松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7月6日,美中貿易戰正式進入交戰狀態
7月6日,美中貿易戰正式進入交戰狀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7月7日訊】美中兩國7月6日開始給對方價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征關稅已正式啟動。

前面的文章強調過,去年全球經濟同步復甦,但復甦的本質並不相同,美國是相對正常的經濟復甦,證據就是經過次貸危機之後的三次QE,美國經過了去槓桿過程,銀行業恢復了健康,開始從2015年走上了加息的軌道。但歐日中的經濟復甦主要依靠的是加槓桿,歐日到今天還在量化寬鬆之中,中國在2015年之後,實際一直處於寬鬆狀態,雖然小幅提高了「麻辣粉」(MLF,中期借貸便利)的利率,但放水的舉措一直未曾停頓。

這就帶來另外一個現象,由於美國處於正常的經濟復甦,開始受到通脹的威脅,美聯儲持續加息並轉為鷹派就是必然的結果,但其它經濟體的通脹威脅並不嚴重,需求不足是最主要的問題之一,當然,這也與經濟復甦的質量有關,另外一個問題是債務問題越來越嚴重:歐元區持續受到高債務國家的困擾,日本也受到政府高債務率的威脅,中國地方債和企業債問題很嚴峻。

在這個視角下看待貿易戰,會很有意思。

無論任何國家,通過印鈔(貨幣貶值)化解債務問題都是選項之一,尤其發展中國家更是主要的手段。此時,一旦美國通過貿易戰壓縮非美國家的貿易順差,就會在外部推動一些非美國家的貨幣貶值。央行本次降准釋放7000億的資金,說的也很清楚,主要就是支持債轉股。就是為了應對債務問題,本次放水和貿易戰一起成了推動本幣貶值的導火索。

今年以來,在美國減稅、貿易戰的陰雲和非美國家債務威脅不斷加大的大背景之下,除了日元之外,歐元和發展中國家的貨幣兌美元都出現了明顯的貶值。

這些國家或地區都是美國主要的貿易夥伴國,美國對中國、歐洲、日本已經發起和欲發起的貿易保護措施,主要集中在鋼鐵、汽車、科技產品等方面,這些商品對美國本身的通脹影響很小。但是,在美聯儲持續加息和貿易戰的烽煙四起的威脅下,卻導致相關國家的貨幣匯率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讓這些國家或地區輸美商品的美元價格普遍下跌,起到了壓制美國通脹的作用;而中國的貿易反擊手段主要集中在美國的農產品方面,因為關稅措施會導致需求下降,讓美國的農產品價格下滑,也壓制了美國的通脹;非美國家的貨幣貶值,會導致自身購買力下降,通過壓制商品價格繼續壓制美國的通脹。

美聯儲現在是一副鷹派的面孔,如果今年四次加息,美國國債收益率無疑會繼續上升,難道川普不擔心美國政府的赤字繼續擴大嗎?當然擔心,這就是他發動貿易戰的主要目的之一,當打壓了非美國家的匯率之後,實際就打壓了美國的通脹,可以減少美聯儲加息的壓力,最終,緩解自身財政赤字的壓力。

可是,當美國通過這一手段壓制了通脹之後,非美國家就會出現貨幣貶值而貨幣貶值會刺激通脹不斷髮展,最終威脅到自身的債務。

本來,非美國家通過自身的貨幣貶值化解債務問題是主要的方式之一,尤其是發展中國家,一直都是使用這一招數,那為什麼非美國家或地區的領導人還對川普的貿易戰如此「憤怒」?美聯儲持續加息已經給非美國家的債務帶來很大的壓力,因為這制約了通過印鈔化解債務問題的空間。當川普發動貿易戰之後,就會壓縮其它國家或地區的貿易順差。一旦非美國家和地區因債務要求放水,自然導致貨幣貶值,此時,川普就以壓縮該國或地區的貿易順差為手段,給其貨幣貶值添油點火,很容易導致匯率失控。這是咱央媽為了債務問題宣布降准之後,民幣匯率像斷了弦的風箏一樣下跌的根源,川普功不可沒。其實歐元區的壓力也很大,甚至默克爾已經難以掌控局勢,外在看來歐洲的問題是難民問題,本質還是因為各國財政壓力很大,不斷接受難民將繼續惡化債務,導致一系列的社會問題。有川普這樣的攪局者(目的是為了壓制自身的通脹),你讓大家怎麼玩?

經濟全球化以來,各國和地區的領導人很有默契,大家都可以實現自己的利益,但川普來自建制派之外,成了一個很徹底的攪局者。

非美國家可以逆轉川普這個邏輯鏈嗎?如果從自身的債務角度出發,很難,因為如果要自身的匯率堅挺,就需要加息,歐豬國家、日本和中國的地方政府,都很難承受。本幣貶值的壓力來自於自身的債務,很難對川普反擊。

可非美國家還有其它的反擊手段,但前提是團結一致。如果俄羅斯拒不增產原油產量,歐洲、日本和中國堅決執行美國提出的「在11月4日前,將從伊朗進口的原油下降到零」的要求,國際原油市場會形成一定的供給缺口,國際油價就會大幅上升,就會繼續推動美國的通脹,美聯儲只能加快加息的節奏,川普的美夢就會破產,坐在通脹和財政赤字的火堆上。

可是,讓歐洲、日本、中國和俄羅斯團結一致,幾乎是不可能的。俄羅斯已經同意與歐佩克一起增產石油,自然可以起到抑制油價的作用,這是川普與普京逐漸走近的根本原因,歐洲和日本的大部分防務由美國承擔,也很難與中國一起共同反擊美國。

如果歐洲、日本、中國和俄羅斯不能團結一致,自己就會代替川普坐在火堆上。美國抑制了自己的通脹和財政赤字(至少可以爭取更多的時間),而非美國家的貨幣貶值一旦失控(印鈔是債務問題所帶來的要求),就會導致通脹入火,只能被動加息,內部債務危機爆發。當本幣匯率失控的時候,企業的外債償付壓力加大,一旦出現集中違約,國際資本市場就會對本國關閉,外債危機同時爆發。

美國通脹和財政赤字惡化,將導致債務危機和貨幣危機;歐洲、日本和中國的債務爆破,也是貨幣危機,這就是爭鬥的焦點,這才是真正的貨幣戰爭,都想讓別人掉進債務爆破和貨幣危機的火坑中。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