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資本主義國家更像社會主義?(圖)

2018-08-19 06:29 作者: 李華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8月7日,新南威爾士州遭遇乾旱的農場圍場的道路。
2018年8月7日,澳洲新南威爾士州一條道路兩邊的農場正遭遇乾旱。(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8月19日訊】最近一段時間,澳洲的東部和南部一些地區正在遭受百年難遇的旱災。根據新南威爾士州第一產業部的綜合乾旱指數顯示,目前,新南威爾士州38.7%的地區受到乾旱影響,38.2%的地區遭遇乾旱,23%的地區遭受嚴重乾旱

生活在悉尼城市的我們,對於這場旱災並沒有深切的感受,因為蔬菜瓜果和牛奶的價格沒有出現大幅上漲,政府也沒有嚴格限制城市用水,我們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沒有受到影響。

但是看到1300頭奶牛瘋狂搶水喝的畫面,看到澳洲農民絕望無助的眼神,我每天早上喝一杯牛奶都會有些於心不忍,每吃一個蔬菜瓜果都會心存感激,如果不是農民朋友的辛勤付出,哪有我們有滋有味的生活呢?

常言道:大災見真情。這次旱災發生後,我們也看到澳洲人的那份守望相助,城市裡的人透過各種途徑捐款,其他州的農民援助乾草、西瓜等物資紓困,當然聯邦和州政府也沒有袖手旁觀,積極投入救災。

災難是對政府執政能力的最佳考驗

面對嚴重的旱災,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宣布了一項5億美元的抗旱緊急救援計畫,聯邦政府向遭受旱災的農民額外支付至多1.2萬美元的現金。和農民遭受的巨大損失相比,政府的補助可能是杯水車薪,不過這也是澳洲政府對農民的一份關懷,畢竟天災不由人,度過難關還需要全社會伸出援助之手。

以前學習《西方宏觀經濟學》的時候,裡面提到了「市場均衡」的概念,它指的是市場的供給和需求達到平衡,這是社會資源配置的理想狀態。但是市場「看不見的手」也會出現失靈,使得資源不能有效配置,典型的例子就是「轂賤傷農」和「米貴傷民」。

為瞭解決這一困境,政府可以用適當的宏觀調控來解決市場失靈的狀況。現在很多國家的政府針對本國的農產品制定了價格下限,保護農民的利益。以歐洲的農產品為例,當市場價格低於價格下限,歐盟會購買農產品。與此同時,為了防止民生物資價格大幅上漲,西方國家設定了價格上限,保護人民權益。

澳洲政府對農業有很多扶持措施,針對旱災,政府透過收入支持、利率補助、免費諮詢幫助受旱災影響的居民、鄉村社區及小型農企業。此外還有,農民3A計畫(Former AAA programs):包括農田幫助(Farm Help)、FarmBis和提升農產業計畫(Advancing Agricultural Industries Program)。

正是有了上述對農業的大力扶持政策,這次旱災儘管非常嚴重,農民們並沒有去抱怨政府,而是堅定地支持政府救災,這說明澳洲政府成功通過了執政能力的考驗。

人心不變,再大的災難也能度過

這次旱災發生後,我很好奇為什麼悉尼的蔬菜瓜果和牛奶價格沒有出現大幅上漲?請原諒我還帶著中國的思維方式在思考問題,因為這件事如果發生在中國的話,農產品的價格恐怕早就漲翻天了。

中國的商人總是非常善於利用一切有力的機會來操縱價格槓桿,我在中國的生活經歷告訴我:來一場颱風、下一場大雪,蔬菜水果的價格就蹭蹭漲起來。

以前我聽過中國的農產品價格因為資本炒作和謠言,出現過「豆」你玩,「蒜」你狠,「糖」高宗,「油」高祖的鬧劇,嚴重影響了人們的日常生活。

這次新南威爾士州的嚴重旱災,並沒有讓城市的蔬菜瓜果價格出現大幅上漲,有人說是因為供應方不在新州,而是在沒有遭災的昆士蘭州。我並不這樣認為,我覺得這次農產品價格之所以沒有出現大幅上漲,是因為澳洲人有良知,昆士蘭的農民和農會組織本可以藉著新州這次的旱災提高售賣價格,以此來大賺一筆,但是他們並沒有這樣做。

看一個國家有沒有希望,最好的辦法就是看他們的人民面對災難時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當年日本二戰投降後,在城市的廢墟上,老師依然給學生上課,所以不到三十年時間,日本就能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如果一個國家發生災難後,都像中國人一樣,想著怎麼大賺一筆,這個國家有什麼希望呢?

以前我們的父輩間流行著一首叫做《社會主義好》的紅色歌曲,裡面歌詞寫道:「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可是我在中國生活了二十多年從來沒有感受到這種優越感。相反,來到「水深火熱」的資本主義國家,才發現資本主義國家更像社會主義。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