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辭阿里帝國寶座誘因浮出 風蕭蕭日落潮退去?(組圖)


馬雲
馬雲(圖片來源:Wang H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採訪報導)54歲的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宣布一年後辭去網路金融帝國寶座,從只和政府談戀愛到也與政府結婚,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馬雲辭職,有解讀稱,是由於中美兩國政治經濟環境內憂外患決定的,而范冰冰失蹤,或恰巧點燃了馬云「中國企業家沒有好下場」的宿命,追著馬云:滄海一聲笑 萬籟俱寂 風蕭蕭日落潮退去……

辭阿里帝國寶座或跟中國政府關係

據資料顯示,馬雲創建的阿里巴巴是一個覆蓋電商、金融、支付、媒體、消費、購物、物流、遊戲、影業等幾乎涵蓋所有產業的龐大集團公司市值4000億美金,每天貢獻稅收1個億。

福布斯3月份發布的2018年全球億萬富豪榜中,馬雲身價390億美元,排名第20。

近期阿里變動連連,前幾天宣布阿里巴巴退出在美國所有業務包括阿里雲;支付寶信息技術的法人也從馬雲變為了葉郁青;而一個多月前阿里巴巴發布的財報中,也提出對VIE架構進行調整,減少馬雲和謝世煌的控制力。

馬雲又在國外媒體宣布,明年9月10日辭去阿里巴巴董事長職務,馬雲54歲激流勇退,確實令人意外。

《紐約時報》在9月7日的一篇報導中說,馬雲決定退休,正值中國的商業環境出現惡化、政府對企業干預越來越多之際。報導援引《阿里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一書的作者鄧肯.克拉克的話指出,馬雲是中國私營企業健康程度和遠景的一個象徵。他說:「不管他樂不樂意,他的退休將被解讀為不滿或擔憂」。

《看中國》特約評論員唐新元認為,阿里存在內憂外患。內憂方面,成立19年的阿里巴巴是中國最大規模電商,中國今年《電子商務法》出臺提出了新要求,商家侵權平臺需承擔連帶責任。這意味著侵犯知識產權的商品難以存活,對於阿里巴巴旗下有假貨集散地之稱的淘寶網產生很大衝擊,阿里巴巴合規成本將大幅提升,但也難以扭轉惡名。

據《第一財經》報導,早在去年1月25日,馬雲在浙商總會年度工作會議上演講,認為中國經濟3至5年內艱難超想像的艱難,他不看好。他表示,今天中國經濟已經不是靠招商引資就能帶動起來的,經濟已經是要運營了。在這個情況下,中國缺乏大批懂得運營經濟的幹部。而這一切都會限制中國經濟在未來的發展。

馬雲將卸任的消息上傳出後,阿里巴巴股價在公司大幅回購的情況下仍在盤後下跌逾2%,10日美國股市開市前的期指又跌了1%以上。

退出或跟美國政府有關係

對於外患方面,唐新元表示,在海外市場,阿里巴巴最大的競爭對手是亞馬遜。但亞馬遜不如阿里巴巴旗下所售物品種類豐富、價格低廉。8月底,美國總統川普批評美國郵政總局的政策,指示該機構取消國際郵費折扣。若是郵費折扣取消,阿里巴巴在北美的業務進一步萎縮,市場會對其盈利前景產生負面預期。

與此同時,阿里巴巴今年1月,螞蟻金服收購美國速匯金被阻斷;4月,阿里雲業務在美處處遭到限制,可以看出馬雲的「進美」之路是艱難的。更何況2011年,美國公布「惡名市場」名單,阿里巴巴就在其中,2016年,阿里巴巴被列入美國黑名單。

據9月1日The Information報導,阿里雲已經「停止與美國的各大競爭對手展開激烈競爭。」一些美國公司也不願意將數據存儲在中國的雲服務提供商身上。根據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儘管阿里雲採取了激進的定價策略,甚至將費用減少至少30%,但還是無法建立起一個重要的美國業務。

而此前,阿里巴巴旗下數碼支付公司螞蟻金服以12億美元收購美國電匯公司速匯金國際告吹,已經給馬雲一大打擊。

據BBC1月4日報導的題為「國家安全?螞蟻金服收購速匯金交易為何告吹」一文稱,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阿里巴巴旗下數碼支付公司螞蟻金服,以12億美元收購美國電匯公司速匯金國際(MoneyGram)。這是特朗普上臺以來,華府阻撓的最大一宗美中交易之一。

馬雲曾答應川普製造百萬個美國職位,這次交易告吹被視為對馬雲一大打擊。

美國智庫專家稱,這次矛頭指向螞蟻金服是出於財金企業處理個人資料私隱的憂慮。

The Information報導稱,阿里雲的退出意味著以後不再將美國市場作為重點,甚至說放棄美國這塊「大蛋糕」。

彭博社報導,川普政府基於301調查對中國加征關稅,以懲罰北京在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方面的惡劣行徑,其後也一直試圖通過關稅以外的措施加壓北京。

川普政府通過了一系列法案,以便更好的保護美國國家安全及高科技企業知識產權,人工智慧和機器人等具有戰略重要性的行業。如在考慮如何對中國投資進行新的審查方面,國會7月份通過立法,賦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新的權力,當外國企業收購美國公司時,只要被認為對國家安全存在威脅,該機構有權阻止。

The Information報導稱,馬雲決定退出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很大程度跟美國政府有關係。

另外,唐新元進一步指出,自今年6月阿里巴巴總市值超過5,300億美元以來,在近3個月內持續下跌。目前相比最高峰時期,市值已經蒸發超千億美元,投資者對阿里巴巴前景不看好,這也或是觸動馬雲提前離開的一個因素。

唐新元認為,在中美政治經濟環境內憂外患的情況下,急流勇退是馬雲現下最好的選擇。

政治困境:「我可以隨時把支付寶獻給國家」

英國BBC中文網9月11日報導,作為在社會主義中國創業的民營企業家,馬雲打造的電商「帝國」達到壟斷地位。「政商關係」是中國企業家繞不過的必修課,那麼創業19年,馬雲面臨怎樣的政治困境?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認為,「在中國,一家這麼大的公司,其實有些事情是比較難做的」。阿里巴巴背後是中國網際網路公司共同面對的政治難題。監管層的異動,可決定公司的未來。阿里2014年在美國上市後,股價一路高歌猛進,但2015年初中國工商總局發文點名批評阿里系網購平臺,短短四天阿里付出了市值縮水370億美元的代價。

阿里承受更大的爭議是支付寶的所屬權之爭。支付寶作為覆蓋5億人的巨型第三方支付平臺,龐大金融數據背後,是中國政府對金融安全與風險的監管焦慮。加之日本軟銀和美國雅虎是阿里巴巴的大股東,這份焦慮就更加急切。馬雲以此為由,稱「為了維護國家金融信息安全」,2011年時將支付寶從阿里集團剝離出來。這種剝離,換來的是國內第三方支付的牌照。馬雲甚至表態,「只要國家需要,隨時準備把支付寶獻給國家。」

只和政府談戀愛到也與政府結婚 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

然而,中國的政治環境一方面給網際網路公司的發展帶來不確定性,但也並非全無好處。莊太量稱,馬雲等新一批網際網路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中國政府在國家層面上阻止了國外的競爭者,通過防火牆讓他們做成「獨市生意」。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可以說中國政府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政府想誰發達,誰就發達。面對強勢的中國政府,草創的民營企業選擇「合謀」。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曾撰文分析,在這種環境中,企業選擇通過從政府「尋租」把企業做大,或在有效法治缺位的情況下,尋求政治保護。

2017年6月20日,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在一篇短文中,引述了習近平有關要警惕「權力遊戲」的論述。

習近平說:「每一個權力中心的周邊,都聚集了一批仰其鼻息的既得利益集團。這些人因為接近權力中心,得以壟斷資源,獲得巨大的利益。他們可能是權貴階層,也可能是‘白手套’,他們遊走在邊緣,與權力完成合謀」。

鄭永年稱,這也造成在中共十八大後的劇烈反腐敗運動中,大量民營企業家受到牽連。

很多人認為阿里巴巴也有官商背景。對此,馬雲表示,阿里巴巴畢竟是一個社會企業,與政府脫不開干係。

2013年馬雲在一次演講中稱,「不管阿里巴巴發展多快,也絕不與政府做生意。」然而,到了2014年5月15日,阿里巴巴不只是跟政府談戀愛了。

2014年5月15日《浙商》報刊登了一篇「重新認識馬云:阿里巴巴不再只跟政府談戀愛」文章,打破了限區,馬雲和時任浙江省長李強簽署了十個方面的「戰略合作」。這份戰略合作協議包括產業發展、應用推廣、模式創新、信用體系等10個方面內容,其中包括推進阿里巴巴在浙江的電商平臺、發展阿里雲及大數據產業,推進政府採購電商化等。

文章稱,這一回,僅一紙協議就打破了馬雲所秉持的「絕不與政府做生意」的信條。因為發展阿里雲及大數據這些產業必須和政府合作才能發展。

馬雲從「只和政府談戀愛「,到也和政府結婚,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阿里巴巴的大股東是日本軟銀,韓籍日本人孫正義在軟銀持有20%的股份,而軟銀的最大股東其實是南非的標準銀行,2014年1月29日,中國工商銀行收購了標準銀行公眾有限公司已發行股份的60%,成為了標準銀行的最大股東。也就是轉來轉去,最後真正的大老闆其實是中國第一大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也就是阿里巴巴最後還是被國家以持股方式掌控了。這或許是馬雲2013年5月10日在淘寶網成立10週年紀念日卸任集團CEO一職的真正原因。

馬雲在2016年時曾表示:「我有生以來最大的錯誤就是創建阿里巴巴,我沒料到這會改變我的一生,……」他稱如果有來生,不會再做這樣的生意。馬雲的這番話的背後或許也存在著無奈的因素。

馬雲成了眾國香餑餑 東西方政要首腦爭相追捧

或許馬雲有無奈,也擋不住阿里巴巴成功後,給他帶來的榮譽。馬雲成了眾國的香餑餑,東西方政要首腦爭相拉攏追捧他,馬雲也多次隨中國領導人出訪眾國,他本人也成了中國成功民營企業的標誌。

隨著事業的成功,外國政要對馬雲趨之若鶩。到歐洲時,法、英、意等國首腦的視他為上賓,東西方政要訪華時,往往要去杭州跟他會晤。奧朗德訪問北京與馬雲會談時,調侃說,「我只有一個遺憾,您原來不是法語教師(馬雲原是英語老師),否則您現在就是法國政府的顧問了。」而稍早前,英國首相卡梅倫訪華時請求馬雲為英國政府出謀劃策。更讓北京難堪的是,今年8月中旬,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訪華首站跑去杭州與馬雲會面,臨回國時公開發布了取消220億中資項目。

馬云:大數據和雲計算可以「預測未來」助政法委維穩

馬雲沒有讓高科技只停留在企業民間運用,與政府結婚後更是讓它發揮更大的作用,其中之一就是助政法委維穩。

據「阿里雲」網站2016年10月26日報導,馬雲受邀為百萬政法干警講「阿里經驗」:大數據為社會治理構建預防機制。中共中央政法委充分肯定「阿里經驗」並指,社會治理要借鑒「阿里經驗」。

2016年10月21日,在中央政法委舉行的第四次百萬政法干警學習講座上,馬雲分享《科技創新在未來社會治理中的作用》。中共中央政法委領導現場主持講座;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領導分別在主會場或分會場聽取講座;全國政法綜治系統除辦案、執勤、值班之外的150多萬警察通過視頻系統在各分會場聽講。

在中共中央政法委機關主會場,馬雲從網際網路革命對世界的影響、全球格局的變化講起,分析未來社會治理的趨勢,並重點講解了阿里巴巴利用大數據在社會治理和扶助民生領域應用的現狀與前景。

報導稱,通過學習和應用在大數據組織、加工、計算和挖掘方面的能力,政法部門可以利用大數據預測預警,實現防患於未然;大數據實時處突,以利指導決策;大數據模型布控,以之亡羊補牢。以此實現社會治理手段和效果上的巨大提升,這正是中央政法委看重並運用阿里大數據能力的目的。

2016年5月中央政法委舉辦的第二次政法警察學習講座上,廣東公安結合本省公安工作實踐,講解了在「大數據時代運用先進科技打擊犯罪、服務群眾的探索和成效」。在大型安保領域,浙江公安也利用阿里的大數據能力,成功完成G20期間安保情報預測保障。

中央政法委充分肯定了阿里巴巴運用大數據協助社會治理的能力和潛力:各級政法機關要以合作姿態利用好企業、社會的數據資源,通過共同研發、購買服務、項目外包等多種方式,發揮好大網際網路企業在社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

中國有關部門的內部統計,中國大陸每年近30萬群體性事件,有一半和政法委管控的執法機關有關,中國至少有800萬「長期上訪民眾」,其中82%是因為公檢法處理案件不公而上訪。而政法委系統被指就是中共以維穩為名義設立,是國家控制中國社會和民眾的工具。

有網友稱,馬雲不僅和政府談戀愛、結婚,還發展到用自己的高科技助政法委維穩,這不是在害老百姓嗎?  

馬雲曾直言中國企業家沒有好下場

早在2014年10月10日大陸官媒新華網思客欄目刊發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太剛文章《阿里巴巴的大數據有多可怕》,直指馬雲控制的阿里,以大數據及雲計算危及國家安全。

文章稱,阿里巴巴的消費數據覆蓋之廣、累積之深,全球沒有任何一家公司和機構能出其右。在2014年10月,單阿里旗下淘寶的註冊用戶就接近5億,從而支撐起阿里的消費者數據、製造業數據和供應商數據。此外還有巨量的支付寶用戶、餘額寶共同支撐起阿里的金融數據。

由於阿里未來的進軍領域是醫療和文化事業,又將形成中國人的體質健康生理數據和心理意識數據。文章認為,這些數據通過雲計算進行挖掘之後,對國家安全的價值會遠遠超國家保密局所保密的信息價值。

文章稱,阿里巴巴的大數據和雲計算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情報蒐集和分析系統,中國人的一舉一動及行為偏好都盡在其掌握之中。

「通過大數據挖掘建立起中國要害人員的個人檔案——檔主的社會關係、性格稟賦、興趣愛好、隱私緋聞甚至生理週期和心理缺陷都盡在其中。有了這樣一份個人檔案,檔主的行為偏好及弱點把柄就會被人洞若觀火,威脅利誘等策反手段就能事半功倍。」

「如果阿里的大數據能以現在的規模再累積30年,三十年後的中國領導人或許會從阿里的用戶中產生。」阿里的大數據,「從國家安全的角度看,可能導致災難。」

這篇認為「大數據威脅國家安全」的文章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如果往前走,阿里的未來只有一條路,就是國有化。」

有評論稱,教授劉太剛為國擔憂不無道理,只是晚了一步,就在他發文擔憂的9個月前(2014年1月29日),中國工商銀行就已成為了標準銀行的最大股東,成了阿里的真正老闆。而且在發展阿里雲及大數據這些產業一開始,馬雲就已和官方合作。只是在外人看來,阿里是私人企業,實質是國家控股所有,現在不是擔心馬雲,因為馬雲沒有警察、軍隊,倒是更關心國家對「中國人的一舉一動及行為偏好都盡在其掌握之中」,「通過大數據挖掘建立起中國要害人員的個人檔案」。因為中國弱勢群體太多了。

或許是被劉教授言所擊重,官、商、演藝界結交甚廣的馬雲早在2013年1月份《時尚先生》專訪時就已經預知自己的結局直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

在薄熙來白手套徐明身亡之後,萬通控股董事長馮侖寫了文章,文中提到:有一位民營企業大佬曾經說過,在官的眼裡,我們什麼也不是,就是一隻蟑螂。他想把你打死就打死,想讓你活就活。

《今日頭條》報導,馬雲此次卸任董事會主席、法人以及調整VIE,也許目的之一,就是為了規避他自己這個「關鍵人風險」。在幾年前,他曾經接受過《時尚先生》採訪,說到企業家,他講了敬畏之心,然後他說了一句,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馬雲接受採訪時還提到,歷史不會因為今天而改變。會有僅存僥倖的人,畢竟不多;這並不是悲觀,知天命者才能樂觀,知道結局的人才能真正樂觀!

馬雲為何此時辭職?

9月10日《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鄧立君認為,以馬的智慧,急流勇退不是今天才開始想的。他上一次辭職,是在2013年5月10日,淘寶網成立10週年紀念日。當晚,馬雲宣布,他將正式卸任集團CEO一職,由阿里集團原首席數據官陸兆禧接替。那麼這一次,辭去的卻是董事長的職位,意味著這次才是真的。

那麼,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辭職呢?就在另外一邊(美國),京東的總舵主劉強東還在輿論風尖浪口,道德衛士們要把不同意見者送上斷頭臺。全球吃瓜群眾都在關注著名演員范冰冰的下落,而這在去年7月,似乎已經要感受到一點點涼意了。

據《多維》報導,繼在微博指控華誼兄弟總經理王中磊「陰陽合同」後,6月15日崔永元又一次將矛頭對準了華誼兄弟及馮小剛等人。只是這次崔永元晒出馬雲(中)的照片,疑似批馬雲縱容華誼兄弟偷稅漏稅。

因崔永元爆料不斷,馬雲也成為焦點,事實上,馬雲與華誼兄弟可謂源遠流長。

據德林社有關報導,1996年,作為浙江同鄉的樊馨蔓,也就是後來張紀中的妻子,曾經將馬雲在北京推廣「中國黃頁」的經歷拍成了專題片,之後,在她的引薦下,馬雲與張紀中相識。在與張紀中合作推廣雅虎搜索的同時,馬雲漸漸接觸到馮小剛與華誼兄弟。

在2006年6月,馬雲曾以53.5萬元的價格買下華誼兄弟10.7%的股權,入股華誼兄弟。

2013年華誼兄弟股價經歷了一波快速上漲後,馬雲以改善生活的名義開始套現,三次累計套現逾4億元人民幣,在當時清倉了其持有的所有流通股。目前馬雲依舊持有華誼兄弟9,978萬股,佔流通股比例為5.2%,是第三大流通股東。

德林社報導還稱,如果崔永元的微博暗示的是華誼兄弟上市財務有問題,那麼,馬雲作為華誼兄弟的董事/副董事長,無論是在上市材料的審核,還是重大決策表決上,沒有他的簽字恐怕說不過去。

這幾天傳出王中軍王中磊兄弟被通緝,9月10日,中國影視公司華誼兄弟通過深交所發布澄清公告稱,王中(忠)軍、王中(忠)磊在公司正常履職,「已被通緝」、「以刑事犯罪被通緝」等內容純屬不實信息。

鄧立君最後稱:這是一個流行退潮的時代。這是一個讓人心累的時代,這是一個讓人容易萌生退意的時代。

2017年馬雲在其主演的《攻守道》電影中唱到:

滄海一聲笑萬籟俱寂 風蕭蕭日落潮退去……

君不見自古出征的男兒

有幾個照了汗青

一個個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與名……

這或許就是似乎曉得道家奧秘的馬雲借《攻守道》向世界道白,但電影還沒有演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