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話題】降准之後,中國經濟如何破局?(組圖)

2018-10-13 10:00 作者: 憑欄欲言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降准之後的中國經濟將如何破局?能破局嗎?
降准之後的中國經濟將如何破局?能破局嗎?(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8年10月13日訊】股匯「雙殺」;10月7日,央行公布降准;10月8日中國遭遇股匯雙殺。上證指數大跌3.72%,深證成指大跌4.05%;人民幣離岸、在岸匯率雙雙破6.92,人民幣匯率破七之聲捲土重來……

那人民幣匯率會破七嗎?

那是必然。

何時破七?或會在年內完成。

01 降准對經濟的影響;

有句話說,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然而,在中國卻不是,或者說,很多時候不是,有時又是。

對多數西方國家來說,股市是經濟的晴雨表,是指資本市場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資本市場的興旺,是實體經濟是否活躍的具現。而在中國,股市和房市綜合才算是一個完整的資本市場,股房合體才可體現出資本市場的興旺。

單獨的房或股都難以描述出中國經濟全貌。在雨天的時候,因為股市資金反應更為迅速,而房市受制於各種限購限售政策無法及時做出反饋,股市資金的反應要快過房市,股市在反應經濟是否為雨天時比較靈敏;而天晴的時候,股市由於特殊原因已淪落為是割韭菜市,其回報表現遠遠不如房市,多數人寧肯忍受房市的缺點(變現不靈活、交易等待期長、手續繁雜等)也會選擇房市。

經濟是否為晴天以房市作為指標反饋更為靈敏。所以,中國經濟的晴雨表應綜合看房、股兩市。獨特的制度使得晴天看房,雨天看股。降准,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由股市可窺的一斑。

02 降准與小微企業;

至少是在股市反饋上,大幅降准並沒有體現出貨幣政策對實體經濟運行信心的提振。

即使你不關心各類經濟指標,你至少也會留意到餘額寶,餘額寶的利率持續走低,已即將跌破3%。由餘額寶資金利率連降也可觀察到,銀行間資金相當充裕,卻沒有對小微企業形成較大的支持力度。

原因呢?

由於居民部門負債率高速攀升,已經對居民消費造成了擠壓,實體部門受到居民部門消費能力制約,經營風險在加大。這由PPI與CPI的剪刀差也可以觀察到,自2017年開始,中國PPI增速持續高於CPI,顯示企業經營成本上升無法轉嫁至最終產品中。

中國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
中國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PPI)

中國居民消費者價格指數(CPI)
中國居民消費者價格指數(CPI)

或部分企業已在虧本經營。

由於固定資產已經投入,即算經營是虧本的,只要產品出售現金流仍能覆蓋流動資產投入,多數企業仍會堅持經營,期望將固定資產投入逐步變現。直至出售商品現金流無法覆蓋流動資產投入時,多數公司會選擇結業。小微企業的盈利改善更看是否有需求,而不是看貸款。

有需求的話,貸款利率高也不是問題。沒需求的話,貸款利率再低也只能催生資源錯配。而需求來自於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提高,而非放水。

放水存在一個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問題,越近越易得利;距離遠的,放洪水也會被截留,流不到那麼遠。反而由於放水對商品價格的推動,居民消費將被再次擠壓,無法為實體部門盈利提供支持。

03 降準不能解決經濟問題;

從銀行角度看,銀行雖然資金充裕,但小微企業經營困難是現實,風險溢價迫使銀行貸給小微企業利率不可能降低,而小微企業經營風險居高不下也難以接受高利率。

這個環節無法被打通,也不可能被打通。這本身就是正常的市場選擇過程。如銀行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利率放低至無法涵蓋風險,那麼小微企業的經營風險將轉嫁銀行,增加銀行運營風險。銀行貸款收不回來如何面對儲戶的擠兌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那麼央行一再放水只能是經商業銀行去往風險小的地方,大型企業(尤其是國企)、地方債、或金融系統內空轉。所以,我們看到大型國企特別有錢四處並購民企,地方債發行規模迅速擴大,部分盈利不佳國有企業也被強行續命,金融系統內部資金利率一降再降,而小微企業卻一直在強調融資難。

而國企的低風險卻主要來自於國家得信用背書,國企債務已超過一百萬億,相當大部分屬於旁氏債務,資金流入並不能產生應有效益。由於多種因素的並存,放水沒有產生也難以產生應有的經濟效益,對於提振經濟的作用大打折扣。這導致大幅降准,國內股市仍然暴跌。

還有朋友仍在問,放水了,房價是不是會大漲了?請看看股市,確認清楚是雨天還是晴天。

套用一句話,如果放水可以解決經濟問題,那世界就不會存在經濟危機了。

04 匯率破七?

降准無法解決經濟問題,降准卻解決了一個問題,就是防止國企債務爆發,波及銀行破產,這會產生系統性危機。

這一直是高層強調的底線。

然而全球都在加息,中國卻在降准,貨幣政策的反差將導致外部國家個個都成為抽水機,將國內降准新增的資金抽走外流(將人民幣換成外匯,無論外匯是否走出國門都可算資金外流,人民幣會被動核銷,從而降低M2,每流走1美元的外儲將使M2減少[匯率x貨幣乘數] 6.9x5.4=37.26元人民幣,1美元=37.26人民幣也成為一種看匯率的視角),使流通中M2降低,然後又被迫降准,成為反饋循環。

由於與美國爭議加深,甚至有一種鐵幕合圍的氣勢,國內貨幣與匯率政策似乎並不會再顧忌美國的態度。但中國已深入世界貿易體系,不可能脫離於世界貿易體系之外(脫離的話,面對的可能不是經濟損失幾個點得問題,而可能是某一產業鏈因一塊晶元從而整條產業鏈全線癱瘓的問題),中國又將以多種政策支持多邊貿易。

出於對多邊貿易的支持,在加強管制和自由匯率之間,央行或傾向於匯率自由浮動。匯率自由浮動傾向疊加放水影響,匯率會呈現震盪趨貶,減輕資金單向流動趨勢,直至貶值壓力得到一定程度的釋放,再放開自由浮動。這其中,國內放水與資本外流形成角力,最終實現M2低速增長,以維持國內金融環境得穩定,匯率將承壓。

中國9月份外匯儲備環比下降226.91億美元至3.087萬億美元,為連續第二個月減少,更創出14個月最低。

由於貨幣政策分化,匯率貶值預期明顯,而外儲存量近期下滑加快,央行以外儲存量來干預匯率的行為應會更加謹慎,較少干預將使的匯率破七可期。破七後會形成一定程度的羊群效應,匯率壓力會有一段驟增的過程。

即使是貶值也需要考慮金融安全,唯有加息方可對沖貶值造成的本幣價值縮水。實現金融資本流入流出大體平衡,以防止形成踩踏行為;必要時還會加強對於換匯的管制遏制單向趨勢形成。

05 降准與通脹

國內放水形成的貨幣型通脹疊加匯率貶值形成的輸入型通脹,通脹難以避免。高通脹將稀釋部分債務,降低國內債務(尤其是國企及地方政府)壓力。會輔以資產證券化,壓縮開支等手段降低債務,也可能最終會以印鈔置換掉部分國企債務。資產證券化可降低債務償息的壓力,如債轉股就不用再還利息了。

多管齊下避免形成對通脹解決債務的過度依賴,造成通脹失控。

國企債務問題是系統性風險的爆發點,是中國最大的問題所在,更是紙箏信譽的基礎。唯有解決掉國企債務,方可實現輕裝上陣。

【免責聲明】看中國登載此文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亦不構成投資建議。讀者請僅作參考,並自行承擔據此進行相關投資操作而產生的全部責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