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選舉:美中貿易戰會出現新拐點?(圖)

2018-11-07 04:11 作者: 鄭裕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中期選舉(圖片來源:PAUL J. RICHARDS/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1月7日訊】華盛頓—今天是美國的中期選舉投票日,全國選民將就參眾兩院的部分和全部議席,以及36州州長改選,投下神聖而關鍵的一票。這場選舉規模巨大,被認為將左右美國政局,牽動世界動向。有報導指出,北京也在密切關注這場選舉,期盼美國政局出現變化,緩解貿易戰帶來的壓力。北京的關注重點在哪裡?選舉後,川普政府的貿易政策可能出現哪些不同走向?美中貿易戰形勢是否會轉向有利於北京?

嘉賓:中國獨立時評人吳強;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

中國議題美主導 翻盤美國不靠譜

中國獨立時評人吳強說,對這次美國中期選舉,中國民間和中國官方的中國共產黨都給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視,這好像是過去幾十年來前所未有的現象。比如說今天晚上,就是從現在開始,中國的社交媒體就已經聚焦在美國中期選舉的投票上。實際上是從美國總統川普上臺以來,我認為,美國政治相當程度上在主導甚至左右著中國內部的公共議題。那麼現在,中國政府,中國公共空間,中國的普通民眾,都在關心的一個很重大的問題,就是正在進行的美國中期選舉。這是中共高層現在認為可以用來對付美國今年初以來對中貿易戰的一個最重大的籌碼。或者說,他們的關注點就是在於這次美國選舉,希望美國中期選舉能夠改變美國的政治生態,為中國贏得某種反轉的空間。我個人認為,這是一種幻覺,也是一種幻想。我觀察,中共高層似乎期望這次選舉結果能夠更多向建制派靠攏,能夠把川普的個人化、民粹主義化的傾向加以某種程度的收復和讓它收斂。但是,從這個意義上講,其實不是在於民主黨或者共和黨如何來瓜分本次中期選舉的票數,或者說誰掌控某個議院;而是中國希望美國政治能夠回歸到建制派的、他們所希望的所謂「正常軌道」上。

中共干預美選舉 政治覺悟如朽木

吳強說,我也基本認為,本次美國中期選舉仍然是內政議題為主,美國有很多更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比方說就業,以及來自南美洲的非法移民,等等。而中美貿易戰是一個長期的、漸進的問題。這些問題在這次中期選舉中其實很難發揮直接的作用。但是,我也相信,中國政府試圖在美國某些關鍵選區施加某種影響,來進行一種巧妙的改變,但是,這種改變我當時談了,是基於一種對美國政治和政府的錯誤的、過時的認識。而且,我相信,中國現在正在嘗試學習普京的做法,想對美國的政治和政策進行干預,只是採取了不同方式而已。

中共壓力巨大 妥協空間恐超想像

吳強說,現在,貿易戰的球在中方手裡。我們這兩天看到,王岐山和習近平在新加坡和在上海的講話,都在表達一種或者說在發出一種信號,這種信號實際上是在對中國國內的公眾以及對國際社會同時放出來的。這就是中國在繼續試圖進行所謂的改革開放。但是,如何進行改革開放?他們也作出了一種姿態性的表達,這也是這兩天我們觀察國際媒體反應的原因。不過,從中共通常的政治習慣或者說通常的政治決策模式來看,這已經是相當大的妥協。他們口頭上堅持經濟民族主義立場,但實際上卻準備做出巨大的讓步。我相信,在過去中美貿易戰半年期間,中國公眾和政府所感受到的壓力是巨大的,無論是廣東省的外貿進出口變化,還是外貿中經常賬戶的赤字,以及中共高層所發現的、社交媒體所散佈的民營經濟的信心不足,都對中共高層產生一種衝擊性的效應。就是中國內部的壓力遠遠要大於國際社會所想像的,換句話說,中國現在在G20召開之前願意做出的改變,可能比實際我們能夠想像的空間更大。這也是中國目前或者說過去一貫以來、通常的政治表現,就是口頭強硬實際卻讓步巨大。

川普(特朗普)掀動貿易戰 美國選民不看重

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說,本次美國中期選舉的確引發異乎尋常的關注,主要原因在於川普是一位不按牌理出牌的總統。我們看到,外交上他打破慣例,一上臺就退出TPP,接著展開和主要貿易夥伴的重新談判,並重新簽訂協議。這些都利於美國。與此同時,他的做法引起的爭議也不小,尤其跟中國之間的貿易爭端所引起的爭議讓國際社會更加關注。而在內政的移民問題上,他的強硬態度也引發各種不同的聲音。總之,川普兩年施政下來,對於美國國內和國際氣候都影響巨大,好評和差評此起彼伏。國際關注美國本次選舉是希望看到最終結果將如何影響他們本國的利益。美國選民則是壁壘分明,川普的支持者們希望他的共和黨獲勝,相關政策將得以更加穩健;反對者則是希望藉助這個機會來發聲和翻盤,以此教訓共和黨。無論如何,中期選舉是總統執政兩年的答卷揭曉之時。總統如果做得好,結果將有利於他所在的政黨。至於中國觀眾都比較關注的中美貿易戰問題,在美國中期選舉中並不佔重要份額,因為美國選民不太關心這個比較次要的議題,其影響力目前十分有限。

美國全方位覺醒 別人的選舉別操心

秦偉平說,我覺得不論今天的結果是共和黨贏還是民主黨贏,對於中國的貿易戰都沒有什麼特別影響。美國對中國的決策已經發生根本的變化。我相信,這一點在民主、共和兩黨之間已經達成了共識。無論國會眾議院由共和黨控制還是民主黨掌權,在這個問題上,兩黨的關係已經從昔日的競爭演變為現在的合作。而且從最近的一些表現來看,中美關係不光是貿易政策問題,更多是美國全方位的覺醒和反擊。美國司法部最近公布的三起中國盜竊美國知識產權的案例,我相信在美國公眾心裏都有非常大的影響。隨著中期選舉結束之後,美國可能會有更多的政策出臺,讓中國意識到美國確實態度大變。這跟中期選舉的結果關係不大。中國政府和中國民眾應該有一個更清醒的認識,無需把自己的希望寄託在別人的一次選舉結果上。

試圖濫用美民主 中共適得其反蝕把米

秦偉平說,我覺得,中共在美國愛荷華州刊登廣告、想攪局川普政府的做法,起到的是非常負面的作用,引起了投票民眾的逆反心理,也直接影響到中國政府的形象。這是一個非常愚蠢的行為。中共應該做的,是在貿易層面跟對方政府進行磋商,而不是直接插手當地政治。他們確實不熟悉美國的民主政治,或者說想濫用美國的民主來不恰當地增加自己的影響力。實際上,中國對自己可能對美國政治產生巨大影響的想法,不過是想掩耳盜鈴。美國選民畢竟不是第一次投票,他們經過兩百多年的民主程序之後早已是成熟而清醒的選民。他們知道自己該支持誰,或者該支持哪個政黨。這次中期選舉無論結果如何,相信表現的都是美國選民的準確情緒,或者是對某一個政黨的支持。所以,中國應該打消干涉美國選舉的不恰當的想法,終止指望通過美國中期選舉來影響中美政策的行為。中共應該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那樣,中美關係才可能回到一個相對比較正常的一個軌道上。

(原題目:時事大家談:中期選舉到來,美中貿易戰能有新拐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