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來(八)喜結連理(圖)

2018-12-22 13:37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冬去春來(八)喜結連理
眾人聞聲,一蜂窩地湧出來。只見甲板上的大餐桌上……。(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接續〈冬去春來(七)喜認乾爹〉。

傍晚時分,只聽王伯喊:「快出來吧!香茶泡好了,點心做好了,快趁熱吃啊!」眾人聞聲,一蜂窩地湧出來。只見甲板上的大餐桌上,泡了幾壺綠瑩瑩的龍井茶,擺了四大盆點心:一盆油煎饅頭片,一盆油炸脆麻葉,一盆綠豆糕,一盆花生酥。眾人圍著桌子坐著,隨意拿著吃,讚不絕口:「這是昨天的剩饅頭做的?太好吃了,怎麼做的,回家也讓我媳婦做。」「這花生酥,綠豆糕比城裡五芳齋的點心還好吃。」眾人一手端著茶杯,一手拿著點心,香甜地吃著,李叔說:「昨晚吃了一肚子肉,喝了一肚子酒,今日喝點綠茶,吃點點心,真舒服!」劉大哥望著瑞雪說:「奇了,這男孩子,手竟這麼巧,能做出這麼可口的點心,做飯菜肯定不在話下,哪家女孩能嫁給你,可真享清福了,連飯菜都不用做了。」眾人也嬉笑著,跟著起哄。

這時牧雲說:「咱們品茶,吃點心,如果再聽聽音樂豈不更美?我毛遂自薦吹笛子,怎麼樣?」眾人齊聲叫好。牧雲洗了洗手,解下腰中掛的笛子,站在船頭,吹了起來。笛音嘹亮,悠揚,歡快,優美的樂聲中,不時夾雜著各種鳥兒的歡叫聲,鳥聲惟妙惟肖,眾人喜得合不攏嘴。瑞雪隨著眾人專注地望著牧雲,只見他今日穿著一襲細布白袍,身材高大挺拔。一支短笛橫在嘴邊,笛上的黃色絲絛輕輕晃動,手指靈活地動著,雙唇輕輕地吹著,面帶微笑,發自肺腑的喜悅,使清秀的面龐更加生動俊美,一陣微風吹來,袍裾輕揚,真如玉樹臨風。瑞雪心跳不止,心想,「有了這樣的夫君,即使跟他討飯又何妨?」

一曲終了,眾人拍手叫好,劉大哥說:「牧雲兄弟真乃美男子矣!一表人才,多才多藝,人品又好,只可惜窮了些,若生在大戶人家,只怕皇帝的女兒都要嫁給他!」另一個年輕人笑著說:「我家有一小妹,今年十七歲,模樣十分俊俏,來求親的人踏破門檻。這次回家告訴爹娘,讓我小妹嫁給牧雲。」牧雲紅著臉說:「不敢不敢!我哪有那麼好?」在眾人的央求下,牧雲又吹了兩支曲子。一位文靜的年輕人說:「咱們這群人飄在水上,吃著甜點,品著香茶,聽著仙樂,說說笑笑,真快樂的像神仙!但願能永遠這樣快活。」眾人一齊拍巴掌,「說得太好了!咱們就是快樂得賽神仙,拋掉一切煩惱,該快活就快活!」眾人邊吃喝邊說笑,不覺太陽西沉,夜幕降臨。海風吹來,涼意陣陣,都進了臥艙。由於白天睡得太足,坐在床上,無一點睡意,又請牧雲講故事。牧雲坐在自己床上,清了清嗓子,講了起來。

眾人正聽得津津有味,忽見燈影裡走出一位俏麗的姑娘,只見她水藍細紗衣裙,腰間紮著一條粉紅色絲帶,苗條嫋娜。一對耳環在燭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眾人愕然:周圍茫茫一片海水,這姑娘從哪裡冒出來的?莫不是九天神女下凡?還是海龍王的女兒降臨?姑娘只是低頭微笑。牧雲說:「你們再仔細看看那眉眼,到底是誰?」人們仔細地望去,只見兩眉彎彎如細柳,二目清亮如水杏,臉兒紅紅如桃花。有幾個人認出來了,「這不是小表弟嗎?」「對對,就是小表弟!」李叔說:「這小表弟裝扮成女孩兒,倒是更俏麗呢!」幾個年輕人說:「你裝扮成這樣,可不能上岸,若走在街上,成群的男人,還不把你搶著吃了。」

這時,只見瑞雪盈盈下拜:「各位叔伯,各位兄弟,我在此向各位賠禮道歉。我本來就是女兒身,前幾天,女扮男裝,欺騙了大家,對不起,望原諒。」眾人仍疑惑不解,這怎麼霎那間,連說話的聲音,嬌羞的模樣,舉止行動都變了呢?瑞雪心想,我本來就是演戲的,在台上就演過男角的,我還演過女駙馬呢,連公主都能騙過,何況你們?

有人問:「那牧雲是不是你表哥呢?」兩人對視了一眼,因下面要說謊,瑞雪話沒出口,先紅了臉,「他當然是我表哥,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一處玩耍。」「那就是人們常說的『青梅竹馬』了?」瑞雪連連點頭,「是的是的。」又覺不妥,忙說:「也不是,也不是。」人們步步緊逼,「到底是不是?為甚麼支支吾吾?」牧雲見瑞雪十分狼狽,就說:「是的,我們就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後來呢?」「後來我們長大了,我們一直……」「一直甚麼?」「一直相愛。」牧雲說。

人們歡呼起來,「好個『一直相愛』!那你們這次是私奔了?」瑞雪忙說:「不是不是,我的父母知道的。這次,我想跟表哥出來玩玩,長長見識。」「我們不信,沒有別的意圖?對了,昨晚我們出去喝了大半夜的酒,你們在船上幹甚麼了?」瑞雪說:「我們和乾爹喝酒拉家常,最後認了乾爹。」「不對不對,你們一定是把王伯灌醉,你們自己去……」牧雲說:「冤枉,冤枉!我們絕沒有灌乾爹,是乾爹高興,自己多喝了幾杯。」「這就對了,乾爹上床睡覺去了,你們就……說!抱了表妹沒有?」瑞雪羞得滿臉通紅,跑了出去。瑞雪一走,只剩下男人了,更加放肆起來。「把妹妹摟在懷裡了吧?」「又親嘴了吧?」牧雲不答。眾人緊逼,牧雲只好紅著臉點頭。「又抱了,又親了,下面該……」牧雲連連擺手,「沒有,沒有!」眾人不信,「懷裡抱著個如花似玉的小表妹,你能忍得住?」牧雲急了:「我敢對天發誓,絕沒有!」

李叔忙出來解圍,「牧雲是個老實人,前兩件事都承認了,這第三件嗎?我相信是沒有的。」劉大哥說:「牧雲能這樣,也算個正人君子了。」有人忽然提議:「既然二人相愛多年,雙方家長也都知道,不如就成全他們,讓他們在這船上成婚,如何?」眾人興奮起來,「對對,就在船上舉辦婚禮!」李叔說:「這不大合適吧?自古一來,兒女的婚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這遠離家鄉,怎麼行?」一個青年說:「王伯不是牧雲的乾爹嗎?牧雲自幼孤身一人,王伯算是家長了吧?至於媒妁之言,那就更好辦了,我就願意做媒。」大家都願意做媒人,最後還是推舉了德高望重的李叔為大媒。劉大哥說:「快把王伯請來,他老人家同意,這事就齊備了。」

不一會,王伯進了艙:「這裡吵哄哄的,在鬧甚麼?」劉大哥說:「王伯,你的乾兒子要娶他的表妹,你同意嗎?」「表妹?哪來的表妹?」一人把瑞雪喊進來,王伯在燈影裡上下打量著瑞雪,說:「這可是個俊俏的女娃。」劉大哥說:「她當你的兒媳婦,你可樂意?」王伯笑著說「牧雲若娶了她,真是燒了八輩子高香了,我哪能不同意?可這女娃是真的還是假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從水裡冒出來的?」「您老仔細看看吧?她就是小表弟!您要不明白,就問問您的兒媳婦吧。總之,明天就給他們辦婚事。」「明天?太急了點,結婚,總要大擺宴席吧?我總要準備準備。」劉大哥說:「也是,那就明天準備,後天黃昏時舉行婚禮,怎麼樣?」大夥齊呼:「好好!」

劉大哥忽然說:「哪裡做新房呢?這可難了。要不咱們找幾塊木板,搭個小隔間。」有人說:「不行,那門板不隔音,再說,這船上哪有木板?」見眾人為難,瑞雪含羞說:「我本就睡在倉房,就在那裡吧,明日再收拾一下。」劉大哥沉吟了一下,說:「也只有如此了,太委屈你們了。」劉大哥接著說:「大家聽好了,牧雲賢弟結婚,也是咱們所有人的大喜事,每個人都要出力。聽我吩咐:你們五人,明天到廚房,幫王伯準備宴席;你們六個明日打掃臥艙,把那些臭襪子,髒衣服都收拾好,地面上,板壁上,擦洗乾淨;其餘人都到甲板上,把這船從裡到外都打掃的一塵不染。只可惜沒甚麼東西能把這船裝扮一下。」一人連忙說:「記得我裝貨時,看到貨艙內,有一大摞紅紙,牧雲哥,你留意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分派完畢,劉大哥說:「又鬧到三更天了,快睡吧!明天還要幹事呢。」

看人們陸續睡去,瑞雪輕輕走到臥艙門口,向牧雲招手,牧雲走了出來,拉著瑞雪的手,關切地問:「怎麼了?」瑞雪把他拉到一旁說:「這些人對我們這麼好,我們卻每天說謊話騙他們,我心裡很難受,我真編不下去了。」牧雲說:「從你女扮男裝,叫我一聲表哥起,咱們就得按著這個編下去,總不能實話實說,說你逃婚吧?上天會知道咱們的苦衷,會原諒我們的。」瑞雪想了想,點點頭。「只好如此了!」牧雲把她抱在懷中,撫摸著她的背,說:「明天夠忙的,回去睡吧。」兩人依依分開。

第二天,眾人熱火朝天地幹起來。一群人拿著拖把擦地板;一群人拿著抹布洗欄杆;廚房門口,幾個人蹲在地上用大盆洗著各種菜蔬;艙內的人也在忙碌著;幹了一天,整條船光潔錚亮,乾淨如新。後天上午更是忙碌。牧雲把一大摞紅紙放在甲板上的餐桌上,瑞雪坐在桌前,剪了大大小小幾十個喜字,又剪了上百面小旗子,紮了四朵大紅花,一小堆小紅花。人們有的到處找地方貼喜字;有的在欄杆上紮著小紅旗;廚房裡砧板上剁肉的叮噹聲,鍋碗盆勺的碰撞聲,組成了悅耳的交響曲,又不時飄來一股股誘人的菜香。眾人喜氣洋洋,歡聲笑語不斷。黃昏將至,幾個年輕人喊:「快出來看!」人們驚喜萬分:只見船周圍的欄杆上,掛著成串的小紅旗,面面迎風招展,整個船隻被紅旗環繞著。迎面高高的駕駛台上貼著一張斗大的紅雙喜字,船的各處到處是大大小小的紅喜字。船的四個角上各紮了一朵大紅花。甲板上的兩個大餐桌上放了兩個大罈酒,酒罈上也貼了一張大紅喜字。王伯樂得合不攏嘴:「真喜慶!真好看!」

黃昏終於到來,人們換上了乾淨的衣服,胸前佩戴了小紅花,個個滿面春風,喜氣洋洋,紛紛入座。朝南的正位上坐著王伯和李叔,其他人依次而坐。劉大哥主持婚禮。這時牧雲二人從下面並肩走了出來,人們眼睛一亮,不由輕呼:「好美!真如神人一般。」

只見二人身穿大紅錦緞婚裝,瑞雪滿頭珠翠,恍如神仙妃子;牧雲紅光滿面,神采飛揚,風度翩翩。「太般配了!真是天設地造的一對!」二人在讚歎聲中走到中間,劉大哥大聲說:「一拜天地海神!」二人鄭重地叩頭。「二拜父母!」二人面對正座跪地而拜。「夫妻對拜!」拜畢,「送入洞房!」人們歡笑著,呼啦啦地站了起來,向洞房湧去。

一到庫艙,人們驚異得大呼小叫:「這是原來的庫艙嗎?」「這簡直就是客廳!」「真乾淨!真好看!」只見迎面牆上的鮮紅喜字,正笑臉迎人,覆蓋著貨物的白布上,一對大紅蝴蝶正翩飛嘻鬧。窗戶上貼著窗花,臨窗的喜床上,掛了一頂水紅色紗帳,床上整齊地疊了兩床錦緞被子,床頭上放了一對鴛鴦戲水的枕頭。「床頭櫃上」安著一個高高的銀燭台,上面插了八根紅臘燭。「太溫馨!太舒服了!」接著鬧了起來,「快喝交杯酒!」剛喝完,人們又叫:「親一個!親一個!」兩人羞澀地站著,人們把牧雲往瑞雪身邊一推,牧雲抱著瑞雪吻了一下。」不行不行!這像蜻蜓點水,應付我們,再好好親一個,就像你們平時那樣……」牧雲只好抱著瑞雪,深深地吻著。眾人歡呼:「過癮!過癮!這還差不多!」人們又把二人輕輕地推倒在床,說:「你們二位快活吧,銷魂吧!我們要到上面喝喜酒去了。」一窩蜂地走了出去。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曉。下一回為:〈冬去春來(九)甜蜜花燭夜〉)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