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運中的湯師爺 ——讓子彈飛向暴政之六(圖)

2019-02-15 05:18 作者: 唐柏橋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讓子彈飛向暴政》系列影評作者唐柏橋先生
《讓子彈飛向暴政》系列影評作者唐柏橋先生(圖片來源:良知傳媒)

【看中國2019年2月14日訊】幾年前,我發表了五篇《讓子彈飛暴政》系列影評,引起了一定的反響。此後還有三篇一直在等待時機予以發表。最近中共草木皆兵,將防範顏色革命做為頭等大事。

近日,中共的小兄弟委內瑞拉爆發了大規模的反獨裁爭民主的運動。民主革命的腳步正在向我們逼近。這對我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如何抓住這一稍縱即逝的歷史機遇,發動一場反抗暴政的民主革命,是我們現在的首要工作。因此,我認為現在是時候發表後三篇影評了。這是其中的第一篇。

在革命全面爆發之前,一個長期擺在中國民主運動面前的非常嚴峻的問題必須得到解決:如何鑒別中國民主運動中的真革命和假革命,也就是如何識別誰是真正的革命者張麻子,誰是混在反抗運動中的湯師爺。這個問題一旦解決,真正的革命力量就會迅速集結,中國很快就會迎來一場暴風驟雨式的革命,並以摧枯拉朽之勢一舉摧毀中共暴政。

本文專門針對這個關於真假革命的問題發表個人淺見,也算是拋磚引玉,希望能引發大家對於這一問題的廣泛討論。

湯師爺是《讓子彈飛》裡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如果這部電影只有張麻子和黃四郎正反兩個主要角色,這部電影就不會散發出如此大的魅力和藝術張力。葛優對這個角色的註釋達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從某個角度講,這個角色在當今中國的代表性絕不亞於張麻子和黃四郎。如果說張麻子代表當代中國為數不多的反抗專制暴政的抗暴勇士,黃四郎代表專制邪惡勢力,那麼,湯師爺則代表了混在反抗運動中的打著反專制爭民主的旗號、實則處處在盤算如何為自己撈取最大好處甚至不惜與中共暗地勾結的唯利是圖之輩。這些人充斥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他們已經成了國人反抗暴政的阻礙力量。因此,我們必須高度重視這一問題,充分揭露這類人對中國民主革命的危害。

《讓子彈飛》對湯師爺這個角色的改動最大,與原著中的原型陳師爺相去甚遠。原著中的陳師爺是一個比較正面的角色,為人憨厚老實,忠心耿耿,而電影裡的湯師爺則是個老姦巨猾、兩面三刀的負面形象。《讓子彈飛》劇組做出這一改動,一定意有所指。湯師爺在電影中的表現,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國民運中的溫和派和打著公知旗號的某些人,他們稱自己為非暴力合作派。當然,這一說法本身就極為荒誕。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所謂的暴力合作派?非暴力這個概念起源於反抗運動。非暴力理論的始祖甘地稱他領導的運動為非暴力不合作反抗運動。反抗是其核心要義,非暴力只是一種方式。因此,說白了就是投降派或下跪派。

湯師爺在電影中多次表現出他兩邊不得罪的油滑做派。有一次張麻子和黃四郎見面,雙方暗中鬥法。黃四郎企圖糊弄張麻子,說過幾天要給張麻子一個驚喜。湯師爺一直在一旁打馬虎眼,張麻子終於忍無可忍,他對著湯師爺怒吼:「你給我解釋解釋,什麼他媽的是他媽的驚喜」。他這樣發問,看起來很滑稽,其實內含深意。他是要通過這種方式讓湯師爺公開表態站邊,不要再耍滑頭兩邊討好。同時,也是警告黃四郎別跟他玩心眼。這一段對白的確是神來之筆,把三個角色的特徵--湯師爺的油滑、黃四郎的狡詐、張麻子的耿直描繪得栩栩如生入木三分。

當張麻子問湯師爺「做縣長最重要的是什麼」時,湯師爺毫不猶豫地回答:「忍耐」。這裡充分反映出了當代湯師爺們的最大特徵:表面說忍耐,實則是懦弱。

電影裡還有一處也生動地刻畫出了當代湯師爺們的醜陋嘴臉。湯師爺曾對麻子說「你是我的恩人」,後來又對黃四郎說「你是我的恩人」,甚至還對黃四郎手下胡萬也說「你是我的恩人」。因為他是這樣一個毫無原則的牆頭草,因此他老婆也以樣學樣:「我只當縣長太太,管他誰是縣長」。

湯師爺曾經給張麻子出主意:「殺人還要誅心」。這是歹毒的中國御用文人真實面孔的寫照,從中國體制內走出來的民運中的湯師爺也精於此道。

「這孩子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裝糊塗。「這簡單的一句話將當代湯師爺們錯亂的價值觀盡顯無遺。在他們看來,聰明人都應該學會裝糊塗,不分是非,不求真理。否則就會吃虧。

「我們沒膽子剿匪,但借剿匪斂財的膽子還是有的。」湯師爺的這段話簡直就是在刻畫那些借從事民運撈取個人好處的名利之徒。他們沒有勇氣反共,卻有勇氣借反共謀取私利。

民運中的湯師爺對中國民眾的欺騙性非常大。我們很有必要在中國民主革命風雲再起的前夕,將這個問題說清楚,讓大家認清他們的真面容,讓他們無法繼續危害民主革命。下面我們就來具體談談中國民運裡的湯師爺是怎麼回事,我們應該用什麼態度對待他們。

瞭解民運的朋友都知道,自王炳章博士創立中國民聯以來,海外民運一直是中國民運的主戰場。絕大多數有影響力的民運人士都在海外。然後自從六四鎮壓後,來自體制內的很多鼓吹和平理性非暴力思想的民運人士成了主流,王炳章博士和後來主張武裝反抗暴政的彭明先生等堅定反共人士被徹底邊緣化。因為國際社會對中共的綏靖政策,和理非很容易在西方和臺灣獲得資助,同時也被中共所樂見。於是越來越多的人成了對中共根本不構成威脅的和理非。一時間海外民運充滿了湯師爺這樣的兩面討好八面玲瓏的人。有些人甚至從美國、臺灣和中共三方同時獲得好處。今後有機會我再詳細披露。今天只談這一現象。

民運中的湯師爺一直混在革命隊伍裡,被人誤認為是革命人士,就像湯師爺一直跟張麻子在一起,被誤認為是反黃四郎的人一樣。他們高喊改良的口號,其實心裏盤算的是《讓子彈飛》中湯師爺所說的,「這命都沒了,錢怎麼賺呀」。他們不是真正的革命志士,很多曾經是中共體制內的既得利益者,只是因為在權力鬥爭中失勢而被推到了革命隊伍一邊。他們骨子裡還是中共那一套,與中共的關係是藕斷絲連的關係。

民運中的湯師爺名義上站在維護正義和爭取自由的一邊,有時候也做點維權的事情,或發出點對中共不滿的聲音,但主張與當局合作或和解,共同推動人權進步和逐步實現民主,反對在中國進行一場民主革命。他們和真正的反共民主鬥士都被公眾視為同一類人。其實他們之間的區別非常大。

民運中的湯師爺給真正的民主鬥士起了一個外號叫口水革命派,最流行的說法就是「你們十幾年沒有一槍一炮,空談什麼革命呀」。他們明明知道,革命並非一定要有槍有炮,革命就是一場徹底的變革,民主革命就是一場終結專制推行民主的運動。他們這樣做純粹是為了混淆視聽,企圖將自己的為人所不齒的妥協投降行徑正當化。這些人自以為曾經被媒體吹捧為民運領袖,就永遠會是這場偉大的民主革命的領袖。他們完全不知道網際網路時代,誰都可以一夜成名。這些思想僵化不求進步的所謂民運領袖還在繼續做黃粱美夢,實屬可悲。

民運中的湯師爺在中共的長期威脅利誘之下,逐漸淪為了中共的走狗和打手,有些人整天做傷害反抗運動的事情。這他們對反抗運動的傷害往往比直接來自中共的打擊還要大,因為人們不容易看清這些人的真實面孔。人們將他們對其他真正的民主人士的攻擊及後者的反擊說成是民運內鬥,結果受傷的是整體民運,他們卻毫髮無損。因此,他們越來越起勁。中共通過這些人反覆在民運中攪混水,目的是讓中國民眾無所適從,甚至產生反感,從而對民運望而卻步。

對於國內民運中的合作派或叫溫和派,只要他們不是在配合中共演戲,我們都應該予以理解,並在某些方面給予支持聲援。但是,國內的同仁無論出於何種策略考慮,也應該堅守良知,不能做出賣他人或幫助中共做傷害民眾和反對派的事情。如按中共的意思作文說話,充當中共的吹鼓手,協助中共維穩等。對於出賣良知的人,我們必須及時予以揭露。因為這一類人的欺騙性和對民眾反抗運動的傷害有時候比中共還大。

海外民運則不同。我們應該始終保持對中共的尖銳批評和強烈反對。我們沒有安全上的顧慮,也沒有人能壓制我們的聲音。你只要願意發出聲音,沒人能夠阻擋。我們應該發出國內民眾想發而發不出來的聲音。否則,海外民運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海外流亡運動保持高調,國內抗暴運動才有更大的空間。海外要炸房子,就給那些要求開窗戶的人提供了機會。海外如果也低調,就顯得不倫不類了。誰不讓你說話了?你不把你的每句話完整地說出來,誰能聽懂你在說什麼?誰有那個閑工夫去猜你的謎底。海外鼓吹低調的人,要麼思路不清,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要麼就是已經在為有一天被招安做準備了。

中共就曾企圖招安我。前國安部長賈春旺早在十多年前就對我的一位長輩說,只要唐柏橋不再從事反政府活動,我們歡迎他回來和我們一起搞社會主義建設。因此我知道不少為了回國或謀取個人前途而退出民運的民運人士。對於這些人,我反倒理解,因為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但是,如果你明明是為了個人目的而低頭,卻又挖空心思為自己的低頭辯解,甚至發表一番似是而非的謬論,貌似站在民運立場,實則是站在中共的立場,為中共謀。這些人和他們所做的這些事情,應該遭到無情的譴責和駁斥。否則,大家以樣學樣,民運就不用搞了。

在海外高談合作的人有兩類,一類是為了私利,一類是認識糊塗。對於前者,要及時揭露;對於後者,要盡量提高他們的認識,使他們重新跟我們站到一起。至於中共滲透進來的特務,他們不屬於湯師爺之列。對於這類人我們發現一個,打擊一個,對他們不需要手下留情。

我並非反對和解或合作,但必須有前提,那就是對方必須首先停止施暴。如果對方一直在施暴,而我們一直喊要和解而不反擊,還不如直接投降;沒有和解,那來的合作?我們現在喊和解和合作至少有兩點不妥:一是對不起那些過去幾十年為中國民主人權而做出了犧牲的人們,他們沒有得到任何公正對待,換成《讓子彈飛》裡的話就叫還沒有「替小六子報仇」,而我們卻反覆要跟曾迫害他們的人和解合作,這對他們不公平;二是會嚴重地傷害我們的形象,使得有意投身到反抗運動中來的仁人志士望而卻步。因為他們會擔心自己被我們出賣。如此未戰先降,民運隊伍如何能壯大起來?「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宜守不移之志,以成可大之功"。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作為民運人士,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有這樣的衝天之志:縱使天下只剩下我一個民主戰士,我也不會放棄。

中國民運中的湯師爺們雖然不堪重任令人失望,但是我們還是應該盡量抱持關心和幫助的心態。張麻子雖然鄙視湯師爺,但當湯師爺被炸死後,張麻子仍然要為他報仇。畢竟曾經是一個戰壕的人。張麻子殺回鵝誠後,大街上出現了這樣的標語:「縣長要斬黃四郎,誰人不想斬黃郎。邦德發誓三天內,除暴安良祭老湯。滿街槍彈在你手,十成白銀在碉樓」。電影裡的這個情節讓我想起了最近的一件事情。雖然他是鼓吹和理非的代表人物,但是當他被中共殘害致死後,我們革命派人士仍然要為他討還公道。湯師爺雖然可惡,但同時也是值得同情的,因為這是這個時代的悲劇。

我們揭露海外民運中的湯師爺,讓大家認清他們的真實面孔,不是為了打倒他們,而是為了消除他們對公眾的欺騙性,為即將爆發的中國民主革命掃清最後一道障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