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年間出生的修道者自述(1)(圖)


康熙年間出生的修道者自述(1)
道士示意圖。(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一位出生於康熙年間的修道人,其師父竟出生於唐朝。他自述了其令人匪夷所思的修道過程。

****

我的真實年齡的確是330歲,是清朝康熙年間出生的人。其實330歲並不算很老,2000多歲的人我都親眼見過,聽說還有5000多歲的人尚在人間,只是沒有機緣見到。

我是四川成都人,雍正年間為避戰亂,我們全家逃到大巴山中,不幸遭逢泥石流,只有我一個人倖存。那年我30歲。後來迷了路瞎走了十幾天,在快餓死的時候,一個道士救了我。這個道士就是我師父,那時他已在大巴山中修煉了700多年。從此我就跟隨師父修煉三清法門,這個法門跟道教沒有任何關係。

進山修道 出山雲遊

我師父是唐朝人,已修煉700多年,但他看來比當時的我還年輕。不過他已經修到頭了,再怎麼努力也修不上去了,所以收我當徒弟來承傳這一門的道統。

我們這一門修煉的功法就是睡覺。師父傳我功法後,我第一覺就睡了一個多月,睡醒後身體變化很大,像是換了個人,比從前強壯很多。然後他讓我讀《道德經》,讀完經書又睡覺。就這麼不斷讀經書,睡覺,如此循環往復,一直修了60多年,終於達到小成境界:天目已開,大周天全打通,我已具備很多特異功能。比如辟谷、搬運術、凌空漂浮、他心通、透視人體等。

自從開始修煉,我的外貌就定格在30歲,一直到今天沒任何變化。修到小成境界,師父讓我回人世雲遊。師父說,如果我沉溺於聲色名利,被花花世界迷住了,就不用回山了,我可以自己選擇以後的路。如果3年後還沒有沈迷,就返回大巴山,他會指導我繼續修煉後面的功法。

外出雲遊很苦,規矩也很多。第一,不許使用任何特異功能,出山前師父已把我的功能鎖住,包括辟谷功能,也就是雲遊期間,我還要想辦法解決吃飯問題。第二,不允許用錢,只能通過乞討方式獲得食物。第三,戒偷盜、戒淫邪、戒飲酒,類似佛教的戒律。師父用天眼通隨時監視我,如果我犯了任何一條規矩,就再也沒有機會跟隨師父修煉了。

離大巴山後我去陜西渭南、潼關。在潼關終於解決了吃飯問題。我的外貌是一個30歲的壯年男人,乞討非常困難,經常挨罵,沒有幾個人願意施捨給我。在潼關我給一個姓劉的地主家幹活,只需管吃住,不要工錢。地主很樂意解決我的問題。我就在劉家平平靜靜過了3年,幸好沒有犯戒,3年期滿,我又回到了大巴山師父身邊。

以後就是不斷修煉,每隔三五十年,我都會下山雲遊幾年,有時候師父也和我一塊去雲遊,我就沒法偷懶了,不像在那個地主家那樣混日子,而是每天都要乞討。

多年雲遊下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風風雨雨都經歷過了,但我修道的意志從未動搖。對世上的王權更迭、世事變幻、大災難和戰爭,我們從來不去幹涉。這些都有定數,誰亂動誰遭殃。很多人對修道感興趣但不清楚修道要吃苦、要煎熬、要磨難。泡幾杯清茶約三五好友,坐而論道,那不是修行,是休息。

修煉了兩百多年之後,應該是在大清朝垮臺的前一年,我師父死了,從此我們這一門派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修道的最終目標是成仙,求得永生,但我們這一法門最高只能修到五氣朝元這一步,距離長生不死還有一線之差。

師父死後屍身未腐,我將其保存在漢中的一個破廟裡,後來那個廟毀於戰火,師父的肉身也被毀。不過這沒什麼可惜的,一副臭皮囊罷了。

師父死後我就一個人獨修。獨修最大的苦,就是寂寞孤獨。一打坐入定就是一年,出定後幾天又入定,十幾年不見一個人、不說一句話是很平常的事。為了克服孤獨寂寞,從1960年開始我一邊雲遊一邊繼續修煉。

1988年大興安嶺發生火災時,我終於修到了最高境界:五氣朝元。我的特異功能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凡是聽說過的功能我全都有,而且功力強大,遠不是那些特異功能者所能比擬。

此後雲遊時我可以不用再遵守戒律,特異功能也可以隨便使用,但前提是不能幹涉人世間的任何事情,那怕很微小的事也不行,否則立遭報應或者功力受損。修成之後我在人世間遊蕩了5年,走遍了世界所有的角落。認識很多和我一樣的修煉之人,嘗試過各種各樣的生活,但感覺都沒什麼意思。

康熙年間出生的修道者自述(2)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