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覓不為人知的英雄——紀念反共志士王澤東(圖)

2019-04-08 11:25 作者: 淑燕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王澤東(左)是川軍名將王纘緒(中)之子,王纘緒因反對中共「反右運動」被捕,在獄中絕食而死。
右圖為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
王澤東(左)是國民黨川軍名將王纘緒(中)之子。王纘緒因反對中共「反右運動」被捕,在獄中絕食而死。右圖為川軍抗日陣亡將士紀念碑。(網絡圖片)

這世界上的英雄分為兩種,一種是敵人不希望我們紀念的,另一種是敵人不希望我們知道的。王澤東顯然屬於第二種。作為川軍名將王纘緒上將的兒子,王澤東似乎注定是要成為英雄的。但1931年出生的他,在抗日戰爭爆發時還只是個孩子,沒有接受那個「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血與火考驗,對於一個天生的將才,確是一種遺憾。

和平、建國、制憲、行憲……抗戰勝利後,我們的中國本應不再需要士子們披堅執銳、馬革裹屍。然而這種寧靜很快就被打破。中共赤色漢奸集團在蘇聯的援助下大舉叛亂,暴力顛覆民主政體。1948年,就讀巴蜀中學的王澤東毅然投筆從戎,考入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成都本校二十二期二總隊步七隊,歷任貴陽憲兵十二團少尉隊長、成都治安總司令部警衛團中校營長。

1949年成都淪陷後,被收編部隊的軍官調入「解放軍」62軍軍政大學學習,名為學習,「實為洗腦」(王澤東自述)。其時四周依然槍炮聲不斷,共匪說那是「土匪」叛亂,實際上,那是四川哥老會聯合發動的反共救國戰鬥,是中華民族不屈服的聲音,是中華兒女不甘做赤色亡國奴的怒吼。

做英雄的時候到了。

王澤東率領自己的三個連士兵及所有軍官衝出縣城加入戰鬥。在當地袍哥勢力的擁戴下,隊伍很快擴展至數萬人,命名為反共救國軍,王澤東「自封」(自述)司令。

反共救國,順天應人。司令雖為自封,實乃天吏。

反共救國軍朝西昌方向,沿新津、邛崍、大邑進發。「每天均有激烈的戰鬥,後來在邛崍一山區被困」(自述)。1951年3月,王澤東被共軍俘獲,投入阿壩監獄勞動改造,直到1981年被釋放,整整受難三十年。

出獄後,王澤東拒絕了「統戰部」安排的工作,在朋友的幫助下嘗試了很多行業,但「以我豪爽、不較錙銖的性格屢戰屢敗,迄今一無所成」(自述)。變色的山河、豪爽不較錙銖的性格、生意的屢戰屢敗,王澤東用一無所成詮釋了「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的聖賢之語。三十年的煉獄,英雄不改士子本色!

人從宋後少名檜。因恥與匪首毛逆澤東同名,王澤東改名為王立新。他說:「『王』長了尾巴就是『毛』,只有禽獸才有尾巴。所以,王澤東是人,毛澤東是禽獸。但恥於與其同名。」

201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十週年之際,王澤東因病歸隊,享年88歲。

1949年大陸淪陷後,像王澤東這樣堅持抵抗的三民主義志士不乏其人,而最著名者如覃國卿、田玉蓮夫婦,也不過僅有幾篇污蔑其為土匪的通稿,餘者均不見諸於公開資料,無論褒貶。

共匪並沒有在他們的墳前裝上攝像頭,也沒有破壞紀念他們的聚會。因為,多數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們。共匪不想讓人們知道,在二十世紀中葉那次席捲全人類的赤禍中,有且僅有中國的三民主義志士,在國土幾乎淪亡殆盡的時刻,仍然進行著殊死抵抗。敵人不想讓我們知道,我們祖先的不屈不撓,我們的血管裡流淌著湯武革命的熱血,我們沒有向暴政低頭的傳統。

這些被埋藏的歷史,這些不被眾人所知的王澤東們,是擊穿民心論、素質論、文化決定論,以及一切共匪墨寫謊言的利刃。在暫時的懸殊體量對比面前,王澤東們的抵抗看似螳臂當車,而這些真英雄的事跡,會激發起不堪忍受奴役的人們的真實反抗精神,使共匪暴政在三民主義車輪面前成為螳臂!

而王澤東,這個被我們知道了的真英雄,願其英靈能夠入祀中華民國忠烈祠,讓更多的人們知道他以及他們的事跡,激勵人們踐行蔣公遺志——「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並召萬世尊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