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全黨腐敗茅台火 驚爆「黨酒」假亦真(圖)

2019-04-28 01:07 作者: 鄭中原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長期以中國「國酒」自居的貴州茅台,已經不是買來自己喝的、是買來炒的!但更是買來行賄的。
長期以中國「國酒」自居的貴州茅台,已經不是買來自己喝的、是買來炒的!但更是買來行賄的。(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CC BY SA)

【看中國2019年4月28日訊】在中國,茅台號稱「國酒」,當然是共產黨的「國酒」,最近又突然爆出一個茅台「黨酒」。這則消息是通過貴州茅台公司「闢謠」而讓更多人知悉的。

貴州茅台闢謠「黨酒」 或自己炒作?

陸媒《每經網》報導,貴州茅台官微日前發布聲明稱,貴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從未生產過「黨酒」,也從未授權他人生產銷售「黨酒」。並聲稱要該虛假消息給茅台造成的負面影響,將保留追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利,云云。這則報導還披露,此前有人通過H5發布邀請函,聲稱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發布「貴州茅台酒黨酒」,並公開選拔全國城市合夥人。

筆者有些懷疑,這個「黨酒」是不是本身就是貴州茅台自己的炒作?因為這下茅台酒更火了,本來它已經是中國最火的酒。

從經濟收益可見:今年3月28日,貴州茅台2018年報公布淨利潤352億元,增長30%。而茅台酒最具代表性的酒款「飛天茅台」,價格上漲極為瘋狂,有說法指100毫升價值等於1克黃金。

筆者印象中,前一段時間曝光的,一瓶矮嘴磁瓶茅台,北京大會堂的服務員手端著,有好事者查詢得知高達60多萬。

茅台號稱「國酒」實質「黨酒」哀鴻遍野之下週恩來仍暢飲茅台

1949年至今,茅台酒一直是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最愛,是中共國宴用酒。中共高層即便在艱難時期也有飲食特供,好飲茅台也是公開的事。其中周恩來最有名。

2001年2月14日的《新民晚報》第11版《酒仙謝晉》記錄,即使百姓哀鴻遍野,中共總理周恩來還暢飲茅台。

文章說:「60年代的自然災害(註:中共將實為人禍的大飢荒說成自然災害)中,文藝界在北京開會,周總理請大家去西山休息幾天,最後請大家聚餐加點營養。那天總理來到西山賓館,對夏衍說:‘今天我要喝點酒。’於是謝晉、於洋等幾個會喝酒的人被推派與總理同桌。總理請大家喝的是茅台,代表們很興奮,你一杯我一杯地向總理敬酒,總理談笑風生,一杯接一杯。不知不覺中,幾桌人喝下了好幾瓶茅台酒,總理也喝下七兩左右的茅台,……」

香港《明報》今年1月20日也有報導說,馬英九的《八年執政回憶錄》第十二章提到了2015年11月在新加坡登場的「習馬會」。

馬英九撰文提到,習近平透露,中共前總理周恩來酒量是一斤茅台,每當喝到一斤,身為副手的習仲勛就要「上陣」,晚上常踉蹌著回家,他一度不能理解,直到長大了些,「才懂得這是父親的工作」。

有了中共當政者早年民生多艱之際仍暢飲茅台的傳統,當下官商勾結「悶聲發大財」的時代,茅台腐敗一發不可收拾。

茅台買來不是喝的!貪官酒事驚人

到了今天,長期以中國「國酒」自居的貴州茅台,已經不是買來自己喝的、是買來炒的!但更是買來行賄的。近些年更常被用在官場送禮、賄賂上。高官權貴對茅台趨之若鶩。

比如,貴州原副省長王曉光涉受賄、貪污、內幕交易,涉案金額超過5億元。《廉政瞭望》雜誌曾曝光王曉光的「賣酒往事」。稱在他落馬前的半年內,老婆將家中價值數十萬的名貴白酒倒入下水道。

中共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據稱酷愛喝酒,但只喝茅台,且酒量驚人。

雲南省德宏政協原主席楊躍國抽煙一定要抽高檔煙,喝酒一定要喝茅台,如果喝酒時沒有茅台,就會批評人。在他的公務車上,隨時都準備著兩三箱茅台。

中共江蘇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書記楊衛澤曾自述說:「就喜歡吃茅台,就喜歡吃年份茅台」。

湖南嶽陽原副市長陳四海被稱為「茅台市長」,當地人評價他能力平平,且對工作極不上心,身邊人透露「他一天一瓶茅台,早、中、晚都喝,晚上喝得很晚還到外面去搞夜生活。上午10點前基本不上班,在家睡覺。」

對茅台酒收藏最多的是中共軍隊原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據媒體公布的數字,谷俊山落馬後,在其河南濮陽老家抄出了1800多箱茅台年份酒。有100年陳,有50年,有15年的。

更有國家貧困縣用警車整車採購茅台白酒用於接待的。據湖南省當地政府通報:2016年6月,安化縣公安局從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採購了600瓶白酒。截至2017年1月,該批白酒被縣公安局機關食堂用於112次晚餐接待消費,其中用於內部違規公款吃喝22次,用於無公函接待消費90次。

據調查,半年多時間裏,600瓶白酒中有115瓶用於中共建軍節、離退休老幹部聚餐等消費;141瓶用於上級官員出差聯繫工作以及干警拔河、籃球集訓等活動消費;另有344瓶用於接待上級部門審計、檢查、開現場會等公務消費,共計90次,均無接待公函。

而安化是湖南省20個國家級貧困縣之一。

茅台酒拍馬文化成為黨文化 真有「黨酒」也不奇怪

茅台酒也浸淫了中共官場流行拍馬文化,其實也成為了中共黨文化之一。那些有心結交官員的商人或者有意爭取晉升的官員都深諳此道。比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大權在握之後,「習酒」也意外爆紅,有商人大量買進,準備宴請各級官員。

據悉,俗稱「習家酒」的「習酒」是「貴州茅台」旗下白酒品牌,有65年歷史,當初是以春秋時期諸侯國「古習國」而得名,在2012年習近平首度上臺時,曾被炒作一陣,1988年窖藏酒一度高達800元人民幣。不過,後來習近平禁公款設宴,導致「習酒」等高檔酒類其後銷量慘跌,但隨著習近平2018年連任國家主席,甚至取消任期限制,已經讓不少人重新看到商機,認為習酒將再度翻紅搶手。

其實茅台酒有訂製,或者特供,並不是秘密,起碼不少商人都在這樣做,筆者在大陸時,就有房地產老闆訂製特供茅台酒以備送禮和宴請用。

有海外媒體2016年3月3日曾報導,已退役的中共總後勤部前部長廖錫龍,向軍紀委上交「問題款項」4000萬。廖錫龍還有一個問題與其老家的貴州茅台酒有關。因廖是貴州人,2002年出任中共軍隊總後勤部長後,以軍人打仗出征要「壯行」為由,親手促成了中共軍隊與國內幾大名酒廠的「結誼」,特別是與貴州茅台酒廠的關係。各名酒廠紛紛成立軍供部,甚至有專門的車間生產「軍供酒」。

故此,既有「習酒」,「軍供酒」,有「黨酒」也不是怪事了。可能有好事者一方面藉此「唱紅」表忠,一方面瞄準黨「財大氣粗」,投放官場備政府採購,或有利可圖。

即使沒有名義上的「黨酒」,「黨酒」、「黨煙」、「黨嫖」等都無處不在,因為這個黨已經控制了所有,它向來要管天、管地、管物、管人還要強管人心。

中共本身已大搞公款養黨耗損社會財富。據原貴州大學楊紹政教授文章披露,中共佔用稅款和國資收益,每年供養所有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和一些非政黨社團工作人員總數約2000萬,給社會帶來的耗損估值約20萬億元人民幣。

在公款養黨的背景下,再搞一個特供給中共的「黨酒」又算什麼呢?貴州茅台根本用不著「闢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