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隆德大學:我們不依賴中國學生(組圖)


近年來,中國留學生被各國的大專院校視為重要的生源,但是學術交流和研究自由受影響的事件時有所聞。而瑞典隆德大學明確表示,他們避免過度仰賴中國生源。
近年來,中國留學生被各國的大專院校視為重要的生源,但是學術交流和研究自由受影響的事件時有所聞。而瑞典隆德大學明確表示,他們避免過度仰賴中國生源。(圖片來源:VOA)

【看中国2019年5月5日讯】近年來,由於中國留學生的人數龐大且財力雄厚,被各國的大專院校視為重要的學生來源,但是學術交流和研究自由受影響的事件時有所聞。而瑞典隆德大學副校長說,不去盲目地吸引中國學生、避免過度仰賴中國生源是與中國進行謹慎的學術接觸與交流的「秘訣」。

強調多元 不讓某國的學生主控校園

據《VOA》報導,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的副校長西維亞‧施瓦格-澤格(Sylvia Schwaag Serger,音譯),5月3日在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華盛頓校區的一場談話中說,跟許多其他西方國家的大學不同,中國學生非是瑞典大學的主要外國收入來源。

近年來,中國留學生被各國的大專院校視為重要的生源,但是學術交流和研究自由受影響的事件時有所聞。而瑞典隆德大學副校長明確表示,他們避免過度仰賴中國生源。
隆德大學的副校長西維亞‧施瓦格-澤格(圖片來源 : VOA)

施瓦格-澤格說,部分原因是瑞典公立大學直到2012年左右才開始對非歐盟、非歐洲經濟區與瑞士以外國家的公民收取學費。她同時強調,瑞典的高等院校有意識地避免使某個國家成為國際學生的主要來源。

施瓦格-澤格表示:「在我的大學,這是瑞典最國際化的大學,我們有一個非常有意識的政策,試圖創建全球性的教室。我們的大學有來自136個國家的人,我們要確保我們不讓某一個國籍的人主導課程或項目。」

施瓦格-澤格說,通過平衡生源的方式,讓「中國人不主控我們的外國學生群體」。

施瓦格-澤格還提到,由中國政府資助的孔子學院項目已成為英國等國家大學的重要資金來源之一。但是「我們對中國沒有很強的財政依賴,無論是外國學生還是其他任何形式。」

2015年1月,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關閉孔子學院,這是歐洲第一所關門的孔子學院。研究人員還說,這可能反應了瑞典在跟中國進行學術接觸和交流時的謹慎心態。

「天真」與「疑懼」的平衡

美國政府與科技產業愈發對美中學術與科技交流中存在的風險感到警覺。批評者表示,與中國的學術交流傷害了美國大學校園內的學術自由。

還有人表示,美中在科技領域的合作是一條「單行道」——中國在交流中提高了自身的技術實力,包含使用不公平、不正當的方式使本國企業收益,同時將民用科技轉成軍用,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

在這樣的氛圍下,許多美國政府資助的美中學術合作專案受到越來越嚴格的審查,有些甚至被迫中止。

據美國《新聞週刊》雜誌的報導,近日美國五角大樓決定不再對設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提供資助,最近又有4所美國大學決定關閉孔子學院,預期未來還會有更多大學跟進。(詳報導:五角大樓趕走孔子學院成潮 美大學陸續關停)


圖為在美國大學中開辦的某所孔子學院的校牌。(圖片來源:微博)

施瓦格-澤格教授說,這種「脫鉤」(decoupling)的想法,「是一種非常美國的術語」,歐洲還沒有產生如此廣泛的警覺,也不明白「脫鉤」在國際社會、經濟和文化中是否可行、又是否可取。

施瓦格-澤格曾經擔任瑞典政府創新署(Vinnova)的國際戰略事務主任,並且出任過瑞典駐中國大使館的科技參贊。

施瓦格-澤格表示:「與中國合作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科學和科學外交。我還認為,我們正在應對許多重大挑戰和全球性挑戰,如氣候變化、人口老齡化等,我認為我們應該在全球範圍內開展合作。而且,我們必須瞭解不同國家的問題。」

施瓦格-澤格強調:「很多人都說我們『天真』。但應該看到,這不應該是一個只被視為負面的東西。事實上,瑞典對自己的開放非常自豪,並希望對世界開放。瑞典不希望所有決定都出自純粹的利己主義,或出自純粹的疑懼心理。我們歡迎作為個人的所有人,我們不根據他們的國籍或背景來篩選他們。」

在關鍵領域要對中國說「不」

不過,施瓦格-澤格表示,瑞典各界都逐漸意識到了與中國合作的風險。

施瓦格-澤格說:「在瑞典的大學裡也發生了很多事情,有一些案例讓人們感到困擾,例如智慧財產權和研究(成果)的盜竊。此外,還有來自中國軍事部門的學生,他們在我們的大學和某些戰略領域工作。最近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這一點,也越來越關注這一點。」

另一個例子是,瑞典的政府部門與學術單位不瞭解中國所謂私人企業跟政府的聯繫。

施瓦格-澤格說:「瑞典人低估的一點是,在中國,政府公司和私營公司之間的模糊的界限確實很難理解。很多人警醒時都為時已晚。他們只是假設當有人說他們是私人公司時,就認定他們是私人公司,但是你不知道它們有什麼樣的組織結構,以及什麼樣的利益。」

施瓦格-澤格還表示,有些關鍵領域,瑞典要對中國說「不」。她說:「我不認為我們應該有一個政府間的人工智慧合作專案,因為這會給所有瑞典人發出某種信號,似乎表示你應該尋求合作,即使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人權與學術

瑞典籍華裔書商桂民海在香港出版「敏感書籍」後,2015年在泰國失蹤,最後在中國出現,並被關押兩年。這成為近年來瑞典與中國一向平和的雙邊關係最嚴重的一次外交事件。

施瓦格-澤格指出,目前瑞典學術界越來越關注如何跟中國互動,包括如何考慮個人自由、人權問題、學術審查和獨裁主義。她說,桂民海事件也引起了學術界的警覺。

施瓦格-澤格說:「人們是在擔心,特別是那些希望繼續與中國合作的人。他們感到擔憂的是要如何平衡、這些緊張關係意味著什麼,以及如何在合作中處理這些問題,這些都是有影響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