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央行應對貿易戰在香港布局(圖)


人民幣 匯率 中國央行 香港
抬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從而達到穩定匯率的目的。(圖片來源:Fotolia)

【看中國2019年5月16日訊】5月15日,中國央行發布消息稱,當天在香港成功發行兩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其中3個月期和1年期央行票據各100億元,中標利率分別為3.00%和3.10%。此次發行全場投標總量超過1000億元,認購主體包括商業銀行、基金、投資銀行、中央銀行、國際金融組織等各類離岸市場投資者。

這一條消息看似平淡無奇,但結合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的特殊時間點看,其政策意圖卻大有來頭。由於在港發行央票可以回收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提高離岸市場利率,抬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從而達到穩定匯率的目的。再結合近幾日人民幣貶值預期快速升溫的市場變化看,可見央行此時出手發央票,穩定匯率意圖明顯。

實際上,除了本週一在岸離岸人民幣匯率遭受重創,日間跌幅高達600個基點外,近兩日的人民幣匯率都有回調趨勢,有分析指出這其中背後不乏中國央行穩匯率的身影。截至5月15日13:15,在岸人民幣匯率報6.8761,貶值幅度僅有93個基點;離岸人民幣匯率報6.9053,較前一日還微升9個基點。

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在中美貿易戰沒有進一步負面消息傳來之前,短期內人民幣匯率跌破7的概率並不大。更為重要的是,當前人民幣匯率走勢呈現事件驅動、多空交織的特點,對企業和個人來說,與其一味地賭單邊升值或貶值,不如堅持財務中性的理念,通過對沖工具管理匯率風險。

中國央行傳遞穩匯率政策意圖

本次發行的200億元離岸央票,是繼去年11月和今年2月之後,央行第三次通過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臺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

除去在離岸發行央票可以豐富香港高信用等級人民幣金融產品,完善人民幣離岸市場債券收益率曲線,推動人民幣國際使用等中長期的作用看,當下發行央票一個更為現實的意義,在於作為一種回收市場流動性的工具,可以達到穩定匯率的目的。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就曾表示,中國央行此舉有短期穩定人民幣匯率、中長期建立完善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利率曲線的「一石二鳥」的目的。

「短期來看,央票的發行會對離岸市場的流動性造成一定程度的緊縮效用,這在某種程度上對市場造成了‘加息’效應。」周浩稱,一旦離岸市場出現較為明顯的人民幣空頭情緒,發行央票可以提高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利率水平,以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抑制人民幣空頭。

僅從維穩離岸人民幣匯率的角度看,即便央行不在香港發央票,也可以輕而易舉地調節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打爆」人民幣空頭。實際上,有分析指出,央行通過在香港發行央票,是更公開地向市場傳遞穩匯率的政策意圖。

「CNH通常比CNY更能反映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但央行對離岸市場的把控力度也很強。在過去,大家通常會觀察中資大行在港分支機構在離岸市場的一些操作(如遠期購匯、外匯掉期等),來揣測其背後的貨幣當局的政策意圖。」一香港外匯交易員對媒體表示,但如果中國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相當於直接面向離岸市場的參與者,公開傳達自身的政策立場。

周浩也表示,使用央票對市場流動性進行調節,市場可以通過央票發行、到期以及續發規模來對央行的政策意圖進行判斷,中國央行可通過更加系統性的方式,向離岸人民幣市場傳導自身的貨幣政策立場。

「無形之手」更關注結售匯而非具體的匯率點位

自上週中美貿易戰再度發酵後,市場預期急轉直下,久未大幅波動的人民幣匯率再次上演「過山車」行情。人民幣匯率本週一開盤後繼續開啟急跌模式。5月13日,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均再度大幅下跌,日內跌幅均超600個基點,其中離岸匯率當日跌幅更是近1%。

資深外匯專家韓會師對媒體表示,近日匯率快速貶值的驅動因素並非市場供求關係(即由企業、居民主導的客盤),而是投機主導(主要是金融機構交易主導)。離岸市場美元飆升在前,在岸市場緊隨其後,這種情況通常意味著機構投機很可能是貶值的主要因素。

「離岸美元飆升的直接後果就是拉大了境內外的匯差,幾百個基點的空間無疑會讓跨境套利者十分興奮,而套利的結果就是在岸美元也必然快速飆升。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出現,一般境內外匯差在100個基點以上就有跨境套利的空間。」韓會師說。

不過,自本週二以來,匯率開始出現回調,這其中可能就有中國央行穩匯率「敲打」空頭的身影。其中有兩個有意思的現象意味深長:一方面,本週二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8365,下調幅度高達411點,顯著低於週一收盤在6.8721,這說明中間價定價機制中的逆週期因子可能發揮了作用;另一方面,週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曾短線強力拉升150點,一度收復6.90關口。

本週三中國央行在香港發行央票的特殊時點選擇,則更是體現了穩匯率的政策意圖。

那麼,中國央行此時出手穩匯率,是否就意味著人民幣要保「7」呢?有分析指出,中國央行選擇何時出手穩匯率,與匯率的具體點位無關,關鍵是觀察市場的結售匯情況。

「匯率點位從來不是最重要的,貨幣當局首先考慮的是資金流動的壓力,如果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管理有效,結售匯逆差不大,是否破7根本不重要。」韓會師說,如果市場再次出現結售匯嚴重失衡,無形之手才會有所動作,即使人民幣兌美元到了7附近,如果結售匯市場風平浪靜,那麼7破了也就破了,不是什麼大事;但如果匯率剛到6.95就出現了購匯大潮,那破7基本上就不要奢望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